道君小说网

第二四五章 结绳记事

跃千愁2019-10-21 14:10:15Ctrl+D 收藏本站

    “哦!”罗康安懂了,点头,对这办法也深以为然,确实比自己到处去撒香料的合适些。

    一通伏案后,林渊直了腰,盯着地图审视了一遍,觉得也差不多了,翻手抓出一瓶香水放在了地图上,问抱臂在旁观看的罗康安:“是你去还是我去?”

    罗康安愣了愣,旋即懂了他的意思,给了句,“你说的算。”心里嘀咕,这不废话么,我做决定有用吗?

    林渊琢磨了一下,收了香水,“还是我去吧,你去我不放心。”

    罗康安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嘟囔了一句,“哪次不是按你的吩咐把事情给办的妥妥的,没误过事吧?”

    这个他还真没说错,他人虽然有些不靠谱,但林渊交代给他的事情,他还真的从未办砸过,某些方面临机应变的能力还是很强的。

    于是林渊又拿出了香水放桌上,指了指地图,“行,那你尽快把我在地图上标识的上百个点记下来,天黑前记好,天黑后出发,这上面的点,一个都不许漏。”

    罗康安瞅瞅地图上的标识,咧嘴道:“掌柜的,你这不是开玩笑么,我对地形本就不熟悉,这等于还要记整个雾市的地形,这么点时间哪能对上百个点记得丝毫不差?”

    林渊:“那我让你捧着地图在雾市逛,让你按图索骥行不行?”

    “这个可以,呃…”罗康安刚点头,忽又发现不对,捧着地图在雾市逛,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还是怎的,想想,有些尴尬的改口道:“这个嘛,不太合适吧?嗯,还是掌柜的亲自出马比较好。”

    林渊反倒坚持了,“你既然开口了,我就如你所愿,记住你自己的话,事要办妥。”

    罗康安忙摆手认输,连连陪笑道:“我开玩笑的,不行,我承认自己不行还不行么?这不是小事,误了事就不好了,还是您亲自的比较好,我留下看铺子好了。”

    林渊忽凭空抓出一团细细的丝线扔桌上,“教你一套速记路线的方法,学会了,按照地图上的标识,自己做准备,天黑时一定要出发。”

    罗康安有些傻眼的盯着那团丝线,眼中透着担心,“这…什么办法?容易学么?”

    林渊:“结绳记事!”

    “……”罗康安哑口无言了一阵,哭笑不得道:“这个,我好像听说过,这好像是未开化不通文字的野人才用的手法,你还会这东西啊?”

    “有些东西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很简单。”林渊给了句。

    “简单?”罗康安笑的很矜持,“这东西短时间内能学会吗?我老实承认了吧,我在灵山学习也不怎么样。”

    林渊:“先从简单的记路开始,以后再教你复杂的,学会了这个,对你今后的行事大有裨益,复杂情况下会有用得上的时候。”说教就教,从丝线中抽出了线头,当场打了个结,捏着线头道:“先设定离开铺子的出发方向,向左走,绳结就向左,向右走,绳结就朝右……”

    有点意思…罗康安两眼渐渐放光,倒是被林渊带进了学习状态,不学不知道,一学才发现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难,一开始的畏惧之情确实有点不太应该,的确如同林渊说的那般,确实很简单。

    绳结打向哪边就朝哪个方向走,一个结是沿途的标识,两个结是拐弯,三个结就是要布置香水的地方,照这样的话,不用按图索骥,袖子里揣着丝线就够了。

    唯独需要谨慎的是丝线的拉直摸索,不要扭曲了丝线的方向,这样放在袖子里盲摸动动手指的就行,不用拿出来看,免得惹人怀疑。

    林渊顺便教了他一套简单的单手五指操线控线的手法,这样有些动作一只手笼在袖子里就能完成,不用双手拉着线在那拉拉扯扯的。

    在这方面,他本就是玩丝线的高手,譬如他手腕镯子里的东西,那就玩的出神入化,换了一般人玩,非把自己给缠死或绕晕了不可。

    简单的东西,罗康安很快就学会了,也因新鲜有了玩性,有了主动自愿的兴趣,想实际实践下看看效果如何,遂凑到了地图前开始琢磨起了出发路线。

    自己做出路线图后,罗康安立刻按照林渊教的拉扯着丝线对照着地图路线不断打结。

    观摩了一阵,确认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后,林渊再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便转身离开了,让罗康安自己折腾去。

    其实他一直在不知不觉中教罗康安一些东西,只是罗康安自己没什么感觉而已,没感觉到自己已经在渐渐积累属于自己的底蕴。长期跟林渊这种人厮混在一起,只怕想不学到点东西都难……

    还没天黑,罗康安便噔噔跑下了楼。

    这一下楼,他才发现林渊又将铺子给开张了,玩的有些忘神,连林渊之前在楼下与顾客交谈都没听进去。

    他凑到了林渊跟前嘿嘿笑,死皮赖脸的样子,还挺本性毕露的。

    在林渊面前,他也的确是没什么好遮掩的,他什么样的糗态林渊没见过?早就没了尊严。

    林渊淡淡问道:“好了?”

    罗康安点头,“好了,我去试试?”

    林渊:“不是试试,而是要办好,没把握就再练练,有把握再出手!”

    “简单,早就熟练了,你放心,一定妥妥的,肯定不会有问题。我话放在这里,若是出了岔子,我心甘情愿的让你捅我两枪。”罗康安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且显得跃跃欲试。

    林渊略偏头,“去吧。”

    罗康安立刻快步到门口东张西望,背后的林渊给了句,“别鬼鬼祟祟做贼似的,生怕别人看不出来还是怎的,自然点。”

    这倒是,罗康安警醒了,自认自己也是经常面对镜头表演的人,当即挺直了腰板,理直气壮地大步走了出去……

    待他再回到商铺,已是深夜。

    雾市范围不小,徒步走完雾市区域,的确要花不少时间。

    见到铺子里没其他人,罗康安面有嬉笑神色,一瓶几乎用空的香水瓶放在了柜台上推给了林渊,“掌柜的,妥了,兜完圈子回到这里,刚好用完最后一个结,真正的丝毫不差!”

    看他颇尽兴的样子,林渊倒没什么怀疑,也早就看出了这厮学东西其实很快,其人还是很有学习天赋的,若是个傻子,龙师雨又怎么可能收为弟子,只是这厮压根就没把天赋给用对地方。

    林渊拿了香水瓶,打开了盖子,手指摁住瓶口倒灌,沾了香水往罗康安衣裳上抹了抹,又把剩下的推了回去,交代道:“收好,每隔一个时辰,往自己身上抹上一指。”

    罗康安狐疑,“这样做,有什么说法不成?”

    林渊嘴凑了过去,罗康安亦隔着柜台偏头贴耳,听林渊悄悄嘀咕了几句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遂将那瓶剩下的香水给收好了备用。

    林渊又低声道:“这是我选的一款特制的罕见香型,若是这香型合人家的胃口,自然能把人给引来。若人不能来,那就每隔两天换一种香型试试,就一个月,我们在这里呆满一个月若人还不来,立刻走人。”

    秦氏最多只有三个月的喘息之机,找幻神只是想走捷径,在不能确定人在不在雾市的情况下,他不可能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幻神一人的身上。

    “行,知道了。”罗康安点头应下,转身又恢复了伙计的角色,只是袖子里还是不断继续玩弄他的丝线。

    玩到觉得已经熟练了,觉得没意思了,又找到林渊,问还有没有新的玩法。

    林渊拿了丝线在手,又开始教他更深一步的内容,循序渐进……

    秦氏炼制场,秦仪又来了。

    首先是来安稳人心,这里她必须要定期出现,好让那些中毒的人知道秦氏并没有放弃他们。

    好在有郎药师配制的药,中毒的人至少不再感觉太过煎熬,目前都还能承受。

    在不甘心放弃秦氏的情况下,她也只能是等待悬赏后的一线生机。

    好在有南栖家族的支持,争取到了仙庭宽限交货的日期。

    其次是来给魏平公一个交代,实在是这位魏帅的脾气不好应付,鉴于炼制场目前的状况,非要让秦氏派个有份量的人过来坐镇配合,指的便是罗康安。

    这个怎么派?罗康安早就走了,没办法派,又不好跟人解释干嘛去了。

    江遇代表秦仪过来面见了魏平公两次,都没用,要个人都要不到,魏平公来脾气了,还非要罗康安不可了。

    实在不行了,秦仪只好亲自过来了。

    先安抚了秦氏员工后,秦仪来到了崖壁山洞,面见了魏平公行礼。

    魏平公没什么好脸色给她,冷哼哼道:“罗康安呢?不是你指定了他来配合我处理这边事务的吗?如今这里的屁股还没擦干净,他就跑了,耍我是不是?”

    面对这个敢对仙宫要员动手的人,秦仪也实在是不敢把对方给惹急了,这次来是逼得没了办法不得不给个交代的,只能是实情告知,“魏帅,实在是抱歉,罗副会长目前不在不阙城内,已经去了幻境为中毒者寻找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