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四八章 草婆婆、阿香

跃千愁2019-10-22 11:55:14Ctrl+D 收藏本站

    林渊对此倒是没任何疑问,陆红嫣能轻易从游侠坊搞到阎浮和项德成的名字,弄清游侠坊内两个大活人的情况应该是没问题的。

    结束通话后,他下楼回了柜台后面等待陆红嫣的消息。

    罗康安又凑了过来问,“情况怎样?”

    林渊:“继续盯着,发现类似闻香动作的人及时注意。”

    “啊?”罗康安狐疑道:“那个不是我们要找的人吗?”

    林渊没解释,这只是他防范万一的必要之举。

    究竟什么情况啊?没得到答案的罗康安有些纳闷,也习惯了,只好又坐一旁玩自己的结绳记事去了……

    陆红嫣说三个时辰内,就没有超出设限,约莫两个时辰左右,她的电话又来了。

    林渊让罗康安关铺子,自己又回了楼上自己房间接听,“是我。”

    陆红嫣:“大概情况摸清楚了,游侠坊内的确有个拄拐的老太婆,是游侠坊内室负责誊抄东西的,在外面露面的时候不多,在游侠坊呆了已经快五百年的时间了。”

    林渊:“才五百年?也就是说,她以前在雾市还有其他身份。”

    陆红嫣:“那个就不太清楚了,如果真是她,从时间来看,她有可能在雾市换过好些个身份。在雾市呆久了,对雾市很熟悉,每个区段的时间足够她从容谋取下一个合适的掩饰身份。她目前在游侠坊的真名一时间还真搞不太清楚,内部的人称呼她为草婆婆。”

    “草婆婆?”林渊嘀咕了一声,又问:“那个少女呢?”

    陆红嫣:“这个少女倒是简单,不过出身来历不知,十七年前不知是谁把一个襁褓中的婴儿给扔在了游侠坊的门口,游侠坊的人受虚名所累,不好不管,捡回去后也不知如何处置好,后来见草婆婆闲着,就把人塞给了草婆婆带,这一带就是十七年,是草婆婆一手带大的,来历不明不知姓氏,草婆婆称呼为阿香,游侠坊的人也就跟着叫成了习惯,也一直没有正式的姓名。”

    “一手带大的,阿香?”林渊琢磨了一声,哼道:“看来十有八九还真是找对了人。”

    陆红嫣懂他的意思,首先幻神本名就叫阿姑子,‘阿’和‘阿’的读音虽不同,却是同一个字,有点同了阿姑子姓的味道,其次是阿姑子喜欢闻香,这其中的深意可谓耐人寻味。

    她嗯声赞同道:“是,应该是目标没错了。”

    林渊:“那个阿香是修士吗?”

    陆红嫣一听便知,这是正式将阿香确认为了动手的目标,“是,打小就在修行,不过时间太短,修为再高也高不到哪去。草婆婆吃素,阿香每天半上午都会去‘柴桑馆’购买一些新鲜蔬菜,由阿香下厨,两人的吃用不和游侠坊的人在一起,是单独下厨的。”

    柴桑馆,是整个雾市提供食物材料的最大场所,这个,林渊一听就懂,不需要过多解释,他问:“人手准备好了吗?”

    配合默契的陆红嫣知道林渊要什么,回道:“还没有,给我一天时间做安排,一天后,我会安排可靠的人去‘雾海酒楼’门口等着,对方衣袖上会绣上‘红’字,你只要提着口袋出现,他就会出现在你眼前,你见到人后,把人交给他就行,会有人第一时间把人给带离雾市的。”

    林渊:“好,就这么定了。”

    陆红嫣怕他挂电话,抢着提醒道:“幻神的实力怕是非同小可,你要小心。”

    尽管知道王爷亲自出手,凭王爷的丰富经验,有些事情应该不用太过担心,可这个阿姑子非比寻常,乃是前朝就已经封神的人物,从前朝隐修至如今,实力可想而知。

    这是她不知道林渊修为大损,若是知道的话,恐怕会直接劝阻。

    “不是什么事情都需要打打杀杀来解决的,我知道该怎么做。”林渊说罢直接挂断了电话。

    对那个幻神的实力,他倒是一点都不担心,腥风血雨这么多年,实力比他强的人见过不少,这种场面吓不住他,如果连个阿姑子都搞不定,那他也不用出来混了。他会视情况而定来应对,如果人质都要挟不了的话,那他只好亮明自己前朝余孽的身份,谅幻神也不敢妄为,除非幻神真的想背叛前朝。

    背叛就要付出代价!

    连他林渊都不敢轻易背叛,他倒要看看那个阿姑子有没有那个胆子!

    回头又拿出了雾市的地图,找到游侠坊和柴桑馆,观察两者之间的路线……

    闻香铺关门到天亮,天亮后,林渊又把铺子扔给了罗康安一个人看着,自己独自出去了。

    罗康安在门口目送后,回到铺子里背个手来回徘徊了一阵,他又不傻,能感觉到,昨天那老太婆出现后,林渊开始变得行踪诡异起来,这是要出事的节奏啊!

    闲着无聊后,他又开始研究他的结绳记事,很想解开林渊留给他的结绳秘密,想知道究竟会有什么样的重大收获……

    改头换面,笼罩在一袭黑斗篷里的林渊,出现在了游侠坊附近,守在坊外拐角处静静等候着。

    如陆红嫣所言,半上午的时候,那个少女阿香出现了,从小在雾市长大,似乎已经习惯了雾市的环境,脚步欢快而行,小大人似的背个手在身后。

    等她走远了,林渊才从游侠坊附近现身,跟了上去。

    直接跟到了柴桑馆,又在柴桑馆外等着,等到阿香出来,他又一路跟着阿香回到了游侠坊。

    确认阿香进了游侠坊,林渊才转身而去。

    他这次来不是动手的,而是来确定阿香来回路线的。

    雾市这地方没有路,却又到处是路,游侠坊到柴桑馆之间的路线,他不知阿香是不是会走最近的那条路,他要亲自来确定一下,再寻摸一下看在什么地方动手最合适。

    回到闻香铺时,林渊已经恢复了正常装扮,又是一天寻常过……

    又是新的一天,早起洗漱杂七杂八的事之后,阿香从屋内出来到小院,展开双臂伸了个懒腰,又朝对面房间喊道:“阿婆,我去买菜了。”

    对面房间传来草婆婆的声音,“去吧。”

    于是阿香又欢快着出门了,一路跟游侠坊的熟人挥手打招呼,从小到大至今,她也的确是不知忧愁为何物。

    出了游侠坊,照常行走在她闭着眼睛都能找到的路线上。

    然过一崎岖陡坡刚跳下时,陡然察觉到了异常,四周有微弱破风声近身,大惊之下刚欲有所反应,便察觉到挥出的手上传来割裂般的痛,整个人转瞬被什么无形之物给束缚住了,挣扎见血,不敢再轻举妄动。

    她不知遇见了什么鬼东西,刚欲大声疾呼,迷雾中已有一道黑影闪来,劲风打中了她的咽喉,令难以动弹的她无法出声,黑影近前,才看清是个蒙在黑斗篷里的人。

    来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指点在了她的眉心,阿香顿觉意识模糊,身子瘫软了下去。

    黑斗篷里的人大袖一挥,空气中有嗖嗖声撤去,反手又是一只大黑口袋,将要倒下的阿香给从头罩到了脚。

    黑口袋装了人直接上肩,黑斗篷里的人扛着人迅速闪身飞掠而去,一路在偏僻路线上穿行,偶尔就算有人看到,在雾市这地方,事不关己也没人会轻易介入什么。

    当他扛着人出现在雾海酒楼门口,刚转身环顾了一圈,便见有人闪来落在了他的跟前,来者抬起衣袖,只见袖子上绣了个醒目的‘红’字。

    黑斗篷人直接抖肩将黑口袋抛了过去,来者接了人往肩上一扛,转身迅速离去,几乎同时与黑斗篷人各分东西飞掠而去,双双消失在了迷雾中,从头到尾没任何交流……

    “又干嘛去了?”守在铺子里的罗康安见林渊回来了,起身问了句。

    林渊脚下不停,直接奔后堂,同时扔下一句,“关铺子。”

    “呃…”罗康安愣住,今天才开张没多久,这就关了?想问也没机会,林渊人影已经消失了。

    他只好去门口挂了打烊的牌子,关了铺门也匆匆去了后堂,跑上了楼,见林渊房间门开着,遂快步走了进去,好奇道:“急急忙忙的,有事吗?”

    林渊挥手示意他靠近了过来,与之嘀咕了一阵。

    “啊?”罗康安听后大吃一惊的样子,“你把那小女人给绑了?”他左看右看一阵,“人呢?人呢?你绑哪去了?”

    林渊伸手一勾他脖子,继续对他细语一阵。

    “啊?”罗康安听后又是大吃一惊的样子,硬绷着脖子与林渊分开了些,双手连摆:“不合适不合适,怎么就扯我老师身上去了,我老师已经死了这么多年,再让他背黑锅受糟践,真不合适,我良心难安,我不是这样的人…”

    林渊用力勾着他脖子道:“我们是怎么找到她的,得需要一个理由!”

    罗康安:“这人究竟是谁呀?我老师已经过世这么多年,拿我老师当借口合适吗?”

    林渊:“前朝坐镇幻境的人,前朝受封为幻神,你老师也是那个时代的人,说他知道幻神隐藏在此,用来借口掩饰正合适。”

    罗康安瞪大了双眼,有点肝颤的样子,“不是吧?前朝封神的人物,咱们吃了几个肥胆,去招惹这样的人?我说掌柜的,你别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