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四九章 失踪

跃千愁2019-10-23 10:25:17Ctrl+D 收藏本站

    林渊:“没你想的那么可怕。”

    罗康安笑的很酸爽的样子,“你把她的人给绑了,还要拿假话糊弄她,如此冒险,不可怕吗?”

    林渊:“那你说,幻眼还找不找?”

    罗康安有些犹豫,可脖子还勾在人家的手上,试着问了句,“我说不找了,你能答应吗?不是,我的意思是,冒然招惹这样的人不合适,没什么准备还要和人家见面,太危险了,别东西没找到,我们先折在了这里,那样得不偿失啊!”

    林渊:“你放心,我已经找了能挡住她乱来的帮手来。”

    跟这种人,有些时候是讲不通道理的,要么强迫,要么就用骗的。

    “呃…”罗康安一愣,又问道:“帮手在哪?”

    林渊:“该出现的时候自然会出现,我不可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这样啊,罗康安想想,以己度人,好像是这么个理,但还是提醒道:“掌柜的,前朝就已经封神的人物,实力不可小觑啊,一定要小心啊!”

    “你只要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不会有事……”林渊又勾了他的脑袋近前,在他耳畔好一阵嘀咕交代。

    罗康安认真听着,不断点头,待交代完毕,脖子被放开得了自由后,还是有些担心道:“她什么时候过来?”他想知道确切时间先有个心理准备。

    林渊:“不知道,应该快了。”

    罗康安有些傻眼,什么叫不知道?什么叫应该快了?他感觉这事有点没谱啊,差点喊林渊大爷了,“我说掌柜的,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能不知道,你绑了她的人,要和她见面,难道不知会她的吗?”

    林渊:“不用知会,正要做最后的确定。她若是我们要找的人,发现人不见了,自然会找上门来。”

    罗康安有点懵,也可以说是完全听不懂,“什么意思啊?”

    林渊:“不是我们要找的人,便想不到我们头上,若是我们要找的人,就会想到我们头上。岂不闻做贼心虚?只有心里存了同样事的人,才能想到一块去,懂吗?”

    “不懂。”罗康安连连摇头,还是没听懂,还想要更详细的解释。

    然而林渊已经说的够多了,没有了更多的解释,“等人来了,你能明白自然会明白。”

    这也是两人一起做了不少的勾当,关系近了,放在以前的时候,林渊连一点解释的话都不会给他。

    罗康安现在懂了,人家不说,你也别问了,等着就是了……

    游侠坊内的小小角落里,草婆婆从屋内出来了,站在屋檐下四处看了看。

    没有听到熟悉的声音,没有听到下厨的动静,有异于寻常,平常这个时候她的小阿香都会在厨房里忙碌的,但是今天很安静,也没有听到小阿香说:阿婆,我回来了。

    这有些不正常,她走到阿香的房间看了看,没有人。

    她又走到厨房看了看,厨房里没有人影,甚至没有买回菜来。

    她拄着拐,把两人居住的一隅全部查看了一遍,最终出去了。

    “见到阿香了吗?”

    “有看见阿香吗?”

    游侠坊内,草婆婆逢人便问,得到的不是摇头,就是说没有。

    跑到坊门口,问当值的守卫,被这么一问,守卫才想起只见阿香出去了,并未见阿香回来。

    这很不正常,阿香乖不乖就不说话了,却知道草婆婆过午不食的规矩,草婆婆一天只浅尝一顿,从学会下厨后开始,就从未耽误过草婆婆的午餐。

    到现在都不回来,也惊动了游侠坊内的其他人,连坊主金汝玉也给惊动了。

    阿香从小在游侠坊长大的,是游侠坊的孩子,游侠坊其他人也许会走的走来的来,阿香却是从未脱离过的。

    坊主闻讯后,一声令下,游侠坊的人,除了留家看守的,其他的人都奔赴雾市各个角落寻找去了。

    “柴桑馆那边问过了,今天没人看到阿香去买菜。”

    跑去柴桑馆找的人,给予了这样的回复。

    没去买菜?明明去了的!这越发不正常了,草婆婆皱起了眉头。

    随着出去的各路人逐一来报,表示没见到阿香的踪迹,坊主金汝玉挥手屏退其他人后,问身边的草婆婆,“阿香最近没招惹什么人吧?”

    草婆婆:“她有什么事都会跟我说的,没听她说起,应该是没有吧?这个时候都不回来,难道是遭遇了歹人?”

    金汝玉略琢磨后,沉吟着摇头道:“这丫头姿色平平,能来往这里的人,想要女人不会缺,见色起意的事按理说不太可能发生,尤其是在这种地方。游侠坊内外知道这个丫头的人,都知道她不牵涉到任何利益,若说对她动手想得到什么也不太可能。游侠坊近期也太平,跟人没什么恩怨,就算有,也不该对她这个没什么要挟价值的人下手才是。草婆婆,她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

    草婆婆摇了摇头。

    金汝玉捋须,“那就奇怪了,这丫头闭着眼睛都能清楚回家的路,不可能在雾市迷路,有事的话,谁又会对她下手?”回头道:“你也不用着急,我再让人继续扩大范围去找,兴许她是一时兴起跑哪玩去了。”

    对这说法,草婆婆是不信的,还是那句话,阿香再怎么好玩,不会耽误她的午餐。

    不过也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拄着拐回去了,回了自己和阿香住的小小角落。

    在阿香的房间转了转后,她又回了自己的房间,在梳妆台前坐下了,一手扶拐,一手摸上了梳妆台上的一只香盒,嘀咕自语了一声,“难道是那些人找来了吗?”

    别人不清楚她的身份,她自己却是清楚的,这些年一直担心会被那些人找到,担心会被当做叛徒给处决了,据她所知,当年的叛徒大多不得善终,陆续死于非命,她知道那些人有多可怕,因此一直躲在这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方,也彻底切断了和那些人的联系,不想留下被找到的任何线索。

    事情过了很多年了,铲除叛徒的风头似乎早已经过去了,那些狠人也不知什么原因,似乎都销声匿迹了,她侥幸的认为已经放过了自己,如今蹊跷突至,难道对自己的追杀一直都在?难道自己担心的这一天终于来临了?

    如同坊主所言,阿香身上不存在着什么恩怨和利益纠葛,有人冲阿香出手了,她第一反应就是冲她来的。

    最近有什么异常吗?若说没有也没有,说有也有,不太出门的她,最近出了一次门。

    她的手指渐抓紧了香盒!

    出了一次门就露馅了?出了一次门就被盯上了?躲了这么多年还被找到了?

    那些人的恐怖,令她感到不寒而栗!

    她没有急躁妄为,而是在静静等待,心里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希望能等到阿香回来,希望阿香只是因为什么其它意外耽误了回来而已。

    她就坐在屋檐下,手扶拐杖静坐等着,不时抬头看看白茫茫的天色,却看不远!

    然而等到逐渐天黑,还不见阿香回来,她心里知道,自己的侥幸破灭了。

    于是她终于起身了,拄拐出了这小小一隅,拄拐走向了游侠坊的坊门。

    途中有人安慰她别急,说人会回来的。

    “草婆婆,你去哪?”门口守卫问了声。

    草婆婆平静着给了句,“我再去找找。”

    “早点回来。”守卫喊了声,却没得到回应。

    两名守卫相视摇头,其中一人叹道:“毕竟是她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她一直孤身一人,好不容易有个伴了,朝夕相处这么多年,再没感情也有了些感情,着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另一人摇头道:“可能真的出事了,只是想不明白,真要是冲游侠坊来的,动这么一个小丫头有意思吗?”

    迷雾缓缓跌宕,稍远点的人和景便看不清了,何况天色将晚,不时能看到迷雾中不知哪家商铺门外的灯笼。

    拐杖拄地的声音,有节奏的在迷雾中“笃笃”着,草婆婆的步履不疾不徐。

    心中却没那么平静,四周,感觉四周的迷雾中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似乎潜藏着凶狠獠牙,随时要吞噬她。

    她今天由内至外的身心莫名感觉到了一阵阵寒意。

    从阿香误了她的午餐,她就感觉到了一阵寒意,她就想过要逃跑。

    可她知道,若真是那些人找来了,便已经在她周围布下了天罗地网,真要是盯上了她要对她出手了,她是跑不掉的。

    不但她跑不掉,落在了那些人手里的阿香,也别想活命了。

    这么多年,唯一一个令她不设防近了她身的人,与她朝夕相处的人,她亲手带大的人,哪怕是只阿猫阿狗也有了感情,更何况是一个人。

    若真是那些人来了,她若跑不掉了,那就不跑了,希望能尽量给阿香争取一条活路吧。

    这么多年了,躲了这么多年,过了这么多年不人不鬼的日子,如果到了结束的时候,那就让它结束了吧。

    但她还是抱了一丝希望的,她希望是什么别的原因。

    至于是不是什么别的原因,她知道的,答案就在那家香料铺里。

    香料铺若正常,也许便是她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