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五零章 她比你更害怕

跃千愁2019-10-23 11:10:18Ctrl+D 收藏本站

    香料铺大门紧闭,楼上的窗前,林渊闭目着,负手在关着的窗口前体会着外界的朦胧光色,凝神静听着外面的来往动静。

    罗康安很无聊,在这里干坐了一下午,内心里一直忐忑着,希望林渊说的人不会来。

    “她来了!”听到外面隐隐传来的笃笃拐杖声,林渊睁开了双眼,眼神漠然,回头道:“终于来了,去迎接吧!”

    有点紧张的罗康安慢慢站了起来,问:“就我一个人?你不下去吗?”

    林渊平静道:“的确是她!你不用害怕,按我说的做便可,她比你更害怕,把她带上来见我。”

    比我害怕?罗康安不懂他什么意思,但见他如此沉着稳定,反倒安心不少,点了点头,下楼去了,跑到铺子门口后,站在紧闭的大门后面,凝神静气的等着,也听到了逐渐靠近的“笃笃”拄拐声。

    拄拐声停下了,草婆婆停下了,见到了香铺外挂的打烊牌子,自然也看到了紧闭的大门。

    竟然打烊了?草婆婆心弦骤然紧绷,阿香不见了,这里也关门了,难道是巧合吗?

    她心中的那丝侥幸在颤抖。

    抬头看向了门上悬挂的招牌,“闻香”二字此时看来竟是如此的狰狞,此时方意识到“闻香”二字就是冲她来的。

    此时方意识到之前外面飘荡的淡淡香气就是给她闻的!

    她原以为是谁买的香走漏了香气,原来是诱饵,诱她前来的诱饵!

    对方竟知那香气能把自己给诱出来,这点连她自己以前都没意识到,可对方却知道,竟知她如此之深,竟能精心设下这样的陷阱,那些人的恐怖越发令她感到不寒而栗,竟能以这种方式找到她,太可怕了!

    那些人如此精心准备,她越发意识到,自己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静默良久,她迈步上了台阶,抬手欲敲门,却迟迟难以敲击下去,因为她知道,这扇门一旦打开,那就是张开了狰狞着獠牙的血盆大口,她走进去的那一刻就意味着她被吞没了!

    可她内心那丝颤抖的侥幸还在,也许只是恰好打烊了。

    最终手还是“咚咚”敲响了铺子的门,这一刻的她犹如在等待最后的审判。

    嘎吱!门刚敲响两下,便打开了,门后尽量保持平静的罗康安面带微笑,伸手请进。

    草婆婆暗暗紧绷着神经,迈步进去了,环顾四周,发现除了眼前的伙计,空无一人,宛若能吞噬一切的黑洞。

    罗康安关了门,再次伸手请,“掌柜的在楼上等您。”

    他不知道自己这话对草婆婆意味着什么。

    此话一出,草婆婆一颗心顿时沉入了谷底,侥幸顿时彻底破灭,人家知道她要来的,阿香的确落在了对方的手上,这间香料铺子的确是冲她来的。

    啪嗒!她松开了手中的拐杖,拐杖落在了地上。

    罗康安一怔,差点被她这动静给吓一跳,怔怔看着她放弃在地上的拐杖,不知道干嘛,搞的他高度警惕,喉结耸动了两下,做好了随时喊救命的准备。

    草婆婆出声了,声音却变了,不是之前那个苍老的声音,而是柔定的好听女人声音,“带路吧。”

    “请!”罗康安略松了口气,赶紧在前领路,不时伸手做请的样子。

    两人去了后堂,又登上楼梯。

    罗康安注意到了,这位上楼不再是老态龙钟的样子,已变得脚步轻盈了。

    这令他心里泛嘀咕,看样子,再加上刚才听到的好听声音,这老态下可能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女人。

    这令他内心有些蠢蠢欲动,不过又感到别扭。

    若真是前朝封神的人物的话,搭讪不对搞不好要被人一巴掌给轻易拍死,不是他能轻易招惹的起的。

    到了楼上,把人带进了林渊的房间,见到了负手站在窗前背对的林渊,窗户已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他负手看着外面诡谲莫测的雾气。

    罗康安愣了一下,哪怕是背对着,他今天也从林渊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与往日不同的气势,哪怕是背影也竟给了他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他上前道:“掌柜的,人带来了。”

    林渊没吭声,但肯定是听到了,依然静静背对着。

    罗康安不知他搞什么鬼,见如此,也不好多话,只好静默在旁,不时瞅瞅身形站姿也变得挺拔了的草婆婆。

    他讶异了一下,不知是不是自己看错了,竟从草婆婆的眼神中看到了惊恐不安的意味。

    不是吧?前朝时期就已经封神的人物,竟然会怕了姓林的?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林渊之前的话:她比你更害怕!

    草婆婆盯着窗前的那道背景,内心里是恐惧的,就站在门口刚进来了一些的位置,竟有些不敢再轻易靠近。

    对方的挺拔背影,对方的沉默,给了她巨大的压力。

    良久后,她出声道:“我还是小看了你们,藏了这么多年,还是被你们给找到了。”

    几个意思?罗康安又听不懂了,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林渊背对着回了句,“不是你藏的好,而是看有心人愿不愿意找。”

    草婆婆:“你是谁?不知是哪位故人来会?”

    林渊放下了背负的双手,伸手窗外,慢慢关了窗户,将窗户关好关紧了才慢慢转身,上下打量了一下草婆婆,“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在我手上。藏匿了这么多年,我该称呼你什么呢?还是称呼你草婆婆吧。”

    草婆婆顿时目露疑惑,怎么感觉这话有些不对味,至少不在她想象范围内。

    可对方直呼她如今的称呼,显然又证明了的确是冲她来的,否则对一家商铺来说,随便的一个过客而已,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她又不是什么经常在雾市招摇露面的人。

    何况人家明显在等她的来到。

    林渊走到茶座旁坐下了,亦伸手请她,“坐吧,坐下慢慢谈。”

    草婆婆没有过去,试着问了句,“你到底想干什么?”

    见她不过来,林渊也不强求,平静道:“帮我们办一件事,事成后,我们放了阿香。”

    对方这是承认抓了阿香,草婆婆迟疑道:“办什么事?”

    林渊:“你在幻境呆了很多年,对幻境的熟悉程度,能比过你的,至少目前除了你,我还不知道第二个。”

    此话一出,越发证明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草婆婆疑惑:“幻境?幻境办什么事?”

    林渊:“幻虫之母,我要幻虫之母的眼睛,用来解毒!”

    “幻眼?”草婆婆愣了一下,“悬赏?为那三十亿珠的悬赏?”

    她的消息渠道有闭塞的方面,也不算完全闭塞,她能躲在游侠坊,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的消息太过闭塞,何况秦氏悬赏的事闹得这么大动静,也惹得不少游侠蠢蠢欲动,她自然有所风闻。

    林渊:“听说当年瘟神还在时,你为他弄到过一只幻虫之母,劳烦你再弄一只,应该不难吧?你帮我找到幻眼,我把阿香还给你。当然,也不让你白帮忙,我们保证不泄露你的身份。这笔交易如何?”

    感觉完全对不上号!草婆婆沉声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林渊:“发出那三十亿悬赏的秦氏商会的人。”

    草婆婆越发不解了,“秦氏商会的人,怎么会知道我隐居在此?”

    林渊瞥向一旁的罗康安,罗康安会意,心里一阵嘀咕乱骂后,咳嗽一声道:“这个,我听我老师生前说起过,说你隐藏在雾市,迫于形势,只好来找找看,没想到还真的找到了。”

    “你老师?”草婆婆惊疑不定,打量着这位伙计,问:“阁下的老师是谁?”

    罗康安又咳嗽了一声,“曾经的灵山三大院正之一,龙师雨龙师是也!”

    “是他?”草婆婆很意外,很快又目露出几分恨恨模样,“我隐居在雾市的事,未对任何人提及过,孤身而来,除了我自己,没有任何人知晓,他怎么会知道我在雾市?”

    闻听此言,林渊和罗康安忍不住相视一眼,看这感觉,怎么感觉龙师雨和这位认识似的。

    罗康安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关键龙师也从未提及过认识这位,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编下去道:“他生前曾微服来雾市逛过,曾在雾市无意中与你擦肩而过,你也许没认出他,但他立马察觉出是你,我也不知他怎么就知道是你的,可能是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可能是倾慕于你的美貌,对你印象深刻吧。”

    这话说的他自己都心虚,这样糟践老师,若不是知道老师在炼狱被打了个神形俱灭,他还真怕老师在天之灵会冒出来掐死他,只能放心里连喊几声罪过,安慰自己是被逼的。

    “我的美貌?”草婆婆竟哼哼冷笑了起来,“他会在乎我的美貌?是他说的,还是你自己想的?”

    什么情况?几个意思?林渊和罗康安越听越不对劲,怎么感觉龙师雨和这位不仅仅是认识那么简单?

    林渊不说,罗康安则咂摸出了一丝怨妇的味道,心中惊疑,我的个乖乖,老师不会和这女人有过什么关系吧?

    林渊感觉有些不对,计划好像有点误打误撞了,人算不如天算,千算万算,没算到龙师雨竟然和这位的关系可能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