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五二章 你以为你不是吗?

跃千愁2019-10-24 09:40:27Ctrl+D 收藏本站

    草婆婆心中满是悲哀,起起伏伏的情绪变化太过大起大落了,之前认为是那些人来了,后来发现是自己想多了,刚松了口气想放手随意,谁知结果告诉她,真的是她最害怕的那些人找来了。

    低头的她,满心悲凉,躲了这么多年,没想到最终还是没能躲过去!

    什么鬼呀?罗康安打了鸡血似的眼神乱闪,悄悄挪动着脚步,想看看林渊胸前究竟拿了什么东西,竟能把前朝封神的人物给吓成这个样子,竟然吓得当场跪下了。

    叮!一声脆响,空气中有什么东西嗖嗖收回,钻回了林渊的袖子里。

    林渊也没让他如愿,没让他看到什么东西,手掌一翻,御神令闪没消失了。

    换了个方向的罗康安伸出脑袋一看,看了个空,不由呲了呲牙,略显失望。

    林渊偏头看他,“你先下去盯着。”

    罗康安欲言又止,这应该是什么重大秘密揭晓的时刻啊,他很想知道啊,可看林渊牛逼轰轰的样子,他越发不敢造次了,“哦”了声,缩了缩脑袋离去。

    “关门,把你的假面戴上。”林渊喝斥了一声。

    罗康安赶紧抖出精薄脸皮往脸上贴,出门时顺便关了门。

    下楼的他,内心其实是惊涛骇浪般的,他又不傻,不管林渊是什么人,能让前朝幻神跪下听命的人,身份背景还要多想吗?

    他早就知道林渊遮遮掩掩肯定是因为身份不能曝光,没想到竟是那伙要命的人,没想到自己堂堂仙都神卫出来的人,竟然跟这些人混在了一起……

    听到下楼的声音去了,林渊才又看向了静静单膝跪地的人,“不愧是幻神,竟还有这般能骗过法眼的高明幻术。”

    低头而跪的草婆婆苦笑道:“幻境呆了那么多年,略有感悟而已。”

    林渊:“起来说话吧。”他自己又坐下了。

    草婆婆慢慢站了起来,神情复杂的看着他,还是那句话,“你是谁?”

    林渊:“我是谁还重要吗?你以后自然会知道。”

    草婆婆:“你不像是我认识的人。听说现在出了十三路对抗当朝的人马,我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

    林渊:“如同你的幻术,看到的,听到的未必是结果,不必理会。”

    问不出什么,草婆婆看了看关闭的房门,惨然道:“不是什么龙师雨。我就说,龙师雨自命清高,岂会在意我,他若有心,我又岂会在幻境被困那么多年。”

    林渊:“他的身份没有问题,也没有骗你,的确是龙师雨的弟子,而且是关门弟子。”

    草婆婆略怔,又似带着某种期待而问:“也就是说,的确是从龙师雨那获悉的找我的办法?”

    心中甚至有莫名惊喜,若是真的,岂不是意味着自己在龙师雨心中是有一席之地的?

    林渊毫不留情地将她的暗喜戳破,“你想多了,借他之名而已。”

    到了这个地步,也必要瞒她,因这种事情闹个被骗生怨没必要。

    草婆婆顿时目露悲愤,“你们既能找到我,为何还要假借龙师雨之名戏耍于我?”

    林渊:“没想戏耍你。你以为你躲着就找不到你了?那些叛徒,有哪个能逃过一劫的?你以为你就能例外?

    不愿出山的人还有,但下落无不在掌握中,确认了没有行背叛之举,皆放过了,没有勉强。

    底细被掌握的清清楚楚的人,又能往哪逃?不管你躲到哪去,我们都能找到你。你切断联系时,其实就已经知道了你在哪,不是找不到你,而是念在你未曾背叛,不想节外生枝,打算放你一马。

    阿姑子,不是找不到你,而是不想找你,你以为雾市就没有你的老熟人?

    龙师雨,人都已经死了,本想假着假着就过去了,只想借你能耐一用,便各自安好,互不再扰,大家都糊涂着过去。是你自己太冲动了,连阿香的死活都没确定,还没开始谈就掀翻了谈下去的基础。如今你既已知我身份,就由不得你了,躲了这么多年,不用再躲了,兑现你当初的誓言,出山听命吧!”

    闻听此言,草婆婆可谓肠子都悔青了,早知如此的话,还真不该鲁莽行事,如今让对方暴露了身份,自己不上贼船,恐怕就只能是被灭口了。

    躲了这么多年,就是不想卷进入那些打打杀杀的恩恩怨怨中,没想到最终还是未能逃过。

    事到如今,没得选择,除非逃跑,可一逃阿香就没命了,更何况也未必能逃掉,谁也不知外面还有什么人在等着她发作而出手。

    那些人的手段,一旦被擒,她知道自己会是什么下场,那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草婆婆:“真是为了秦氏找幻眼?”

    林渊:“是。”

    草婆婆:“那你们有没有想过,连当朝损兵折将都难找到的东西,一旦我帮你们找到了,你们如何对外解释?”

    林渊道:“我纠正一下,不是‘你们’,是‘我们’。”

    草婆婆:“好吧,我们如何对外解释?就不怕引起当朝的怀疑?”

    林渊:“不是有龙师雨的招牌在吗?有龙师雨的弟子在,凭龙师雨灵山三大院正博古通今的学识,什么都可以往他身上推的,还有比这更好用的挡箭牌吗?”

    草婆婆顿时无语,这是要把龙师雨那个死鬼当做专门的挡箭牌吗?

    林渊又道:“你好像和龙师雨有过情爱过往吧?”他再不擅长男女之情,也看出了点名堂。

    说到这个,草婆婆语气寡淡,“一段往事罢了,谈不上什么情爱,是我自己一厢情愿,在他身边呆了一段时间,他自命清高,根本看不上我,说来都是个笑话,不值一提。”

    林渊:“这就对了,凭仙庭的探查能力,只要有心,不会查不出龙师雨和你有过关系,龙师雨有找到幻虫之母的办法,名正言顺!”

    草婆婆叹了声,“我虽在幻境呆过很久,但也没把握找到幻虫之母。”

    林渊冷眼斜睨,“是真没把握,还是不想出力?”

    草婆婆略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

    林渊:“帮瘟神能找到,这次就找不到了?”

    草婆婆:“你误会了。幻境里,幻虫之母,据我当年所知的,总共也就六只,我为瘟神找了一只,当朝好像又把剩下的五只全部给翻了出来。”

    林渊皱眉,看来仙庭的势力还真不是吃素的,竟然把剩下的五只全部从幻境内给翻了出来,不是郎药师所谓的找不到了,而是全部被仙庭给找到了,只是仙庭那边也不知情而已。不由迟疑道:“你的意思是说,幻虫之母已经没了?”

    若是这样的话,那还真是麻烦了,那就只能是想办法帮助秦氏筹集巨额的款项买解毒仙丹了,筹钱倒不是最难的,难的是巨额款项的来路如何给出合情合理的解释。

    草婆婆倒是不想麻烦,倒是想说没了,可这东西没办法糊弄,除非能保证幻虫之母永远不暴露,否则的话她到时候是没办法交代的。

    犹豫了一下,还是回道:“那倒也不是,幻虫其实和蜂、蚁的繁殖差不多的意思,当母虫死了,群体中自然会有新的母虫诞生。只要幻境还有幻虫群体存在,就一定还有母虫,离当朝上次寻找幻虫之母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新的母虫肯定诞生了,只怕新老交替的母虫已经更换了好几代。

    只是,幻虫并非呆笨的虫子,而是有灵性的。六只母虫都被捉走了,幻虫群体可谓遭遇了浩劫,它们的母虫不可能再呆在原地,肯定另觅了隐秘之地深藏。我已经离开幻境这么多年,许久未再接触过幻虫,就算去了,也是要重新开始的,未必能在瘟毒期限内找到。”

    原来是这个,林渊道:“至少你熟悉幻境的情况,有你引路,强过盲目去乱撞。我们的时间有限,为了找你已经耽误了些日子,给你一天的时间做准备,明天的这个时候出发!”

    草婆婆没有拒绝,只是试着提了句,“阿香什么都不知道,望神使不要为难她。”

    林渊:“你放心,她会好好的,事后你会见到她的,她的安全与否,都在你手上。”

    草婆婆:“明天的这个时候我过来找你。”

    林渊微微颔首。

    草婆婆略欠身,之后便开门而去,直接下了楼。

    楼下铺子里,见到赶紧站起且有点不好意思的罗康安,草婆婆冷冷瞪了他一眼,神特么的老师说她很漂亮,有点恨的牙痒痒,发现自己竟被这小子拿她的陈年情事给调戏了一把,若非有点顾虑,非给他好看不可。

    没多话,捡了自己的拐杖,开门而出。

    重新拄拐站在了雾茫茫的街头,她仰天看了看,心中一声长叹,在雾市躲了这多年,还是未能躲过,结束了,终于要离开了。

    见拄拐身影慢慢消失在了迷雾中,罗康安关门后松了口气,转身又噔噔跑上了楼。

    见到沉默在茶座旁的林渊,罗康安左转转,右转转。

    “你晃什么?”林渊抬了抬眼。

    终于引起了他的注意,罗康安干咳一声,凑近了过去,低声道:“掌柜的,你究竟是什么人?”

    林渊:“你以为呢?”

    罗康安小心翼翼道:“你不会是所谓的前朝余孽吧?”

    林渊反问:“你以为你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