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五三章 落子成凶

跃千愁2019-10-25 05:55:21Ctrl+D 收藏本站

    这话有点电人,罗康安先是小愣,之后明显懵傻了,旋即眼神有那么点精彩,最后笑的很谦虚很老实的样子,“掌柜的说笑了。”他希望对方是在开玩笑。

    林渊:“随便你,你认为我是,我就是,你认为我不是,我就不是。”无所谓,随便你怎么想的意思。

    罗康安尴尬着,点头哈腰着,弱弱道:“不是不是,我就随便一问,我开玩笑的。”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林渊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明天离开这里,出发找东西。”

    罗康安前所未有的温顺模样,“好的,要做什么准备吗?”

    林渊:“不用,会有人接手这里,直接走人就行。”

    “好,知道了,那您先忙,我就不打扰了。”罗康安点头哈腰的告退,先慢慢退开,关上门后,可谓急匆匆下了楼,脚步凌乱,有一脚踩点失足踩空。

    林渊侧耳听了听下楼的动静,略摇了摇头,之后摸出了手机联系上了陆红嫣,“是我。”

    陆红嫣立问:“怎样?”

    林渊:“是她,找到了。”

    陆红嫣:“顺利吗?”

    林渊:“已在掌握,那个阿香,回头还是要交给她的。”

    陆红嫣松了口气,她并不知道对方手上有‘御神令’,只知王爷亲自出马果然不一般,前朝封神的人物说搞定就搞定了,“你放心,人已经送往了安全的地方。”

    林渊:“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们大概会走人,你安排人来这铺子善后。”

    陆红嫣:“好的,我知道了,不过…这次的事情可能有点麻烦了。”

    林渊:“怎么了?”

    陆红嫣语气沉重道:“收到消息,仙庭将那三大家族给连根拔起后,虽然打开了幻境入口,却针对幻境又下了一手……”

    林渊越听眼中神色越凝重……

    一到楼下,罗康安先贴门板上听了听外面的动静,之后耷拉着脑袋走到了摇椅旁坐下了,要死不活的样子躺那了,不时慢慢咽出一口气来。

    你以为你不是吗?你以为你不是吗?你以为你不是吗……这句话一直在他脑海中回荡。

    这话无异于承认了他的猜测,又像是在要挟他,你以为你不是吗?

    老子肯定不是啊!可…他在躺椅上翻了个身,嘘长叹短的,跳进天河怕是也洗不清了。

    他琢磨着要不要去举报,要不要来个将功赎罪……

    躺椅上翻来覆去的,在仙都神卫营多年,参加过多次的对前朝余孽的围剿,虽然他是躲在后面不肯出力的那个,但毕竟多次参与了,没想到闹到最后,自己居然跟反贼为伍了。

    你以为你不是吗?

    想到这句话他就头疼,发现这些反贼果然是邪门,简直是有毒,自己怎么会莫名其妙就成了反贼?

    他还想着有机会回仙都了,要找曾经的同僚耍耍,摆摆阔气来着,这要是在饭桌上被人给摁翻了逮住…

    总之,他乱七八糟的想的很多,尽是些不靠谱的想法,内心一团乱麻似的,庸人自扰。

    一辈子的叹气声,怕是在今天给用完了……

    南栖家族,家主书房内,南栖如安快步来到,见义父静默在书房内徘徊,立刻上前行礼,“义父。”

    南栖文止步负手,面色异常凝重,“幻境那边,仙庭出手了,秦氏我们怕是想不放弃都不行了……”

    事情原委,南栖如安越听脸色越难看。

    ……

    秦氏炼制场,死气沉沉,魏平公在秦氏员工的聚集区转了圈,听了一阵此起彼伏的咳嗽声,便出来了,出门后叹了口气,身在冥界多年,可谓由衷感慨着自语了一声,“何谓生?何谓死?”

    继而慢慢踱步而行,经受过折腾的场地倒是重新平复了。

    亲随莫辛来到,继续跟随在了他的身边,魏平公边走边问了句,“还没有那小子的消息?”

    莫辛:“应该还没进幻境。”

    魏平公止步,转身问:“你怎么知道他还没进幻境?你掌握了他的动向不成?”

    莫辛:“那倒没有。不过接到消息,仙庭在幻境入口内部,设置了一批人马,所有进出的人员都要露出真容验明身份,才能入内继续行事。我联系相关的人马打听了一下,罗康安目前还没有进去。”

    魏平公却是攸地眉头一皱,问:“在幻境入口内部设置了人马,入口外没有设置?”

    莫辛:“入口外没有设置任何人马,就在入口内设有,也就是幻境的出口。”

    魏平公两手一背,仰望渐渐暗下的夜空,“这是蓄意而为啊!看来各大家族的逼宫,真正是令仙宫那边不满了,秦氏搞出的这个悬赏,怕是要被仙宫给搅黄了。秦氏麻烦了,罗康安那小子最好是不要往里闯,否则只怕是有去无回。”

    莫辛问:“怎讲?”

    魏平公冷笑,反问:“幻境入口在什么位置?”

    莫辛不知他为何明知故问,回道:“铁犀境,境内皮坚甲厚的巨犀践踏横行,但只能在地面横冲直撞,对普通人也许威胁大,但还危及不到修士。”

    魏平公:“我要说的是,铁犀境内荒无人烟。仙庭人马不在入口驻守,反倒在入口内部驻守,是什么意思你还不懂吗?”

    莫辛迟疑,“您的意思是,仙庭要放任外界不管?”

    魏平公:“仙庭就是这个意思嘛,意欲何为呢?”

    莫辛琢磨了一阵,略惊道:“进去的人都要暴露身份,就算出来了,外面荒无人烟,仙庭摆明了不管,那就必然是一场厮杀抢掠!”

    魏平公颔首,“三十亿珠的悬赏啊!足以惊动一些高手出手了。幻境内部看似美幻,实则处处暗藏杀机,钱是好东西,但明知道可能丧命的事,要钱不要命的人或者说有那个自信的人毕竟还是少数,敢进去的人本就不多。

    现在好了,仙庭搞这么一手的话,乐子大了,越发没人敢进去了,这不是在故意搞秦氏还能是什么?大家都在外面等着抢劫就好了。本没多少人去的,现在估计得拉帮结伙去一大堆。

    当然,针对秦氏都是其次的,到了这个地步还敢进去的,也只有各大家族的人了。

    各大家族不是想进去刺探第八代的秘密吗?来吧,不管你来多少人,进去了就是一劫。

    大小的激烈程度随时掌控在仙庭的手上,只要有必要,仙庭会把幻境内变成杀戮场的,侥幸出来的,谁知道你有没有找到那价值三十亿珠的东西,外面还有一大堆人等着抢劫。

    罗康安不进去则罢,进去了立马就得暴露身份,就算能出来,你信不信仙庭那边立马把你给暴露了,管你有没有找到幻眼,先把你暴露了再说,这得有多大的能耐才能把幻眼给带回来?

    唉,明眼人都知道仙庭想趁机收了秦氏手上的秘法,只是碍于规矩和颜面,得按规则来玩。这万把人只是暂时遭下罪而已,事到如今已经摆明了,仙庭最终肯定是要逼秦氏出卖秘法换钱救这些人的,虽只有万把人,坐看去死的话,仙庭脸面上也不好看呐。

    可秦氏不甘心呐,不甘心把自己辛苦打下的基业送人呐,非要垂死挣扎啊,仙庭又不好明抢,不能自己坏了自己的规矩啊,没了规矩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好嘛,各大家族居然还要插一手,想顺水推舟谋取第八代巨灵神的秘密。

    仙庭的油是那么好占的?既然是想玩,那仙庭只好陪他们玩,一玩就难受吧?三大家族被连根拔起不说,如今又摆出这一手等着,如今估计一个个都闹心的不行,面对巨大利益放弃不行,不放弃搞不好又要被弄个损失惨重。

    这帮家伙也是,明知游戏规则掌握在仙庭的手上,还非要折腾,喜欢玩?仙庭落子成凶,摆出了一副杀局,等着人头来验,这下统统都要被玩个七上八下。真正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

    莫辛明白了,皱眉道:“那边的驻军和咱们都没什么关系,怕是不好办,阻止他进入吗?”

    魏平公:“没关系都是其次的,我真要打招呼的话,多少会给我几分薄面,可我出手的理由何在?我因何被贬,其他人不知道,高高在上那几位还不知道吗?这个时候破仙庭的局也是自找麻烦。我们阻止不合适,你想个办法,向秦氏那边漏个风,让秦氏去阻止吧。”

    ……

    秦府,一家子正聚在一起围在餐桌前用晚餐。

    柳君君伸了筷子,帮默默慢尝的秦仪夹了菜,“小仪,多吃点吧,这是我亲自下厨给你做的。”

    她知道的,这丫头最近的压力很大,整个人一直处在一种焦虑状态中,吃什么都没味,也吃的很少,吃都是应付一下,整个人都消瘦了很多。

    秦仪“嗯”了声,依然默默着慢慢动筷子,明显是心不在焉,不知一直在想什么。

    柳君君回头又对白玲珑道:“玲珑,商会那边的厨子,叮嘱多做点可口开胃的东西。”

    “好的。”白玲珑点头应下。

    秦道边看看女儿,亦心情沉重。

    外人只道秦氏家大业大,普通人不知有多少人羡慕,却不知一直以来风光的背后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脚步声传来,白山豹来了,快步到餐桌前,禀报道:“老爷,小姐,仙庭在幻境入口内派人执守的事,我刚听到一些风声,另有解读,事情可能有些不妙。”

    几人目光骤然盯向他,等着下文。

    秦道边伸手道:“老白,坐下慢慢说。”

    白山豹入座了,把情况娓娓道来,和魏平公所言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