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五六章 同袍

跃千愁2019-10-26 11:10:25Ctrl+D 收藏本站

    大家一阵热闹后,散了,这里也不是热闹的地方,很快便归位各司其职。

    没了旁人,姚先功与罗康安勾肩搭背,挤眉弄眼道:“还真没想到能在这碰见你,听说现在当了秦氏商会的副会长,这是发财了呀,怎样,再过三个时辰我就下班了,跟我一起回驻地,放放血,宴请一下我和老高他们?”

    罗康安好笑道:“这鬼地方宴请个锤子,改天吧,哪天回了仙都,我一定让大家满意。”

    姚先功嘿嘿道:“错了,驻地那边,仙庭经营了不少时间,只要有钱,要什么有什么,听我的,等我下班一起回去,大家伙也算是许久没见了,一起聚聚。”

    罗康安忙摆手:“不行不行,这次真不行,我还有正事呢。”指了指边上两人。

    这倒是让姚先功想起了什么,问罗康安,“罗兄,你怎么跑这来了?”

    罗康安叹道:“秦氏悬赏的事,你是真没听过还是假没听过?”

    姚先功低了点声音,“为那个什么幻眼来的?”

    罗康安:“我是秦氏副会长,秦氏危难,我不能坐视不理啊!你以为钱是那么好赚的?我不像你们,旱涝保收的。”

    姚先功略沉默了一下,拍了拍他后背,“走,借一步说话。”

    知道要说些悄悄话,罗康安示意林渊二人稍等,转身跟了他去。

    这有点不合规矩,当即有守卫拦住,不让罗康安过去。

    姚先功伸手一把拨开了阻拦,“滚蛋!我说了,我作保是本人,出了事我担着。”就这样直接把罗康安从围守中带了出来。

    燕莺看了林渊一眼,林渊也看出来了,罗康安这厮在仙都神卫的人缘应该是不错的。

    走到一旁偏僻点的地方,姚先功停步转身了,问:“你怎么这个时候跑进来了?”

    罗康安笑道:“来早了还是来晚了?”

    姚先功:“该进去的应该都进了吧,已经没什么人再来了。”

    罗康安嬉皮笑脸道:“那就是来晚了。”

    “别扯没用的。”姚先功白了他一眼,继而沉吟道:“罗兄,你对这里的情况知道多少,敢跑来掺和这事?有些话我不好说,但我可以提醒你,我们值守在这里的目的不简单,先不说你能不能找到幻眼,就算找到了只怕也未必能带走。”

    罗康安眨了眨眼,试探道:“怎么,你们还要抢不成?”

    姚先功:“别瞎扯,咱们堂堂正正的仙庭人马,不至于这么没皮没脸,自己立的规矩,再苦也要往下咽。我说,外面,你进来的时候没看到?秦氏三十亿悬赏,外面多少人在等着,我可告诉你,外面的铁犀境发生任何事,我们可不会插手的,你懂我的意思吗?”

    罗康安略点头:“有所耳闻。”

    姚先功上下打量着,“知道危险还跑来?那些人可不会管你是不是发出悬赏的秦氏的副会长。同袍多年,听我一句劝,走吧,现在走还来得及,你刚进来就出去了,这里不会搞你,外面的人知道你们空手,也不会没事找事。恕我直言,一家商会而已,凭你如今的名声,去哪不能混,趁早回头,我们还等着你回仙都狠狠宰你一顿呢,可不想你在这挂了。”

    “回头?”罗康安忍不住一声叹,看了看远方空中的巨大彩虹,“还回的了头吗?回不了头了!”

    纯粹是有感而发,上了贼船,想下也下不去啊,退一万步说,他名声怎么来的自己心里有数,还去哪不能混?经不起验证的,不是谁都能像秦氏那么好糊弄,轻易就能混进去。

    姚先功愣了愣,“几个意思?秦氏逼你来的?”

    罗康安不好说实话,摇头道:“你想多了。还是那句话,你以为钱是那么好赚的,我能有今天是拼命拼出来的,我受秦氏厚待,秦氏有难,我不能坐视不理啊,是死是活,我都得尽力一试才行。”

    姚先功再次上下看看他,嘿了声,“还真是变了个人似的,转了性还是以前一直装着呢,还是不是罗康安?我好心作保,你别弄个假的坑我。”

    “别扯淡。”罗康安嗤声挥手,正儿八经道:“若还念旧情,我问你点事,你老实告诉我就行。”

    姚先功顿时警惕道:“问什么?你也是仙都神卫出来的,知道规矩,能说的我会说,不能说的,你也别为难我,否则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罗康安:“没那么严重。我问你,外面进来了多少人?”

    姚先功斟酌了一下,这个不算什么,回道:“我不管这个,具体的不清楚,大概快三千号人了吧。”

    罗康安:“都是来找幻眼的?”

    姚先功:“鬼知道都是些什么人,找幻眼的有,不过听上面话里的意思,大多是各大家族跑来冲驻地那边的东西去的……”

    两人啰嗦一阵后,那边对林渊和燕莺的验证也完成了,正式放行了。

    罗康安见状,立刻侧身避人耳目,鬼鬼祟祟的摸出了十张传讯符,往姚先功手里塞,“给,拿着。”

    姚先功赶紧错手不解,单掌推挡道:“我说罗康安,果然是有钱了,一万珠一张的传讯符,一出手就是十张,你小子也真是变坏了,一见面就贿赂我。”

    罗康安:“你又不是什么当官的,无权无势贿赂个屁啊,没个千把万的,能让你冒险办什么?这鬼地方不好联系,这里面有我打下的法印,你随时可以联系我,有什么风吹草动的,记得给我透个风。”

    姚先功差点没给他噎死,坚决挡住,“你疯了吧?你也是仙都神卫出来的,规矩你不知道吗?许久不见,一见你就堂而皇之的让我做你奸细,你这是想坑死我吧?赶紧拿回去,否则别怪我翻脸!”

    罗康安:“奸细你大爷,不能说的我还能勉强你不成,你觉得合适的能说的知会一声怎么了?”他就差说出老子怕死,想多一线生机,否则不会这么鲁莽塞东西。

    姚先功坚决不收,手忙脚乱着拒绝,“拿回去,拿回去,你别害我。”

    罗康安:“这样,你先收下,扔了也行,上缴也行,你自己看着办。”说罢往他衣领子里一塞,继而转身就跑了。

    “……”从衣领子里抓出一把传讯符的姚先功一脸无语,之后也快步过去了,想追还回去。

    罗康安已经钻进了车内,催促了林渊一声,“快走。”

    林渊有点不知所以,但还是直接启动了飞行模式,嗖一下吹起一地烟尘而去。

    跑来吃了一脸灰的姚先功挥手荡了荡,目送了空中远去的影子……

    “怎么回事?”空中驾车的林渊问了声。

    罗康安:“没什么,送了十张传讯符给他。”

    行贿受贿?林渊一愣,“他收了?”

    罗康安:“他不肯收,不管了,先塞了再说,爱怎样怎样。”

    林渊看了眼后视镜里的他,燕莺也回头看了他一眼,两人都有些无语,还有这样的?钱多的没地方花么?

    两人有些无法理解罗康安此时的心情,罗某人现在是见救命稻草就想抓的那种,已有点六神无主,钱不钱的都不在考虑内了,也不管有用没用,先做了再说。

    “打探到什么情况没有?”林渊问了声。

    “没什么有用的,不该说的他也不敢说……”罗康安把和姚先功之间谈话的大概情况说了下。

    已经进来了两三千号人!林渊默记下了这个情况,又偏头问燕莺,“往哪个方向去?”

    燕莺神情有些迷惘,当年离开了幻境去了雾市藏身,没想到一离开雾市又回了幻境,闻言醒神,抬手指了个方向。

    林渊调整了方向,驾车飞去,又问:“这是去哪?”

    燕莺:“先去我当初的神殿看看吧,也不知还在不在。”

    林渊:“这不是你本来的面貌?”

    罗康安闻言看向了燕莺。

    燕莺:“是。”

    罗康安忽“咦”了声,还以为自己眼花了,也的确是眼花了一下,眼前的燕莺已换了个容貌。

    林渊闻声回头一看燕莺容颜,也愣住了,这哪还是之前的那个相貌平平的妇人,面容皎皎如月,煞是貌美动人,那幽幽不欢的气质更是特别,犹如清冷世间的一株幽兰,独自绽放。

    “幻术?”林渊问了声。

    燕莺嗯了声。

    林渊看向前方不语了,心想若不是老一辈人的威名震慑,这女人真要从雾市逃跑的话,若不布下天罗地网,恐怕还真难抓住。

    罗康安的精气神却是瞬间活回来了一般,目光不时在前面副驾驶位的女人身上溜来溜去,琢磨着应该要在一起相处不少时间,该怎么交往呢?也不知这女人喜欢些什么。

    不过很快又蔫了,心里骂了声晦气。

    他突然想起来了,这女人好像跟他老师是有一腿的……

    幻境出口的洞府内,身穿战甲的寂澎烈端坐案后,受命主持此番幻境开启事宜的他,拿起了递来的报名,看后嘀咕,“罗康安?有秦氏的悬赏还不够,这小子怎么还亲自来了,他不是秦氏的副会长么?”

    左右副手无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互相看了眼。

    寂澎烈放下报名,在案上推出,“既然是自己跑来找死,那也怨不得谁了,把风声泄露出去吧,是死是活看他自己的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