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五七章 联系黑爷

跃千愁2019-10-27 13:25:25Ctrl+D 收藏本站

    这里话刚落,外面来一人报,“神君,神卫姚先功上报,罗康安塞了十张传讯符给他,示意他有什么风吹草动好透露透露。姚先功不收,罗康安硬塞给后跑了。姚先功不敢收取,主动上报呈交。”

    寂澎烈:“罗康安和他是何关系,为何要送传讯符给他?”

    来人道:“罗康安也是原仙都神卫,与他曾是同僚,故而熟识。”

    寂澎烈笑了,“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他还不知道吗?堂堂仙庭神卫,十张传讯符就能收买了?是不是太便宜了些?大惊小怪!既是曾经同袍,又是熟人,一点随手礼,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让他自己收着吧。说来,这个罗康安被踢出神卫,多少有些可惜了,竞标一战的确是高水准的。不过既然是和荡魔宫有关,我们也不好说什么。那厮虽然被踢出了神卫,但还是给神卫长了点脸面的,熟人见面,用不着太过刻薄。”

    他的身份可不简单,乃是仙庭敕封的火神,离了神宫亲自来此坐镇不一般,十张传讯符在他眼里真不算什么,可以无视。

    “是。”来人知晓后退下了。

    寂澎烈也起身了,绕出桌案,慢步出了洞府,站在洞口远眺,络腮胡须风中微微动……

    秦氏炼制场,莫辛大步进了洞府内,走到正侧卧石榻上打着呼噜一身酒气酣睡的魏平公跟前,唤了声,“魏帅。”

    呼噜声当即停止了。

    莫辛报道:“收到消息,罗康安和林渊已经进了幻境。”

    魏平公睁开了双眼,“秦氏是没拦,还是没拦住?”

    莫辛:“不知道,要不,问问?”

    魏平公:“去都去了,再问还有什么意义。连那些杂七杂八的人大多都不敢进了,我就不信那小子一点情况都不知道,这是自己硬要往里闯啊,也不知哪来的自信,还真特么刚烈,是老子看走了眼。算了,找死的人拦不住,他既要舍身成仁,那就听天由命吧,有些事情咱们也无能为力,做太多和害死他没什么区别。”

    ……

    “会长,罗康安和林渊进幻境了。”

    秦氏会长办公室内,白玲珑急匆匆闯入禀报。

    桌前低头书写的秦仪手势一僵,慢慢抬头看着她。

    白玲珑补了一句,“消息已经传开了,已是人尽皆知。问了下进入的时间,人才刚进去,消息就传开了,像是有人故意走漏的风声。”

    还能有谁?猜也能猜到是谁,秦仪缄默不语。

    白玲珑试着问了句,“要不要发出消息取消悬赏?”

    秦仪低头了,闭上了双眼,她可以阻止罗康安和林渊进入,但不能撤销悬赏。

    阻止两人进入,只是杜绝两人的危险,若取消了悬赏,那就没了人为秦氏找幻眼,秦氏就真的是完了。

    阻止两人是私心和为人的情义,取消悬赏则是因私废公,置秦氏上上下下那么多人不顾,不是她这个会长该做的事。

    沉默许久,秦仪出声了,“传讯联系罗康安,若找到了幻眼,立刻联系我们,我们再取消也不迟,但愿到时候有用吧。”

    其实她心里是清楚的,只要秦氏这边的人不能解毒,取消悬赏也没了作用,因为事情已经闹大了,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了,倘若有人拿了幻眼了兑换那三十亿珠,你秦氏给还是不给?

    白玲珑能理解她此时的心情,应道:“好。”

    秦仪抬起了头,睁开了双眼,看着她,又补了句,“告诉他,若是找不到,就尽量保全自己,在限期内就不要出来了,待这边问题解决了再出来。”

    白玲珑懂她的意思,事情解决了,虎视眈眈的一群人自然就退了,再出来也就安全了。点头道:“好,我这就联系罗副会长。”

    她正要出去,秦仪又让她稍等,当着她的面,直接电话联系上了南栖如安,问这次南栖家族有没有派人进去。

    南栖如安对此有些含糊其辞,进了,南栖家族的确派了人进去,然而这次进去的人,是要行机密事的,一旦败露,绝不可和南栖家族扯上关系,实在是不方便告诉秦仪。

    含糊就说明有,秦仪当着白玲珑的面拜托,一旦罗康安那边有需要,请南栖家族务必协助。

    南栖如安只说自己知道了,并未给予确切答复,这事他也只能是上报,他也不知道南栖家族具体派了什么人进去,名单是不可能外泄的。

    秦仪本是想拿到南栖家族入内人员的联系方式,好让白玲珑转告给罗康安的,然而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只能是作罢。

    ……

    雾市,离闻香铺不远的一家商铺里,也就与闻香铺隔了两里路的样子,掌柜的静默在后堂内不语。

    在他身边,还站有两名伙计。

    都不是本来面目,在雾市能露出本来面目的人也不多。

    掌柜的不是别人,正是导致周氏垮塌的关键人物之一,周满超的外甥,彭希!

    两名伙计,一个是剑仙车墨,一个是心腹亲随青琢。

    当初护着彭希脱身的一些亲信,基本都被彭希发了一大笔钱遣散了。

    条件和环境不一样了,卷了商会的钱跑人,成了仙庭的通缉犯,时间久了一些亲信只怕未必还能是亲信,反倒可能成为他落马的关键因素,相伴多年何至于走到那个地步?于人于己不利,早绝后患,因而都遣散了,只留了两个绝对放心的人在身边。

    至于母亲周满玉,都聚在一起太惹眼了,不安全,已被他花钱找到往人间走私的,将其送去了人间妥善安置。

    他也可以躲往人间的,可他还有事要办,躲往了人间消息闭塞的话,可利用的资源也少,基本上也做不了什么,哪能甘心。

    沉默良久后,彭希沉吟道:“已经发出了悬赏,罗康安怎么还会去幻境?”

    青琢摇头,“不知道,但消息应该是确实的。”

    彭希:“看来这个罗康安是秦氏翻身的关键,不能让他活着回去!”目光同时看向了车墨。

    车墨读懂了点什么,没等他开口,已经徐徐道:“我只答应过保护你的安全,不会去为你跑腿干什么,更不会去干那些杀手的活。”

    青琢迟疑道:“若三十亿悬赏都解决不了问题,去一个罗康安有用吗?”

    彭希猛回头,盯着他,语气中略有愠怒道:“龙师的弟子,龙师的弟子,他是龙师的弟子!吃了他一次亏还不够吗?那次关键的竞标,就是坏在了他的手上,爆出个龙师雨弟子的身份来,谁也没想到。

    如今关键时刻,他又跑了出来,他在这个时候进入幻境,本身就是个大疑问,他能冒险进入就一定有名堂,否则根本没必要,鬼知道他师从龙师雨学了些什么歪门邪道,搞不好就有找到幻眼的法子!”

    “这…”青琢苦笑道:“就算有问题,我们目前的情况,又能怎么办?”

    彭希咬牙道:“联系黑爷,发出十亿悬赏,谁能在解毒期限内做掉罗康安,我就出这笔钱!”

    黑爷,是一个见不得光的人,是一些见不得光事的中间人,身份很神秘,谁也不知道这位黑爷的真实身份,有人说是前朝余孽,总之各种说法都有,说是诸界最神秘的人也并不为过。

    这种人,仙庭自然是不会放过,一直在追查,追查了很多年都摸不清眉目,至今还挂在通缉名单上。

    能让仙庭拿他没脾气的人,也算是个有本事的人。

    总之掮客的活,多大的买卖这黑爷都能吃下,多年来竖立的信誉,找他可谓绝对有保障,先交钱给他作保,事成后事和钱两消,事不成保证退钱,从未食言过!

    当然,彭希要做的悬赏和秦氏不一样,秦氏是堂堂正正的悬赏,而他没办法堂堂正正,才会想到找黑爷。

    “……”青琢无语,怀疑这位是不是心态失衡,未免有些不理智,遂劝道:“公子,秦氏那三十亿悬赏已经把他置于了险地,若那三十亿都不能把他给怎样,咱们再添十亿也没任何意义啊,还要白白损失这笔钱。”

    倒不是怀疑这位拿不出这笔钱,从周氏卷走的钱,除了被南栖家族坑走的,再加上一些遣散费,这位手头上应该还有个几十亿,钱不是问题,关键是没必要。

    彭希却是郑重提醒道:“罗康安明知危险还要进去,这里面一定有问题!秦氏悬赏的根本是冲幻眼去的,我担心其中会被做什么手脚,除掉了罗康安才是最稳妥的!秦氏到了这个地步,决不能给它翻身的机会,若被秦氏过了这关,秦氏的实力将快速扩张,我们越发难以奈何它,既然明知罗康安可能有问题,就要尽量断绝这可能性!”

    他对秦氏的怨恨,尤其是对秦仪,是外人难以想象的。

    按理说,秦仪让他知道了周满超私生子的事,他应该感谢才对,可他实在是无法有任何感激之情。

    被狠狠利用了一把,那种被利用到刻骨铭心的凄凉感如同噩梦般挥之不去,落得这般田地都是拜秦仪所赐,他现在压根不能见光。

    他的心路历程,某种程度上宁愿不知道周满超背后隐藏的真相,宁愿一直沉睡在梦中,如今可谓饱受痛苦煎熬,杀了周满超的儿子他也高兴不起来。

    他发誓有一天一定要让秦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见他如此决绝,青琢也只能是叹息着点头应下,“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