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七一章 到手

跃千愁2019-11-03 11:10:43Ctrl+D 收藏本站

    话落,他又瞬间呆住了,怔怔睁大了双眼,一个白衣白发风华飘摇的男子出现在了他眼前,对着他微笑。

    “老师…”罗康安怔怔呢喃了一声。

    一旁的林渊双拳紧握,眼前亦出现了一幅刻骨铭心的画面,置身在了其中,似要重演当年一幕。

    怎么会这样?他心里清楚的告诉自己,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用力摇了摇头,却难以脱离那画面。

    倒是一旁已是泪流满面的罗康安在那痛哭忏悔的动静,令他又清醒了几分,心里告诉自己,是幻觉,是幻觉,然犹如陷入了心魔,明知不对却难以自拔。

    危险!这是他的第一反应,骤然发动本命功法防范,备以力破之。

    周身一股近乎无形的黑金色虚焰出现,似乎隔绝了什么,脑海中的幻想顿时消失,眼前场景已恢复了真切。

    一旁的罗康安却陷入了危险中,里面大量幻虫发现了他们,纷纷弹射而来,而罗康安却要面对攻势跪下,没有丝毫防范,无异于敞开胸怀受戮。

    林渊一掌轰出,将射来的一群幻虫击飞,骤然施法,将再次扑来的幻虫隔绝,一只手已经掐住了罗康安的脖子,一股虚焰渡去,罩了罗康安的全身。

    痛哭流涕的罗康安顿于茫然中抬头,立马一副吓一跳的模样。

    “不要看虫母的眼睛。”林渊紧急提醒一声。

    经此一遭,他算是领教了幻虫之母的厉害,这已经不是普通的幻觉了,而是整个人的意识都在是是非非、对对错错里徘徊,找不到出路。

    服用了黑白果尚且如此,若没有服用的话,只怕还真如燕莺所说,未必是幻虫之母的对手。

    罗康安闻言赶紧偏头一旁,脸上鼻涕眼泪未干,心有余悸。

    空间内轰轰乱响,血肉横飞,闯入其中的燕莺可谓大开杀戒。

    赶来的幻虫数量再多,再怎么拼命攻击,也挡不住燕莺,皆如豆腐般被轻易碾碎。

    幻虫之母体躯庞大,爬行的功能似乎已经丧失了,摆动的爬足甚至无法全部落地,其庞大身躯无法挪开,只能固守原地,一双绽放诡异宝蓝光彩的魔眼紧盯燕莺。

    从血肉横飞中杀出的燕莺单爪隔空抓去,幻虫之母的脑袋顿时爆开,浆汁四溅,那宝蓝色的巨大眼球顿时光彩黯淡,飞向了她。

    挥袖扫飞左右扑来的幻虫,避免伤及幻眼,吸住眼球的手掌一挥,顷刻间便收入了储物戒内,又迅速闪身而退。

    母巢内还有足以供人通行的宽大通道,不知通往何方,燕莺未从那走,而是从自己开出的已被密密麻麻围攻的入口闪出,对林、罗二人一声招呼,“走!”

    三人迅速下遁,出了打出的洞眼,又顺着穹顶快速飞掠而去。

    从出手,到杀了虫母夺得幻眼,不过是几个瞬间的工夫,正面硬实力交锋,再多的幻虫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穹顶上直竖的洞眼中,数不清的幻虫掉落,许多追杀的幻虫不顾一切的冲了出来,不知下方空虚,如雨点般坠向高高的地面,待一些从穹顶倒爬而出,其倒爬的速度想追上逃逸的三人已不可能。

    就在三人从穹顶归来,那倒毙巨猿的眼睛和嘴巴里骤然射出一只只的放电怪物。

    恰逢逃逸而来的燕莺未以幻术遮掩三人行踪,可谓刚好撞了个正着。

    三人哪敢耽误,紧急冲向了穹顶底部来时的洞口。

    一群怪物顿时掠空追来,眼见三人闪入洞口,立刻发动了隔空攻击,十几道电弧顷刻而至。

    修为最弱,逃逸速度最慢的罗康安身形还未入洞内,拼尽全力的速度也快不过闪电,顿时遭殃,连中两道电光,“哇”当空一声惨叫落地,人在地上抽搐。

    林渊挥手一抓,将罗康安呼一下吸了进来,扭身的燕莺隔空一掌,狂轰向了洞顶。

    那真正是移山倒海之力,宽敞的洞口立刻崩塌,纷纷坠石顷刻间将洞口给埋了,阻绝了那些怪物的追杀。

    落地的林渊见入口封死,遂将罗康安拎到手一看,只见衣衫焦碎,肤色通红,后背更是两团皮肉烧焦的印迹,头发曲卷略冒烟,两眼珠子还在那要死不死的翻白不断,身躯还不时抽搐两下。

    林渊迅速施法检查,之后一颗仙丹纳入了罗康安的口中,助其咽服下。

    “他怎样?”落地又闪过来的燕莺问了声。

    “没事,死不了,走。”林渊交代一声,拎了罗康安一起快速飞掠而去。

    罗康安身上的破烂衣裳,不时碎飘飘出一块块,人依然是半晌缓不过来的样子。

    后方封死的入口还有一些动静,不知是不是怪物不甘心。

    三人不敢久留,在一路来时标有记号的通道内快速返回。

    不一会儿,竟又遇见一大群火蚁,汹涌冲来,似乎已经根据气味找到了他们的去向。

    已经找到了幻眼的三人哪还有什么顾忌,又不需要再找什么幻虫路线,一路杀的火蚁纷飞,快速通过了阻拦。

    途中,燕莺回头问了林渊一句,“你隐藏了修为?”

    这连番变故下,她看出来了,林渊的修为明显高过罗康安,不说别的,起码逃入洞口时,按理说落在最后面的不该是罗康安才对。

    她之前就觉得奇怪,那点修为的人,手上怎么会持有‘御神令’,前朝余孽中没人了不成?

    林渊拎着罗康安一路疾驰,沉默以对。

    燕莺再问:“神君厄虚是你师傅?”转而又自己否定了,“不对,神君中计,已被昆一等人联手打成重伤,死活不知进了魔界,不可能再从封印的魔界出来,若能出来,如今的仙界就不会是这般局面,以你的年纪,怎么可能得神君的传承?可御神令又在你手上,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渊依然沉默,心中却是因对方一番话而翻涌。

    神君厄虚,他虽没有见过,可整个仙界大概不会没人知道那是什么人,那就是前朝的帝君,所谓前朝余孽中的头号人物,据说已被封入魔界,怎么可能会是自己的师傅?

    对方有此疑问,他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想知道自己的那个神秘师傅是谁,可他无法做出任何解答。

    在不能完全确认燕莺保险的情况下,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也只能是沉默以对,让对方惊疑不定慢慢猜去。

    途中,罗康安幽幽清醒过来,幽咽咽的喘了口气,“什么鬼?”

    自己怎么就这样了,怎么就被雷电给击中了,他自己现在都还没反应过来,但大概猜到了,背对时突然感觉到背后有强光,瞬间头脑就不清醒了。

    林渊和燕莺当即暂停,凭两人的速度,已经脱离事发地很远了,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当即将他放坐在地,让他缓缓。燕莺解释道:“你被那放电的怪物给击中了。”

    罗康安低头看看衣衫褴褛的自己,又看了看自己红扑扑的双手,惨笑道:“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

    答案他自己是知道的,因为这里修为最差的就是他,遇事倒霉的不是他还能是谁?

    他想说的是,明知道有危险,他是真的不想进来,想骂某人大爷,要这狗屁的见识有屁用。

    话又说回来,也的确是危险,若不是得人相救,已经足够他莫名其妙死两回了。

    至少在他看来,这鬼地方就不是他该来的地方。

    林渊:“感觉怎样?应该无大碍!”

    罗康安抬头看他,眼神哀怨道:“全身火辣辣的痛啊!”

    林渊:“大男人爽快点,没事就别在这里半死不活的,自己走。”

    罗康安慢慢爬了起来,疼的龇牙咧嘴道:“容我缓缓行不行?”

    林渊:“那你一个人留这里吧。”

    罗康安吓一跳,真怕这位干出这事来,凭这位的性子,是真有可能的事情,也不知有没有甩开那些怪物,当即喊道:“我换身衣裳行不行?”

    林渊看了看他那没办法见人的样子,就一句话,“快点。”

    罗康安当即转身走了两步,可想到一人到没人的地方,他心里又有些没底,就是俗称的害怕,于是又转身回来了,“林兄,借你后背一用,挡一挡。”

    林渊受不了他这怕死的德行,但还是转身背对了,罗康安当即躲他背后换衣裳。

    龙师雨怎么会有这样的弟子?燕莺也是哭笑不得,非礼勿视,也转身背对了。

    趁这空档,林渊问了他关心的东西,“幻眼无恙吧?”

    燕莺略偏头道:“放心吧,好好的,很完整,丝毫无损。不过东西先放我手上,只要见到了阿香安全无恙,东西我自然会交给你们,决不食言。”

    林渊略眯眼,但也没再说什么,之前就觉得这女人搞幻眼的时候很积极,还觉得有些不对劲,现在才明白过来,原来是留了这么一手。

    罗康安很快换好了衣裳,扔下一地破烂衣裳,冒头道:“好了。”

    “好了就走吧。”林渊回头招呼一声。

    罗康安却是一怔道:“慢着。”说罢闭上了双眼,感受着什么。

    林渊这次耐心等待了,知道这厮又接收到了什么传讯。

    稍候,罗康安睁开了双眼,道:“是会长那边,问我们情况怎么样,该怎么回?告诉他们幻眼已经到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