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七四章 刘夫人

跃千愁2019-11-04 15:40:46Ctrl+D 收藏本站

    刚才还乐呵呵的一伙,此刻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对于罗康安目前的困境,大家多少知道一些。

    这瞬间的气氛,燕莺近了近林渊,在其耳边细声道:“你让他来行不行?”

    林渊微声回,“这厮别的本事也许不行,那张嘴你我却都不如他。”

    是吗?燕莺目光闪了闪,这个她还真是有所不知,毕竟接触罗康安的时间不长,目前所知除了贪生怕死不知其它。

    姚先功叹了声,“死就去死吧,说出来干嘛,你这是存心让我们不好意思,想省钱就直说,干嘛呢这是。”

    “看我这张嘴。”罗康安拍了拍自己嘴巴,忙摆手道:“没别的意思,见到大家都好好的,再想到老子自己的命运,有感而发而已。想当年我在仙都神卫营,打打杀杀的一贯都是躲在兄弟们的后面,也一直承蒙兄弟们的照顾,想想那些战死的弟兄们,罗某能活到现在,其实一点都不觉得亏,真的。”

    他的有感而发不能全说是假的,某种程度上也的确是有感而发,他是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回去,命没了,留着钱干嘛?还不如敞开了花,能让活着的人念个好也行。

    这话带出的某种情绪在众人心头无声缠绕,不管曾经关系怎样,以前在一起浴血征战却是真的,许多昨天还一起笑的人,第二天就变成了一具尸体在眼前,有些甚至连具完整的尸体都找不到。

    高浦哀声叹气道:“你再说下去,这酒没办法喝了。”

    “唉,扫兴的话不说了,坐哪?”罗康安吆喝了一声。

    位置早就准备好了,伙计当即伸手邀请众人去了偏厅入座。

    他们人多,一般的雅间也坐不下。

    一群人分几桌坐下后,气氛很快又活络了起来。

    林渊、燕莺没和大家凑一块,压根不是坐一桌的人,话说不到一起,也凑不到一块去,不如坐在角落里自在。

    话又说回来,这是罗康安离开仙都神卫的时间不长,在座的这些人还没时间长进,真要等到时光漫漫分出地位高下来了,只怕有些人未必会露面陪罗康安这样平起平坐,说一些个没轻没重的话。

    酒菜陆续上来,一群人叽里呱啦推杯换盏的不亦乐乎。

    “年薪一千万珠?”忽有人嗓门大了几分的惊呼。

    虽然罗康安也是仙都神卫营出来的人,可毕竟已经离开了,不好跟罗康安聊神卫营内部的事,但总得有东西可聊,自然是问到了罗康安离开神卫营以后的情况。

    有人好奇过问罗康安如今的收入,罗康安貌似很矜持的报了个数,才惹来这惊呼。

    大家顿时七嘴八舌起来。

    “你这小子还真是赚大了,咱们这些的,其他人就不说了,巨灵神主驾一年七七八八的加一起也不过五六十万珠,你一个人得顶二十个呀,也就是说,咱们这几桌人加一起也比不上这厮的收入。”

    “二十个?二十个顶的了人家吗?那只是人家的年薪!我可听说了,人家的豪车好几辆,出门都是一溜车队护卫着,家里住的是不阙城的豪宅,这些都是秦氏给他免费提供的,他外出的花销都是可以走秦氏的帐报销的,这一连串开销下来,你们自己算算吧,这得多少钱?罗康安,我听说的有没有假?你老实告诉我们,是不是这样?”

    “对对对,老实交代,是不是?”一群人起哄。

    “哎呀!”罗康安表面略显忸怩,心里却颇为得意,嘴上却依旧谦虚道:“一般般,差不多就这样吧,身外之物,这些都是身外之物。还是你们好啊,羡慕不来啊!若是你们愿意换的话,我宁愿跟你们换。”

    此话顿时惹来嗤声一片,真要能换的话,只怕这里人人愿换,可你想换也得人家秦氏愿意要你才行,是个人的跑去秦氏都能拿这待遇不成?不可能的事情。

    不是每个离开了仙都神卫营的人都能混成罗康安这个样子的,罗康安这样的只是极少数的例子,真要那么好混的话,仙都神卫营的人早就跑光了。

    当然了,目前的秦氏,朝夕不保,加上罗康安目前的处境,现在让人换的话,大家怕是还真不敢换。

    不过这种话现在不好说,大家也就嗤声一片,没有再多说什么。

    殷耀明叹道:“大家也别羡慕,人家能有这待遇,也是拿命拼出来的,竞标的过程大家都看过了,换咱们上,咱们也没那本事。挽救秦氏命运的大功臣,秦氏开多高的待遇都不为过。”

    高浦:“那倒也是,我说罗康安,你这家伙跟我们在一口锅里搅的时候,一直在装怂,被踢出了神卫营才肯卖命,几个意思啊?糊弄我们是不是?”

    罗康安:“哎哟喂,秦氏和仙都神卫营能一样吗?在仙都神卫营旱涝保收,秦氏不一样,那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会,不打起精神来,连饭碗都保不住,谁好好的愿意去提着脑袋拼命?再说了,兄弟们的本事哪个不比我强,在神卫营也轮不到我出头。这些话,也就当众兄弟们的面说说,肺腑之言也就说给大家听听,大家伙可别给我往外传。”

    这话大家有认可的地方,也有不认可的地方,又是一顿玩笑嘲讽。

    几杯酒后,又有人问:“罗兄,我们听说你把六个幻虫的生存区域都给逛了遍,收获如何?”

    话刚问完,还不待罗康安开口,姚先功已经啐道:“你这厮,哪壶不开提哪壶,说好了,酒桌上不提扫兴的事。”

    “好好好,不提不提,我说错话了。”

    “罚酒,罚酒。”

    一顿起哄后,大家果然不再提扫兴的事,只变着法子热闹,一头卷毛的罗康安撸起袖子奉陪。

    就在热闹至半途的时候,外面突然进来了两个人,两个女人,一个妇人,一个亭亭玉立的貌美姑娘。

    “刘夫人。”伙计迎过去招呼了一声。

    “刘夫人。”这边有人见后立刻站了起来。

    余者回头一看,亦纷纷站起,基本都离席过来了,纷纷行礼拜见,“刘夫人。”

    来者正是丁兰,见状微笑点头道:“人挺多,营地的伙食不好吗?都跑这来了,还挺热闹的。”

    “没有,以前的弟兄过来探望我们,一起奉陪一下。”姚先功指了指还在席位上的罗康安。

    “哦!”丁兰颔首,宽手示意道:“你们继续,我们母女就不打扰你们了。”说罢挽着衣袖转了身,领着朝大家俏皮着眨了眨眼的姑娘去了楼上的雅间。

    林渊的目光不时瞥向燕莺,他注意到了,自从看到这位刘夫人现身后,燕莺的眼神明显异常,一直在盯着那位刘夫人打量着。

    “认识?”林渊低声问了句。

    燕莺略摇头否认了,“不认识。”

    认识也不会承认,有些事她是没了办法,不想再把其他人给卷进来。

    林渊多瞅了两眼她神色,没再说什么。

    待众人落座后,罗康安却忍不住问道:“这什么刘夫人,不像是营内的人,怎么在这晃悠,谁呀?”

    他来此是有目的的,打听消息自然也是目的之一。

    姚先功:“未海城城主刘玉森的夫人丁兰,边上年轻的那个是她和刘城主的女儿刘星儿。刘夫人在这里很多年了,家人定期会来探望她。”有些事不算什么机密,没什么不能说的。

    谁谁谁先不管,只是事情未免不合理,罗康安不解了,“城主夫人怎么会出现在这,还很多年,这是她常住的地方吗?”

    姚先功摆手,“事情因人因事而异,可不能小瞧这位刘夫人,这位精通幻术,幻境的情况你也知道,她的本事刚好能派上用场,加之背景没什么问题,是仙庭特招进来的。大军能在这荆棘海驻扎下来,这位刘夫人为了破除各种幻觉障碍,可是出了大力的,帮了大忙,避免了许多兄弟的死伤,颇得大家尊敬。不敬的话,你在我们面前说说就行,可别在其他人跟前乱说。”

    精通幻术,还能在幻境显身手。

    这说法对其他人来说没什么,可对刚才亲眼目睹了燕莺异常的林渊来说,骤然引起了他的警觉,目光立刻扫向燕莺。

    而燕莺正在闷头慢慢抿酒,很沉默的样子。

    高浦忽拍了拍姚先功的肩旁,打趣道:“那是,我们姚兄对刘夫人可是格外尊敬的,谁敢说刘夫人坏话,我们姚兄怕是第一个不会放过,那可是我们姚兄未来的丈母娘,幸好罗兄你刚才没说出什么大不敬的话来。”

    “丈母娘?”罗康安顿时来了精神。

    姚先功却是急了眼,一把挥开他手,“姓高的,你东西乱吃没人管你,话可不能乱说,传出去,老子还要不要出去见人了?”

    罗康安:“别呀,怎么回事,说说,老姚的对象就刚才那姑娘吗?哎呀,未来大嫂,我得准备见面礼啊!”

    众人一阵嘿嘿窃笑,皆笑的暧昧。

    姚先功:“你别听姓高的瞎说,没影的事,若说想追求,那也不是我一个,你问问在座的哪个不想?不说别人,就说老高他自己吧,别以为我不知道,经常背地里给刘星儿送礼物,刻意讨好。”回头问,“老高,我没说错吧?”

    高浦呵呵一笑,摇了摇头,叹道:“人长的漂亮,家世背景又好,说不想是假的。谁真要有那福气娶到手的话,成了刘城主的女婿,刘城主还能不帮女婿着想着想?咱们仙界不比人间,一个坑里一呆上百年、几百年、上千年的人大有人在,能娶上刘城主的女儿得少熬多少年?调到未海城去,不说混个一城之地的神卫营统领,高升几步是迟早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