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七七章 愿为神君当奸细

跃千愁2019-11-06 23:10:51Ctrl+D 收藏本站

    罗康安神情一肃,拱手抱拳道:“神君,在下绝非打着幌子来招摇撞骗,龙师的的确确是在下的亲传恩师。”

    寂澎烈有想翻白眼的冲动,他说的不是这个意思,也不知这厮脑子里想些什么。

    他不会跟罗康安鸡毛蒜皮,不扯了,再问:“找我何事?”

    罗康安面色凝重道:“神君,在下知道,这不是我该来的地方,我更不愿打着老师的旗号,可是没办法,事关上万人的性命,老师若还活着,也定不会坐视…”

    寂澎烈一句话打断,“龙师法布灵山,才不会掺和不该掺和的事。你有什么事说你的事,别往龙师头上扯,你还代表不了龙师,若非冲龙师曾经有功于仙庭,你有何资格在此面对本神君侃侃而谈?”

    罗康安被说的有些尴尬,当然也只是内心里的尴尬,他脸皮还是够厚的,很自然的应道:“是,神君言之有理。在神君面前,在下也不敢拐弯抹角,在下也是实在人,说不来那些个拐弯抹角的话,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恕罪。”

    寂澎烈意味深长道:“知道说出来不对,那就不要说了,给你老师留几分颜面。”

    大概猜到了对方为什么而来,这话已经是希望对方有点自知之明。

    罗康安懂的,他也不想来,可是不来没办法,只能装作听不懂,继续道:“秦氏悬赏之事,已是人尽皆知,仙庭垂怜,亦开放幻境入口,我身为秦氏副会长不为悬赏,只为那万条人命,也是义不容辞。这些日子,在下在幻境兜兜转转,找到了数个幻虫生存之地,总结出了一个道理,只要有幻虫存在,就必然有幻虫之母!”

    说罢看向对方的反应,结果寂澎烈等人一个个面无表情的,压根不接这话。

    罗康安干咳一声,只好继续说道:“罗康安这次冒昧前来,希望神君垂怜那万条人命,那皆是仙界子民,仙庭…”

    奈何希望这边派兵帮忙寻找幻虫之母的话还没说出口,寂澎烈又适时插话打断道:“万条人命不是小事,仙庭不会坐视,想必秦氏也不会坐视。”

    罗康安:“这是自然,所以秦氏发出悬赏…”

    寂澎烈又打断,“三十亿悬赏太少了,解决不了问题。寻找幻眼,仙庭有过经验,付出过惨痛代价,死伤何止万人!你要明白,秦氏那上万员工是仙界子民,这驻地的五十万大军也是仙界子民,秦氏可以只顾自己员工不顾其他人的死活,仙庭却要一视同仁!

    要为那上万人解毒,除了找到幻眼,也不是没有其它办法,秦氏也不是没有解救的能力。事情因秦氏而起,秦氏既有能力,当即刻解决,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心私利,精打细算的扔出三十亿,妄图让他人舍命去保她秦氏大利!孰是孰非,你也不是三岁小孩,分不清么?”

    不愧是久居人上的火神,话一出口,便挟煌煌天威,压的罗康安竟无言以对。

    也不得不承认,站在其它角度来说,人家也没说错,确实是秦氏自私,只要秦氏舍弃手上利益是能凑出解毒钱来的。

    可站在秦氏的角度来说,商场竟逐,不可能因为遭遇别人的阴谋诡计就低头认输,换哪家商会都不可能如此,否则没哪家商会能活下去。

    可私利面对仙庭所谓的大义,是没有可辩性的。

    见他无言以对,寂澎烈继续道:“此事仙庭自然不会坐视不理,毕竟是上万条人命,也必然不会坐视,一定会与秦氏协商解决此事。你身为秦氏副会长,当劝秦氏早弃私心,让那万人少受瘟毒煎熬,而不是跑到这里来逞口舌之利,指望别人去送死救秦氏!”

    这话几乎是说的不带任何掩饰,等于是直白的告诉了罗康安,仙庭肯定是要逼秦氏变卖凑钱的。

    只不过这直白却说的大义凛然,美化的理所当然。

    其实罗康安也没指望对方能答应,也不需要对方答应,这边已经找到了幻眼,寂澎烈的话术打错了地方。

    罗康安一拐就过去了,“若是我找到了幻眼,岂不是两全其美?”

    寂澎烈冷哼一声,“你若能找到,那是你的本事,又何须跑到这里来费那口舌?”

    罗康安:“问题是,就算我找到了,外界群狼环伺,恐怕也带不回去。在下斗胆前来见神君,是来恳请神君,若我能找到幻眼,还望仙庭念那万人性命,派大军护送我等回秦氏。”

    几位大统领相视一眼,怎么感觉这厮这话听着颇有底气来着,又都看向了寂澎烈,看他如何作答。

    寂澎烈略眯眼盯着罗康安,徐徐道:“那就等你找到了再说吧。”

    罗康安大言不惭道:“不瞒神君,我曾从我老师那听讲了一些事情,这番前来,按照老师所授,在幻境里兜了兜,果然找到了一些幻虫之母的踪迹,料来找到不是什么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把东西给带出去,否则也不敢来打扰神君。”

    寂澎烈狐疑道:“龙师还教过你怎么找幻虫之母?”

    罗康安摇头:“那倒没有,老师对我说教时,曾提及过幻境内的一些情况,说到幻境,曾提及了一个去了魔界的故人,说是前朝时期,坐镇幻境的是一个叫幻神的人物。老师说是和她很熟悉,从她那知晓了不少有关幻境的事,我算是听了听,没想到会因此而受惠,没想到会派上一些用场。”

    “幻神?”寂澎烈流露出思绪远飘的意味,好一会儿后,微微颔首,“依稀记得有传言说,幻神对龙师好像…是了,幻神和龙师应该是很熟悉的。说到对幻境的了解,的确可能是没人比得上那个幻神。”

    闻听此言,众人又互相看了看,颇有些恍然大悟的味道,之前还奇怪这厮怎么会亲自跑到幻境来找虫母,难怪了,原来是在龙师那边受教过,是有些底气而来的。

    桓照徐徐道:“罗康安,能遇上龙师为师,是你的福气。”

    罗康安苦笑了笑,可惜死的早了点,人走茶凉啊!

    唐术奇怪道:“当年仙庭大肆寻找虫母,可谓损兵折将损失惨重,龙师既知晓这些,为何未向仙庭建言?”

    罗康安还未开口解释,寂澎烈已摇头道:“新旧两朝之争,龙师一直是保持中立,直到本朝千年之后,因仙庭所需,龙师才答应了与众一起创立灵山。找到虫母之前,龙师未曾听封,两不相帮。”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而这正是罗康安想解释的,被寂澎烈说了出来,倒是省事了。

    很显然,当年的一些往事,一些老人还是知道的。

    回过神的寂澎烈又盯着罗康安说道:“听说外界有人悬赏十亿珠取你性命?”

    罗康安苦笑,“若非如此,若非为了保命,又岂敢冒昧惊扰神君。”

    寂澎烈:“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你能不能找到幻眼,姑且不论。龙师虽伏法而去,但为仙庭广育英才,也毕竟有功。是非对错,一码归一码,念在龙师曾有功于仙庭,我破例准你在大军驻地暂时落脚,待秦氏那边大势已定,纷纷扰扰皆去,悬赏化解,没了风险,你再离去也不迟。”

    之所以把几位大统领都给叫来,就是要让大家听到这番话的。

    他要让大家知道,不是他不给龙师面子,冲龙师的面子,他已经是网开一面给罗康安,要保罗康安一命,这样也算是能给其他人一个交代。若是罗康安不识相,那就怪不得他了。

    罗康安却道:“在下听闻了一些消息,听说那些为悬赏进入幻境的人,大多皆是冲荆棘海来的,说是什么这里有第八代巨灵神的秘密,不知是真是假?”

    寂澎烈骤然气势凛人,“罗康安,不该你问的,不要多问。”

    罗康安却大义凛然的拱手道:“在下虽离开了仙都神卫,但依然心向仙庭,愿为仙庭效犬马之劳!”

    现场一静,皆无语盯着他,不知道这家伙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在说些什么。

    寂澎烈:“嘴上说是不拐弯抹角,我看你拐弯抹角的厉害,你到底想说什么?”

    罗康安:“我愿打入那些不轨者当中,愿为神君当奸细,一旦发现不轨,立刻向大军通风报信,捉个铁证如山,助大军铲除那些不轨。当然,也希望神君念我功劳,派支人马护我回不阙城。”

    在场几位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发现这厮对秦氏还真有够一往情深的,兜来兜去还是念念不忘想尽办法的要把幻眼给秦氏带回去。

    “用不着!”寂澎烈果断的一口拒绝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仁至义尽,是走是留,你自己看着办。本座还有公务,你回吧。”大手一挥送客。

    ……

    驻地外围落脚地,罗康安一回来,徘徊等候的姚先功等人立刻围了他。

    “没事吧?”姚先功问。

    “面见神君谈了些什么?”高浦问。

    罗康安呵呵道:“没什么,就是叙了叙旧。”

    嘴里没实话,一番敷衍把这些人给打发走了,继而又对一旁的林渊和燕莺使了个眼色,三人一起进了暂住的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