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八零章 离他们远点

跃千愁2019-11-07 23:55:57Ctrl+D 收藏本站

    风来,面对广阔天地,依稀独立。

    他现在把自己给塑造成了一个大义凛然的悲情英雄。

    刘星儿怔怔看着他背影,此时在她眼里,可不就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悲情英雄么,在她看来真正是悲壮,真正是把她给感动了。

    没想到,这年头,竟然还有这种人,这是故事里才能听说到的人啊!

    也好理解的,这毕竟不是一般人,这可是龙师的弟子啊,龙师是什么样的人,纵无龙师绝代风华,也当有龙师风骨才对,试问若无这风骨又岂能成为龙师的弟子,否则多少权贵子弟龙师都不屑一顾,为何偏偏要收他为徒?

    她现在越发确信了,雪兰的事肯定是有人往他身上泼脏水,龙师的弟子怎么可能干那种事情,而眼前的傲骨铮铮才是真正龙师弟子的风范,试问这种人又怎么可能做出跟雪兰那种事?

    在她身边,或者围绕她转的男人,她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都是看中她家世背景的,眼前龙师弟子这种,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虽万千人,吾往矣气魄的人,还真的是没有。

    与这种人稍作交流,她感觉自己整个人的精神都跟着升华了,再想想其他的油头粉面或所谓的器宇轩昂,只能用庸俗来形容。

    这就是龙师弟子!刘星儿想着印象中的龙师风华,怔怔看着这道孤独的背景,有点为之心酸。

    堂堂龙师弟子,竟然沦落到了这个地步,纵沦落至此,亦不负龙师之名!

    想到这么个傲骨铮铮的男人,竟然因为想念老师而泣,刘星儿眼眶略有湿润。

    师徒二人皆是顶天立地!

    她慢慢起身,走到了罗康安的身边,伸手轻轻扯了一下罗康安的衣袖,强颜欢笑道:“罗康安,没事的,不用担心的,你肯定能好好活着回去的。”

    罗康安平静道:“是能好好活着回去。之前我去见了寂澎烈,他一片好心,说是破例让我在这里住下,等到秦氏的事过去了,我再出去自然就能安然无恙。”

    刘星儿眼睛一亮,“不错,神君高明,这的确是个好办法。”

    罗康安:“难道要我躲在这里苟且偷生,眼睁睁看着秦氏垮掉吗?罗某非贪生怕死之辈,做不到,十亿悬赏取我性命,哼,百亿千亿又如何?罗某纵死也不苟且,纵死无悔,但求无愧!”

    心里却暗叹,老子倒是想躲在这里不出去,甚至不想来幻境,可是能吗?遇上个真不怕死的人,老子身不由己啊!

    纵死无悔?刘星儿看着他,欲言又止的话终究是未能说出口,知道劝不了,劝下去反倒有侮辱人家的嫌疑。

    本是一场开心事,却搞的心情黯然……

    两人分别,罗康安回到驻地房间,心情颇为愉悦的样子,事情到这个地步,他心中多少有些谱了。

    至于诸葛曼,他现在想都不去想了,能不能活着回去还不知道,想哪个干嘛。

    瞧他那样子,林渊回头看了看露台上的燕莺,又回头问:“怎样?”

    罗康安也有心避开燕莺,对方毕竟是女人,低声道:“试探过了,是我自己多虑了,没想象的那么难办。”

    真的假的?几天工夫就能搞定?林渊似有不信,上下瞅了瞅他,哪知他会打着龙师的招牌在那招摇撞骗,更不会想到罗康安还上演了一场哭戏……

    回到自己屋内的刘星儿有些郁郁寡欢,被罗康安给坏了心情,给闹了个郁郁寡欢。

    没多时,去过大军那边的丁兰回来了,进屋见女儿没有起身迎接不说,还坐在那怔怔走神,走到正面一看,还一脸惆怅的样子,不禁坐下问道:“星儿,怎么了?”

    刘星儿抬眼看,叹道:“娘,您猜那个露台上朝我们挥手的人是谁?”

    丁兰愣了下,“罗康安啊!之前你途中找人问的时候,我不是也听到了,难道有误不成?”

    刘星儿:“那你知不知道他的身份背景?”

    丁兰迟疑道:“不就是那个帮秦氏竞标的人,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不成?”

    刘星儿:“您不知道吧?我刚才找他聊了聊才知道,他竟然是灵山龙师的弟子,就是灵山三大院正之一的龙师雨。”

    丁兰错愕,显然也很吃惊:“他是龙师的弟子?你确定?”

    刘星儿:“不会有错的,他说这事本来想隐瞒的,之前也一直隐瞒着,低调不宣,后来因为那场竞标,查他底细的人太多了,暴露了,说这事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他之前还去见了火神君。您是不知道,说到龙师,他一个大男人都哭了,看的我难受死了。”

    丁兰狐疑道:“龙师收徒,不会轻易吧?这人前段时间和那个什么仙子在巨灵神里的事,闹得沸沸扬扬的,如此人品,龙师怎么可能收为弟子?”

    刘星儿嗨道:“娘,您也真是的,人云亦云的东西,那些花边新闻能信吗?我刚才还问他了呢,他坦诚告知,他根本就没做那些事,都是一些人背后争夺竞标搞出的事,有人想搞臭他,他本想找那个雪兰洗刷清白,结果雪兰却在巡演的途中因为什么失足山崖死了,这事没蹊跷才怪。”她抬手做了个抹脖子灭口的动作。

    的确,这样说的话,怎么听都有问题,丁兰微微颔首,思绪明显有些远飘,“龙师其人…是了,乱七八糟的人他也不可能收为弟子。对了,他来这里干嘛?”

    刘星儿:“还用说么?他是秦氏的副会长,如今秦氏有难,他不能坐视不理,为秦氏来找幻眼来了。”

    “幻眼?”丁兰皱眉,琢磨了一下当前的形势,微微摇头,“他的性命好像被人挂了十亿悬赏吧?就算找到了幻眼,他只怕也未必能活着带回去。”

    “是啊!”刘星儿连连点头,忽起身上前,为母亲捏着双肩,“娘,您屡次在幻境大显身手,在幻境应付自如,凭您的本事,要不您帮帮他呗。”

    丁兰闻言眉头一挑,抬手打开女儿的手,骤然起身面对,一脸警惕道:“胡说什么?秦氏悬赏的事闹得沸沸扬扬,把封闭的幻境入口都给撬开了,目前的局势下,明眼人都知道,仙庭压根就不想让秦氏找到幻眼,娘岂能卷入这种事情里?你老实告诉我,他是不是找你说了什么,是不是他蛊惑你来找我的?说,老实告诉我,他都对你说了些什么?”

    刘星儿哎哟道:“娘,您想多了,没有,真的没有。”

    丁兰:“那他为何接近你?”

    刘星儿哭笑不得的样子道:“他没有接近我,是我闲着无聊,主动跑去找他的。”

    丁兰极为严肃道:“我警告你,少跟这种人来往,这个时候敢往幻境跑的人,都是亡命之徒,这种人什么事都干的出来,你离他们远点,别惹火上身!此间事情非同小可,出了事,就算是你爹也保不了你!”

    “是,母亲大人,女儿记下了,您放心,您的教诲我铭记在心!真是的,我都多大的人了,在仙庭也多年了,孰轻孰重还分不清么?”

    ……

    秦氏炼制场,崖壁山洞内,江遇入洞拜见魏平公后,试着提了句,“魏帅,秦会长来了,想拜见您。”

    魏平公对秦仪来这边一点都不奇怪,秦仪定期会来这边安抚中毒人员,安抚人心,这解药迟迟不来,人心难安呐。

    魏平公放下了酒坛,“江遇啊,你这是成了秦氏的派往我这里的探子啊!”

    江遇束手不语。

    “你心眼可没人家的心眼多,知道吗?”魏平公说罢瞥了他两眼,见他不为所动的样子,略摇头,“让她过来吧。”

    “是。”江遇应下,转身快步而去。

    不多会儿,秦仪在江遇陪同下入内,至于白玲珑等人,照样是不让进。

    “见过魏帅。”秦仪恭敬有礼。

    “我有什么好见的?”魏平公抬眼看她,发现这女人憔悴了不少,妆容也难以掩饰,也能想象,这解药的问题迟迟不解决,压力是越来越大。“恐怕前来打探消息是真吧?”又看了眼江遇。

    江遇之前就来求过他,希望这边能帮忙打探一下罗康安在幻境内的情况。

    秦仪刚要开口,魏平公抬手打住,“虚伪话就不要说了,我不吃那套。罗康安什么情况,你自己打电话联系吧,他现在应该能正常通话了。”

    “能正常通话?”秦仪愕然抬头,有所不解。

    魏平公:“现在人在幻境的大军驻地里,他打着龙师的幌子去见了坐镇幻境的火神寂澎烈,求人家帮忙,尽说些废话,寂澎烈怎么可能帮。幻境那边的大军驻地里建立了通讯阵,可以正常与外界联系,你自己问去吧。”

    他其实也关心罗康安在幻境的动向,只是一直不好过问,借了秦氏拜托的由头,他已经直接联系过了寂澎烈,寂澎烈多少也要给他几分面子,大概情况说了说。

    秦仪抿了抿嘴唇,内心是动容的,没想到罗康安为了找到幻眼,竟搬出了龙师的招牌去幻境求人,求人的滋味自然是不好受,尤其是难办之事,这位罗副会长为了秦氏也算是想尽办法鞠躬尽瘁了。

    把秦仪和江遇给打发走了后,魏平公也站了起来,负手踱步着,“龙师还跟他说过幻神的事?这厮真得了找到幻眼的办法?”

    一旁的莫辛道:“他既然向寂澎烈说出了那样的话,想必是有些把握的。”

    魏平公哼哼两声,“看来还真是关门弟子,偏向疼爱啊!”话里透着那么几许不爽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