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八三章 我是给你们跑腿的

跃千愁2019-11-09 09:40:56Ctrl+D 收藏本站

    姚先功笑的好假。

    高浦挽着他一只胳膊,亦在那干笑,“兄弟,开玩笑的,不会真的吓到了吧?”

    后面的殷耀明双手拍着罗康安的肩膀,“我们是在故意吓唬吓唬你,你还当真了不成?”

    这翻脸真正是比翻书还快,的确,他们的确只是在吓唬罗康安,只因咽不下那口气而已。

    倘若罗康安真的和刘星儿好上了,他们也只能认了,怕是还得捏着鼻子恭喜,不然还能怎样?

    退一万步说,还敢在这里把罗康安给杀了不成?杀人灭口也不是好时候,除非没人知道他们来找了罗康安,否则罗康安失踪了他们也脱不了干系。

    罗康安摇头摆尾,身子乱晃,一顿拳打脚踢把纠缠的三人给甩开了,“都给老子滚开,老子不认识你们,死远点。”

    “你看看,还真生气了。”

    “罗兄,罗生,罗爷,罗大爷……”

    三人又嬉皮笑脸的缠上了。

    架不住人多,罗康安又被三人给摁回了吃烧烤的位置,有人递热乎的烧烤,有人帮忙倒酒奉上。

    姚先功站在罗康安后面帮他捏着双肩,“别小孩子气,这关系到兄弟们的终身,快说说,星儿究竟喜欢上了哪个?”

    罗康安:“有病吧?我都说了我不知道,还问?要怪只能怪你们自己,你们再晚出现一会儿,我可能就知道了。不过…”话到此,又东张西望着,好好的把三人给瞅了一阵。

    三人被他闹了个心痒痒,一个个把他当大爷似的讨好着问:“怎样?”

    罗康安左手接了烧烤咬一口递回去,自有人好好帮他拿着,右手拿了酒杯喝上一口递回,自有人乖乖接着,皆一脸期待地看着他又吃又喝的。

    罗康安咽下嘴里的东西,貌似琢磨道:“你们想啊,她找谁打听不好,为什么偏偏找我打听,是不是因为我既不是这里人,又和你们三个比较熟悉?”

    此话一出,围在身边的三位互相看了眼,顿时觉得很有可能啊,顿时都有些热血沸腾。

    也不想想刘星儿怎么会知道罗康安和他们比较熟悉,上次相见的时候可是一大群人和罗康安在一起,总之都是自己在钻牛角尖,自己硬往那方面去想,也是没了办法,罗康安想怎么说都行。

    三人那感觉,快把罗康安当祖宗供着了。

    高浦:“那你觉得谁的可能性比较大一点?”

    罗康安没好气道:“我怎么知道?你问我,我问谁去,就你那小眼睛,能看上你?”

    高浦顿时不满了,“我怎么就小眼睛了?”

    姚先功嘿了声,“你本来就小眼睛。”

    高浦立刻反击,“你大狗熊似的就能看上了?”

    “大还不好吗?”

    “好个屁,傻大个!”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互相越叫越响,吵起来了,吵的脸红脖子粗,差点没动手打起来的感觉。

    罗康安坐那冷笑,倒是希望三人打个头破血流,不过显然不太可能,哼哼两声道:“都别得意的太早了,有我在,都别做那美梦,再见刘星儿,只要真的是你们三个当中的一个,呵,在仙都神卫营的时候,你们的破事我可是知道一大堆,某人好像还跟哪个寡妇好过,我掰着手指头好好跟刘星儿说道说道。”

    三人神色一僵,顿时又将注意力放在了他身上,那叫一顿讨好。

    讨好声中,罗康安嚷了一声,“别说那没用的,帮了你们,我有什么好处?”

    三人顿时各种虚头巴脑的好处吹嘘,不要钱似的往外冒。

    被三人吹捧的好一顿舒爽的罗康安最终拍了大腿,“好吧,看在兄弟多年的份上,我就再找找刘星儿,争取把情况问出来,真要是你们三个当中的一个的话,没多话,一定给吹成一朵花。”

    “你看看,不愧是自家兄弟。”高浦拍着他肩膀,三人真是笑成了花一样。

    姚先功补了句,“那个,要是别人的话,罗兄,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吧?”给了个不安好心的挤眉弄眼。

    罗康安回头看,“懂!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谁成了刘城主的女婿,以后我去了未海城,可以横着走是不是?”

    “就是这个道理嘛。”

    “对,肥水不流外人田,说的好。”

    三人抚掌大笑,一个个笑的特别鸡贼的样子。

    这事落实下来后,三人也不忘另一事,也是三人发自内心比较关心的事,姚先功认真地问道:“罗兄,你真要离开这再去找幻眼?”

    罗康安叹道:“我受了点伤,再修养两天就差不多了,秦氏那边拖不起了,也该出发了。”

    三人相视一眼,皆面色凝重,殷耀明低声道:“这里也没外人,咱们不妨明说了,仙庭这架势,是不可能让秦氏把幻眼给带回去的,何必搭上性命做那无用之功。既是神君开恩,同意让你一直留在这里,那就呆这里吧,等秦氏的事结束了再出去就安全了。”

    高浦亦道:“是啊,大道理我们就不说了,人嘛,有时候总得面对现实,该现实的时候也必须要现实点,你拿点钱混碗饭吃的,何必呢?若是一点小风险,我们也就不说了,可这…做不到的事情真的没必要啊!”

    罗康安抬头看天,“进来之前,我就知道危险,可我还是来了。诸位,秦氏待我不薄,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无非一死,我意已决,不用再劝了。”心中却在哀叹,没得选择啊,就算是死,也给人留个光辉伟岸的形象吧,让人知道是窝囊死的,多不值。

    三人皆动容着盯着他,原来罗康安是这样的罗康安,三人发现一直以来真的是小看了这位。

    “唉!”三人各自一声叹,既然劝不住,三人也不知该说什么。

    回头再看看三人,罗康安道:“倘若我遇到了危险,需要找地方避难,就再回来找你们。”

    姚先功点头,“行,这边我们帮你疏通,碰到躲不过的危险立刻过来。”

    罗康安目光闪了闪:“我从别的方向也能直接过来吗?”

    殷耀明迟疑道:“这个恐怕不合适,荆棘海范围太大,布防御大阵所需能量太过庞大,因此没有一直启用……”

    罗康安听的仔细,林渊交代的正事他没忘,只要找到了机会,就会顺势打探消息。

    一番避嫌疑的详细询问后,有些事情他大概心中有数了。

    回头又起了私心,干咳一声道:“对了,你们的事,我尽快找机会帮你们再向刘星儿打探打探,争取在我离开前帮你们把事情给弄清楚。”

    姚先功一巴掌拍他肩头,“好兄弟,够义气!”

    罗康安:“你高兴个屁啊,我总不能当丁兰的面去问她女儿吧,丁兰能看上你们这种货色当女婿吗?你们在这里这么久,又一直盯着刘星儿,情况应该熟悉,你们觉得我什么时候去找刘星儿合适?”

    “当然清楚。”高浦立刻捉了他手腕,指着他腕表上的时间道:“每天上午这个时间,丁兰都会例行去大营那边参与议事,一去起码个把时辰,应该足够你打探消息了。”

    殷耀明亦点头,“对,这个时间去最合适。”

    罗康安啧啧有声,左看右看,“你们可以啊,情况掌握的清清楚楚啊!”

    三人嘿嘿笑,姚先功:“不光是我们,只要有那个心的,应该都清楚。”

    罗康安皱眉道:“听你们这意思,那个时间段,不会还有和你们怀了同样心思的人去找她吧?”

    三人面面相觑,这个可就说不清楚了。

    罗康安:“这种事,有人打扰的话,让人女儿家的怎么能安心开口?就像你们一来,她就跑了一样。这样,你们听我的,明天不管你们谁当值,都给我请假换班,都去她家门口盯着,发现丁兰走了,立刻告诉我,我立刻过去,若发现有人打扰的话,你们立刻给我拦下来,不要让人打扰,给我一点和刘星儿单独相处的时间。我这两天可能就要走了,趁这时间,我尽快帮你们把事情弄清楚。”

    三人连连点头,殷耀明道:“兄弟你都这态度了,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放心,明天我们不惜代价也要把假给请下来,助你一臂之力!”

    罗康安瞪眼:“什么叫助我一臂之力?我是给你们跑腿的好不好?你们自己的事,不能光我一个人没头没脑的乱钻吧?你自己不上点心能行?”

    “是是是,我说错了。”殷耀明立刻小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赔礼道歉。

    罗康安伸手拍拍这个,又拍拍那个,“放心,怎么做我心里有数,若是你们当中的一个,我一定竭尽全力为他吹嘘,若是别人,我一定诽谤到底坏他好事,总之就一个结果,肥水不流外人田,咱们兄弟得不到的,也不能便宜外人!”

    “好兄弟!”

    “够意思!”

    三人一拳拳给回,勾肩搭背,捶胸拍背的,皆兴奋的不行,追求了这些时间的姑娘,终于要有结果了。

    罗康安差点被这几个兴奋的家伙给拍散了架,差点整出内伤来,嘴上还是给了句,“谁要是成了刘城主的女婿,将来若是不关照老子,我咒他断子绝孙!”

    “绝对不能,别说断子绝孙,一定是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对,一起咒他不得好死。”

    “来,一起干了这杯。”

    PS:感谢“山行者动”小红花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