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九一章 真巧

跃千愁2019-11-12 09:41:05Ctrl+D 收藏本站

    丁兰有些欲言又止,但还是硬着头皮问道:“不知神君是否知道罗康安的下落?”

    “罗康安?”寂澎烈一愣,不禁与一旁的羽千重相视一眼,彼此都有些意外,继而道:“这厮为秦氏效命而来,离去后应该是去找幻眼了吧?”

    丁兰:“也就是说,罗康安还在幻境内?”

    寂澎烈:“出口并未有他离去的消息,应该是在的,刘夫人找他有事?”

    丁兰:“神君,丁兰有一不情之请,不知该不该开口。”

    不情之请?寂澎烈又与羽千重相视一眼,都有点不知这女人突然提到罗康安想干什么,好奇之余继续道:“刘夫人尽管直言,还是那句话,能帮的老夫绝不推辞。”言下之意是不能帮的就不好意思了。

    所求之事,丁兰也有些难以启齿,但关系到女儿的终身,想忍也忍不住,“我有要紧事找他,然幻境浩大,靠我一人无异于大海捞针,能否拜请神君调派人马帮忙四处找找看?”

    寂澎烈已是第三次与羽千重目光互碰,没想到这女人前来的目的竟是要找罗康安本人,也不知是什么事,竟还要这边出动人马帮忙寻找。寂澎烈迟疑道:“刘夫人,如此着急,不知找罗康安所为何事?”

    家丑啊!让丁兰怎么说的出口,自然是瞒而不说,“一点私事,实在是不便详说,还请神君帮我这回。”

    “这…”寂澎烈一番沉吟,最终无奈而叹,“刘夫人,不是我不想帮你,想在幻境内找人,不把大量人马撒开网了去找,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幻境内的情况你也清楚,处处暗藏凶险,这人马一旦撒开了,一旦有人出事,为了找个罗康安出事…你也知道,幻境内驻扎的人马并非老夫的本部人马,老夫如何交代?

    相信仙庭命老夫来坐镇幻境的用意,刘夫人心里也是略知一二的,倘若因私盲目调动人马,导致荆棘海这边出了什么漏子的话,无论是老夫还是刘夫人你,皆担不起这个责任。

    所以这事不奏报仙庭怕是不行,坐镇在此,干系重大,实在是不宜公权私用。还请刘夫人言明究竟为何事去找罗康安,若真是不得不为,相信凭刘夫人你的功劳,奏报仙庭之后,仙庭也不会坐视不理。

    刘夫人,并非老夫不近人情不肯帮忙,而是此间事难以私情论,还望刘夫人体谅老夫的苦衷。

    另外,不知刘夫人是否知晓,但老夫还是要提醒一句,这个罗康安乃是灵山龙师的弟子,夫人若是有什么私仇找他寻仇,我劝夫人还是和刘城主商议后再做决断。

    所以老夫再问一句,刘夫人究竟因何非要找罗康安不可?若牵涉到我等坐镇于此的要害事,还请即刻告知,不要隐瞒,否则事情牵连下来,只怕连刘城主也要被连累。不知老夫所言,刘夫人能否明白?”

    丁兰面露牵强涩意,“神君所言,句句在理,丁兰明白了,是丁兰不知轻重让神君为难了。神君放心,和公事无关,只是一点私事。神君若无吩咐,丁兰先行告退。”真相实在是难以说出口,既然不行,她也没心情在这里逗留,以免多说被问的尴尬。

    寂澎烈嚅嗫,终究还是作罢,“刘夫人既然不愿告知,老夫也不勉强,千重,代老夫送客。”

    羽千重当即上前伸手,“刘夫人,请。”

    “不用劳烦。”丁兰婉拒,就此转身而去。

    羽千重还是将她送出了殿外,目送人影离去后转身时,发现寂澎烈也到了门内目送,过去后狐疑道:“也不知何事,竟要这边出动大军帮忙找人。”

    寂澎烈抬手捋须,眯眼道:“恐怕和她女儿的事有关,只怕是不幸被你言中。”

    羽千重一惊,低声道:“神君的意思是,罗康安和刘星儿…”

    寂澎烈摆了摆手,“我们这里不是造谣传谣的地方,还是那句话,无凭无据的事,不要坏人家女儿的名声。”

    “是。”羽千重略欠身,又偏头看向丁兰离去的方向……

    回到住地,丁兰推开了女儿房间的房门。

    侧卧榻上,以泪洗面眼睛哭的红肿的刘星儿见母亲回来了,连忙爬起,拉着母亲的衣袖追问,“娘,可有了罗康安的消息?”

    丁兰一见她这样子就来气,强忍怒火道:“你先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让刘星儿如何开口?一个劲的低头泪流,就是不吭声,不过却道:“女儿也不清楚,待找到了罗康安,女儿问清了缘由,再告诉娘也不迟。”

    “你…”丁兰勃然大怒,一把揪了她衣襟,然最终还是推开了她,依了来时途中想好的对策道:“好,不说也罢,就当这事从未发生过。我已拜请神君调动大军去寻找,一旦见到那贼子即刻杀无赦,总之绝不让他活着离开幻境,帮你瞒却这事,你这丑事便再无人知晓!”

    刘星儿大惊失色,可谓当场惊慌哀求,“娘,事情究竟如何还未搞清,罗康安兴许并未骗女儿,兴许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事情未清,如何能妄下杀手?”

    丁兰一把甩开她,“你既然不愿说清,我便只能是杀了他,你若愿意讲清,我们再慢慢商议如何应对也不迟。”话至此,她又拉了女儿的手一起到旁坐下,和颜悦色道:“星儿,你想想看,娘还能害你不成?不管是杀他,还是留他,娘都要搞清究竟是怎么回事,娘就算是想帮你,也得弄清原因才好下手啊!

    你年纪也不小了,也到了出嫁的年纪,如果事情还能挽回,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娘也可以考虑接受罗康安这个女婿,必然是要想尽办法也要撮合你们在一起的,你说是不是?”

    刘星儿当即抹泪,抬头看着母亲,眼中甚至是闪过一丝惊喜,想起了那个诸葛曼只是罗康安的女友,那个诸葛曼并非是罗康安的妻子,照母亲这个说法的话,她心动了。

    见她样子,丁兰一颗心已经是沉了下去,知道这个女儿已经是对那个小贼动了真情,表面依旧温言细语道:“星儿,告诉娘,你们才认识几天,怎么就走到了一块?”

    刘星儿低头低声道:“那日与娘一起出行,他在露台上朝我们挥手打了个招呼,途中我打听那人是谁,获悉他就是罗康安,和母亲分开后,在此闲着无聊,我忍不住好奇去找了他……”

    事情的经过娓娓道来,话匣子一打开,也想找人倾诉委屈,事情的原委就这么大致的讲了一遍,讲到最后,说到罗康安答应了为她留下却跑了,说到打听到罗康安在不阙城还有一个叫诸葛曼的同居女友时,又哽咽痛哭了起来。

    丁兰听完后,脸都快扭曲了起来,真正是千防万防都没能防住啊!

    她又不是瞎子,岂能看不出这里不少男人都想追求自己女儿,那些底层完全听命于他人,没有任何自主权的打打杀杀的匹夫,又如何能入她眼?

    哪个姑娘不怀春?正是女儿家容易冲动的危险时期,身为过来人的她自然要防着女儿被人给勾搭去了,因此盯防的比较紧,不敢疏忽。谁能想到,防住了在一起那么久的一大群人,却未能防住突然冒出个几天的人,居然能趁她开会的短短空档就能把她女儿给占了,这让她到哪说理去?

    把她给气了个瑟瑟发抖,突然出手,啪,又是一记清脆响亮耳光,站起怒斥,“不知羞耻!”

    打的身子一歪的刘星儿怔怔看着母亲,有点被打懵了,不是说让她说出来就帮她吗?

    丁兰怒气冲冲的转身而去,刘星儿当即跑来拉住她,哀求,“娘,事情还没搞清,不能杀他!”

    丁兰震怒转身,出手在她身上连点数指,下了禁制,封了她的修为,一把将其推倒在地,翻手就是一张封禁符,施法爆出一片波光充斥室内。

    丁兰双手合拢波光一推,一道光球收拢,当场将刘星儿封禁在了一人高低宽窄的光球内,继而甩袖而去,关了房门。

    地上爬起的刘星儿冲撞拍打,波光涟漪阵阵,就是无法跑出,连连喊“娘”的声音也被涟漪波光给封住了,传出的声音动静很小,困在里面的她急得不行。

    回到自己屋内的丁兰焦虑徘徊了一阵,最终还是取出一件光幕法器,操控下弹出了一道光幕,光幕里一片漆黑,不知在和哪联系。

    稍等了一会,漆黑光幕里骤然显现出一幅画面,一个颇有气度的男人手捋三缕如墨长须,其人边上还站着一个青年男子,两人正是丁兰的丈夫刘玉森和儿子刘浩阳。

    “娘。”刘浩阳面对拱手弯腰行礼。

    丁兰没想到儿子也在,显然联系时刚好儿子就在丈夫身边,当即强颜微笑道:“阳儿,你先退下,我有事和你父亲谈。”

    “是。”刘浩阳先对母亲弯了弯腰,又对父亲拱手躬了躬身,这才退下,可见礼教方面不错。

    待儿子走了,刘玉森微笑道:“夫人,在那边还好吧?”

    面对丈夫如此问,丁兰不知该如何回答,面有黯然神色。

    丈夫怕她在此寂寞,所以特意安排女儿过来多陪陪她,却出这事,她真不知该如何交代。

    刘玉森察言观色却有误解,笑道:“想来那边日子确实难熬,情非得已,忍一忍吧,过些日子我去看望你。对了,告诉你一件喜事,星儿的事,慈家那边我已经谈妥了,嫡传长孙,家世人品和样貌都不错,不会辱没我们女儿,就等着慈家上门来提亲了,我刚刚还在和阳儿谈这事,让他这个做哥哥的多花点心思做准备,不想你就传讯联系了,真巧。唉,女儿大了,不可能在身边留一辈子,终究是要嫁人的,我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