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九三章 真正的瘟神

跃千愁2019-11-12 09:41:08Ctrl+D 收藏本站

    丁兰听的目光连闪,怎么感觉丈夫这口气有些不对,前面还气急败坏的,怎么一听说是龙师的弟子,对那人渣的态度语气似乎反而有些欣赏了.

    “还有,你之前也提到过,他蒙骗星儿的话,有些应该是不假的,他既然能进大军驻地落脚休整,依我看寂澎烈的心思,寂澎烈也的确是想收容他到秦氏的事尘埃落地后再放他离开的。”

    丁兰迟疑道:“你的意思是,寂澎烈也想保他?”

    刘玉森:“寂澎烈未必是非要保他不可,但却不想他在自己手上出事,尤其是明晃晃的死在他的手上,否则一些事情怕不好对有些人交代。换了谁在幻境坐镇,恐怕都会这样做,除非和龙师有仇还差不多。

    有些事情,你们局外人对其中的微妙是看不懂的,你居然还傻乎乎的跑去找寂澎烈派人去找罗康安,寂澎烈怎么可能答应你,罗康安自己找死他可以不管,把人抓给你弄死,既误了公,又坏了私,他是绝不会干的!

    这些暂且不提,其中的深意,跟你一个局外人,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

    反过来说,罗康安陷入了险境,既然有机会避险于大军驻地,完全可以平平安安的留下,可他不从,还是硬着头皮去冒险了,这么一个坑蒙拐骗的家伙,说他是为了秦氏赴汤蹈火,你信吗?他既然敢为,就必然是有些把握的,这就解释了他为何明知有危险还要进幻境,因为他有把握活着出来。

    换了一般人,我会费解他为何敢这样做,会认为他是不得已,如今既然已经知晓他是龙师的弟子,那这便是最大的可能因素,结合竞标时展现的能耐,必是在龙师那学有所长,方敢进入幻境冒险。总之是必有倚仗才敢进入,所以依我看,这厮恐怕还真有可能活着出来,可能性也许还不小嘞,不妨拭目以待,静观其变!”

    丁兰也哭不出来了,受丈夫情绪变化的影响,她的情绪也有了巨大变化,有些惊疑不定道:“你什么意思?是我想歪了还是怎么回事,刘玉森,你不会是想让他做你女婿吧?”

    夫妻多年,对彼此都极为了解,是能从话语间听出些许眉头的。

    刘玉森淡然道:“若他真的和星儿有那个缘分,星儿又喜欢他的话,又有何不可?”

    丁兰一口拒绝,“不行!罗康安是什么名声,臭名远扬,这种人做我女婿,我丢不起那人,我绝不答应,我宁愿星儿终身不嫁,也不可能让星儿嫁给他。刘玉森,你不要避重就轻,我让你想办法解决,不是让你顺水推舟的!”

    刘玉森叹道:“夫人呐,我没有避重就轻,这样说吧,罗康安若不能活着从幻境出来则罢,若能平安出来,若能从仙庭亲手设下的局中闯出来,就凭这本事,你我谁都奈何不了他!

    龙师的弟子,你以为是区区一个商会的副会长那么简单?

    他参与竞标的事出来后,我也好奇这人是谁,特意关注了一下他的底细,才知这厮在仙都神卫的时候口无遮拦,得罪了荡魔宫那位二爷。荡魔宫那伙人的行事作风,你不是不知道,杀伐决断,那是连一方星宿宿主也是说杀就杀的人。

    我当时还奇怪,荡魔宫怎么会轻易放任那张臭嘴离开,能让他到外面继续胡说八道吗?如今我才明白了过来,要么是荡魔宫知道这位有龙师的背景,有些人杨真敢轻易冒犯,龙师他是不敢的。要么就是背后有人出手,暗中干预了,不是陛下本人,就是其他知道他身份的人,暗中给了他一条活路,否则他是绝无可能活着离开仙都。

    依我看,杨真是孤臣,一般人的面子他是不会给的,一般人也很难对他运作什么,暗中出手的人十有八九就是陛下本人,是陛下亲自出手保了罗康安一命!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究竟怎样,相关人缄默不语,我也不敢确认。”

    丁兰吃惊不已,难以置信,“陛下能亲自出手保他性命?”

    刘玉森:“不是没这可能的,可能性很大。当初法办龙师,其实陛下是不愿意的,动龙师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关键龙师又不争权夺利,陛下对龙师还是挺欣赏的,据我所知偶尔还会约龙师下棋。当初灵山初创,我听说还是陛下亲自出面邀请了龙师,龙师抹不开这个面子,当面拒绝就是得罪,才不得不答应了灵山这份差事。

    也不知天武大帝拿到了龙师的什么把柄,加上龙师并未反抗,已经落在了天武大帝的手上任由处置,才逼得陛下不得不对龙师下了杀手。而天武大帝是想赶尽杀绝的,想要详查龙师是否还留有什么余孽,但这事被陛下给摁了下来,就事论事到此为止。连龙师都杀了,陛下已经给足了天武面子,天武大帝也不好相逼太过,事情才这样过去了。

    当年究竟是为何杀了龙师,除了少数人知情,其他人恐怕谁也不知真相如何。

    你可知陛下为何不愿杀龙师,为何不愿对龙师余孽赶尽杀绝,寂澎烈为何也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做和事佬?”

    丁兰已是听的心旌动荡,坚决的态度缓和了下来,问:“为何?”

    刘玉森:“有时候不争才能岿然不动,不争并不代表没有争的实力,有时候摆在明处的实力并不可怕,深不可测才是最可怕的。灵山创建至今多少年了,谁敢保证龙师只有罗康安这么一个弟子?龙师死了,人走茶凉,有些事情是很现实的,陛下依然不给天武大帝面子,不想动龙师余孽,一定是察觉到了相关迹象,察觉到了龙师还有其他弟子存在。

    谁也不知道龙师那些弟子成长到了什么地步,毕竟都是龙师一手调教出来的,岂能简单?那些隐匿的弟子,如今身居何位,妄动的后果又会如何,会产生多大的动荡,谁也不知道。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天武大帝杀了龙师,就已经是和龙师的那些弟子结仇了,不要给那些人机会,一旦有机会,那些人是不会放过天武的。我听上面说,这恐怕也是陛下不动龙师余孽的原因之一,伺机制衡天武大帝。

    杀师灭门之仇,天武已经占了‘杀师’一条,谁再动罗康安,那就沾上了‘灭门’,谁要是敢为,哪天祸事降临,恐怕连自己得罪了谁、因何遭至报复都不知道。越是身居高位的人,心里越清楚的人,越不愿动罗康安。

    这也是寂澎烈想手下留情不想把罗康安往死里整的原因。没办法,龙师可能存在的弟子是一方面原因,还有龙师在灵山多年,出自灵山身居各位的人,不知多少人受过他的恩惠,这份人脉真要操控得当能利用起来的话,影响力是非同小可的。

    说到底,就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龙师遗留的势力仍在,实力犹存,才有这份影响力。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顶着龙师的招牌,罗康安这厮是有几分胡作非为的本钱的,只要不把天给捅破,谁都不好办他,这厮撞谁手上,就会让谁尴尬,办也不好,不办也不行,怕是都唯恐避之不及,这才是真正的瘟神。

    你想杀他,你杀还是我杀?你觉得我们家的底气比寂澎烈还硬不成?

    比之慈家,十个慈家的影响力加一块也不如一个龙师,真要论出身背景谈门当户对的话,找龙师的弟子做女婿还轮不到我们刘家捡这个便宜,这罗康安是落架的凤凰,毛色不足,光鲜不起来,不然秦氏也装不下这厮。

    至于人品,你不愿意,我也不愿意把女儿交给这种人,会让人笑话,可问题是事已至此,这畜牲占了便宜就跑,你愿意让他做你女婿,就怕这混账自己还不愿意,那才叫真尴尬。

    话又说回来,星儿也喜欢上了他,事已至此也没了办法,若他和星儿真有缘分在一起的话,他就彻底和刘家绑在一块了,也许坏事能变成好事,谁想动刘家,也就是在动罗康安,都要考量一下后果。若是机会合适,能把龙师的人脉影响力给发挥出来的话,未尝不是好事,兴许对阳儿也是个助力。”

    有些事他本想放在心里暗中来处置,不想告诉妻子,说出来也不好听,然而这种事情,的确如妻子所说,不给她透个底的确不合适。

    丁兰嘀咕了一声,“星儿说,她查到罗康安已经有女朋友了,已经住一块了。”

    刘玉森立刻追问:“是什么人?”

    丁兰:“好像是一个普通人,连修士都不是。”

    刘玉森大手一挥,“并未嫁娶,如此就算不上什么问题,这事我回头再详查一下,再衡量处理的方式。你那边不要再轻举妄动了,先稳着来,星儿也不宜再呆在幻境了,你尽快安排她回来,剩下的事情我自有打算。唉,慈家那边,也只能是作罢了,我还得想想怎么给人家交代才合适。”

    丁兰:“你既然已经是心中有数了,那就这样说吧,那丫头哭的死去活来的,我去看看怎么样了,别伤了身子。”

    “唉!”刘玉森一声叹,好好的遇上这样的事,也是头疼。

    两人终止了谈话,光幕一收,丁兰没了之前的黯然神伤,出门来到了女儿房间的门口,却未急着进去,双手攥在一起,不时看看女儿的房门,心里泛嘀咕了,难道这真是女儿注定的缘分抑或福分?

    她现在又开始担心起其它了,若罗康安活着离开了,那混账东西真的是玩过了就不认账,死活不肯娶她女儿怎么办?

    患得患失,又开始为这事犯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