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九四章 孺子可教

跃千愁2019-11-13 09:41:08Ctrl+D 收藏本站

    刘玉森踱步出门,外面等候的刘浩阳听声回头,见人立刻快步过去,低声道:“父亲,怎么了,和娘吵架了?”

    刘玉森看了看四周,转身回头,“进来说吧。”

    看样子的确有事,刘浩阳跟了进去,问:“出什么事了?”

    刘玉森倒是椅子上坐下了,叹道:“家门不幸,你妹妹出事了。”

    刘浩阳一惊,“星儿出什么事了?”

    刘玉森唉声叹气,“难以启齿,你也不是外人,这事你心里先有个数吧,星儿在幻境吃了亏,被人给骗了身子。”

    刘浩阳瞬时瞪大了双眼,刚才父亲还让他张罗妹妹订婚的事,说就一个妹妹,让他务必多上心,让妹妹风风光光的嫁出去,不要让妹妹留什么遗憾,结果一回头就出了这事,说是五雷轰顶也不为过,难怪刚才看母亲的神色有些不对,还让自己回避。

    突兀而来的刺激让他两边太阳穴在跳动,怒不可遏道:“谁干的?”

    他想不出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敢对仙界一城之主的女儿干这种事,当仙律是摆设吗?未免也太猖狂了!

    刘玉森:“这人你应该也知道,罗康安,听说过吧?”

    听到这名字,刘浩阳亦忍不住愣了下神,“秦氏的那个副会长,昆广仙域参加过竞标的那个罗康安?”

    刘玉森:“看来还真是个名声在外的人渣,没错,就是他。”

    刘浩阳难以置信,“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怎么会跟星儿扯到了一块,不会有什么误会吧?”

    刘玉森:“他进了幻境的事你没听说吗?十亿悬赏闹得沸沸扬扬的,你应该有所耳闻才对。”

    “天地不容的畜牲!”刘浩阳顿时双目欲裂一般,想起风闻过的罗康安的恶行,那厮能带女人进巨灵神内部瞎搞,还有什么事是干不出来的,哪会在乎你什么城主的女儿,的确是能干出这种事的人,只是做梦也没想到会祸害到他们家来了,脸都绿了,“我非亲手宰了他不可,非将他碎尸万段不可!”

    刘玉森冷眼瞅着他,“这就是你解决问题的办法?他是骗了你妹妹没错,可并未强迫你妹妹,也是你妹妹自愿的。男未婚、女未嫁,互相自愿的,他有犯哪条仙律吗?你凭什么杀他?就因为星儿是你妹妹,是未海城城主的女儿?

    他没犯哪条仙律,你若妄动杀手,那你便犯了仙律,杀人偿命!为了一个罗康安,把你妹妹的清白搭进去了,难道还要把你的性命也给搭进去吗?你以后是要当家作主的男人,如此冲动解决问题,孰轻孰重分不清吗?”

    刘浩阳怒气难消,“父亲放心,我一定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让他后悔来这世上走这一遭,定让他受尽折磨而死!”

    刘玉森淡然道:“那你给我分析分析罗康安目前的处境。”

    闻听此言,刘浩阳强迫自己进入某种状态,分析着说道:“他是秦氏商会的副会长,秦氏危矣,应该是为了给秦氏找幻眼解毒进了幻境,如今还有十亿悬赏要取他性命…”说到这,冷静了下来的他有点说不下去了。

    不但说不下去,还腻味的够呛,那厮能不能活着出来都是个问题,可能压根用不着他动手。

    刘玉森看出他清醒了点,“说气话是没用的,你怎么杀?你要跑进幻境去追杀吗?”

    “我…”刘浩阳竟无言以对。

    刘玉森:“就算你能杀他,你也要弄清楚一件事,你以为他是普通人,杀就杀了没人当回事?他的背景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他是龙师的弟子!”

    “什么?”刘浩阳一脸错愕,“这种畜牲怎么可能是龙师的弟子?”

    刘玉森:“没什么不可能的,根据种种迹象来看,这事应该不会有错。龙师是什么样的人,你也是灵山出来的,当知道那是个令我等仰望也不可及的存在。罗康安背后牵涉到多少人,牵涉到什么人,谁也不清楚,也许随便拉出一个都是碾压你我父子的存在,这是你我父子在没搞清情况前能随便妄动的人吗?

    真要杀了罗康安,你信不信你我父子连得罪了谁,哪天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刘浩阳满面悲愤,“难道就任由他胡作非为,难道我们父子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星儿受辱而坐视吗?岂能坐视!”

    刘玉森:“诽谤荡魔宫二爷还能活着离开仙都,还能活蹦乱跳到现在,某种程度上,你我都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有些胡作非为的本钱的。

    星儿是不是受辱,你我父子说的不算,星儿自己才是切身体会的当事人,你我男子觉得星儿是受辱了,只怕在星儿眼里却是另一番甜蜜。听你母亲的意思,星儿乐意的很,怕是对那混账动了真情,反倒担心我们对罗康安不利,看样子是依旧渴望和罗康安在一起,你觉得星儿会觉得自己是受辱了吗?

    我们若杀了罗康安,只怕星儿反倒要怨恨我们,这理到哪讲去?可遇上这样的女儿,你说我怎么办?我也是被气的不行,女大不中留,胳膊肘朝外拐,情何以堪呐!”

    刘浩阳:“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要把这事当做没发生过吗?爹,我咽不下这口气!”

    刘玉森:“杀了罗康安就能解气了?你妹妹身上的污点就能洗干净了?意气用事解决不了问题,只顾生气有什么用?是你生气重要,还是你妹妹的将来重要?你以后是要当家作主的人,分不清轻重吗?我问你,你回答我,怎样做对你妹妹才是最好的结果?”

    刘浩阳皱起了眉头去思考这个问题,思来想去,心中始终憋着口气,找不到问题的答案。

    刘玉森察言观色,看出来了,叹道:“年轻就是年轻,你还是太年轻了,你不觉得顺水推舟成全你妹妹才是最好的选择吗?”

    刘浩阳愕然:“您的意思是,干脆让星儿和罗康安在一起?”

    刘玉森:“不好吗?还有比这个更好的选择吗?两人若真要走到一块了,事后外人谈起,这就是一场年轻人的情爱闹剧,归根结底是两人注定的缘分,反倒是一桩美谈。反之,若不顺势而为,这就是你妹妹一辈子的污点,会毁了你妹妹的终身,你选哪个?”

    刘浩阳懂了,这样一来,不但妹妹高兴,问题也解决了,这似乎是最简单不过的办法了。

    可他想想就闹心,让罗康安这种人渣做自己妹夫,开什么玩笑?遂找了个借口掩饰自己的不满,“爹,罗康安去了幻境,能不能活着回来还不知道呢。”

    刘玉森:“你呀,我说了这么多,你怎么还不明白?我告诉你,龙师不是一般人……”他又把对丁兰的那番话,重新编排,又对儿子讲述了一番。

    听完这番道理,刘浩阳算是大彻大悟了,原来是要将坏事变好事,甚至可能会有利于刘家和他,暗暗点头后,又迟疑道:“父亲,龙师可是得罪了天武大帝的,罗康安若是成了我们家的女婿,那咱们岂不是要得罪天武大帝?”

    刘玉森:“我也不想得罪天武,可星儿闹出了这事,你让我怎么办?我只能是退而求其次。再说了,天武坐镇妖界,还管不到我们头上来,他执掌的是妖界,仙界这边轮不到他插手。”

    刘浩阳:“可凭天武大帝的势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就是打他的脸,我们招惹不起啊!”

    刘玉森:“这事我已有对策,先看罗康安能不能活着出来,只要能活着出来,我会伺机求见陛下,当着位列仙班的满朝上下申冤,控诉龙师,请陛下为我刘家做主!”

    “控诉龙师?”刘浩阳顿时满头雾水,怀疑父亲是不是糊涂了,龙师已经死了,控诉一个死人,搞什么鬼?这还真是搞鬼了,不由试问道:“父亲此举莫非有什么深意?”

    刘玉森反问:“难道要在朝堂上控诉罗康安不成?没了龙师,罗康安算个屁,罗康安值得摆上朝堂小题大做吗?再说了,男未婚,女未嫁的情事,罗康安又没了仙籍,值得朝堂拿来讨论吗?要咬,就一定要咬准了对象,就是要咬住龙师不放,咬住罗康安用龙师弟子的身份蒙骗了星儿。

    我可以不要什么交代,但要仙庭发文昭告,谨防再有人利用龙师之名行骗。针对龙师的昭告,可不是哪个地方有资格发布的,由仙庭来发布,这难道不是合情合理的事吗?谁还能说我做错了什么不成?”

    “这…”略有狐疑的刘浩阳迟疑一阵后,忽恍然大悟,明白了,“按爹之前的说法,这事若针对龙师发昭告的话,有损龙师,顾忌龙师的影响力,朝堂上的那伙人必然为难,甚至是陛下…爹,您的意思,我懂了!”

    刘玉森颔首,“必然要劝我息事宁人,我会暗中运作,届时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罗康安娶星儿。”

    刘浩阳两眼冒光:“到时候就不是我们要得罪天武大帝,而是我们刘家迫于仙庭的压力不得不为,而有此话柄在手,仙庭必然要关照,罗康安归于刘家,龙师亡后或明或暗的人脉只要操作得当,皆会看向我刘家。”

    刘玉森含笑捋须,“孺子可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