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九五章 这个恶人我不做

跃千愁2019-11-13 09:41:10Ctrl+D 收藏本站

    如此甚好,既解决了妹妹的事,还能让妹妹高兴,刘家也许还能获得难以想象的好处,可谓一举多得,刘浩阳略显兴奋地以拳击掌,不过随后又苦笑道:“就罗康安那人品,让他做刘家的女婿,您不闹心吗?”

    刘玉森反问:“他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吗?你有听说他干过什么恶毒的事吗?无非就几个女人的事,你在外面的女人还少吗?当我不知道吗?你以为自己低调不宣就能比他清高了?差别是你没遇上事,他却摊上事了而已。”

    “……”刘浩阳无语,被说的有些尴尬,觉得那好像不是一码事,但也找不出辩驳的理由来。

    心中哀叹,当初听闻罗康安的事,他还和一伙朋友当做笑话来谈论,没想到一转眼罗康安竟要成为自己的妹夫,那个和仙子雪兰瞎搞的家伙要让自己喊妹夫,这回头还不得被一帮朋友给笑话死。

    叹后又道:“慈家那边怎么办?人家好像已经在张罗采购,准备提亲的东西了,要和星儿定亲的风声已经传出去了,我们这边也放出了风声,这突然悔婚,让慈家那张脸往哪放?”

    说到这个,刘玉森也头疼,抬手捏了捏额头,“瞒着不是彻底解决问题的办法,既已决定如此,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我亲自登门拜访慈家当家的,直接把事情真相给告知便可,出了这样的事,慈家就算不满,想必也只能是无可奈何,慈家的嫡长孙应该也不可能再娶星儿了。我亲自赔礼道歉,姿态放低些,大不了受点委屈承受一些他们的不满发泄吧,兜吧兜吧也就过去了,谁叫自己女儿不争气呢。”

    刘浩阳苦笑:“星儿不懂事,要让爹受委屈了,回头我好好说说那丫头。”

    “算啦,她能体谅则体谅,不能体谅,女儿家的不可理喻你说什么也没用。”刘玉森站了起来,指了指儿子,“慈家的事你不用管了,我亲自来处理,有件事需要你去督办。”

    刘浩阳肃然道:“爹您说。”

    刘玉森:“据你母亲说,罗康安在不阙城有个女人,已经住一块了,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诸葛什么的。这事你亲自安排查实,看看罗康安在不阙城那边究竟是什么情况,尤其是那女人的背景,免得惹上不该惹的人。

    把相关情况掌握清楚留待备用,只要罗康安能出幻境,我们这边就要立马着手布置行事。若真只是一个普通女人,没什么大问题的话,就让那女人靠边站,别让她挡了道就行。”

    刘浩阳:“好,回头我就立刻安排人打听。”

    刘玉森却刻意提醒道:“记住,要成好事,就不要节外生枝,能不用强,就尽量避免,不要因为一个没什么大不了的女人被有心人盯上搞事,尽量悄悄的相安无事的处理妥善。”

    刘浩阳:“爹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不会惹出事来,能用钱解决,我就给她足够一辈子衣食无忧的钱,只要能满足她的,我都尽量满足她,让她自己主动退让,给妹妹让道。爹,这都是小事,我担心的还是罗康安那边,万一罗康安死活不肯娶妹妹怎么办?”

    刘玉森一声冷哼,“这岂能由得了他?只要仙庭那边做出了决定,自然会有人为了龙师的清誉让他知道轻重,我刘玉森女儿的便宜岂是那么好占的?以为占了便宜跑了就没事了?他倒是想的美,就算龙师活着也得给个交代!”

    刘浩阳默默点头,却还有些担心道:“一切的前提都是寄托在罗康安能活着回来的基础上,可他活着出来的希望的确是不大啊!仙庭目前的手笔,我们又不好介入。”

    “是啊!这就是一场赌啊!”刘玉森负手身后而叹,“但愿我的估算没错。阳儿,你要知道,一旦他能从仙庭的手笔下活着出来,这本事就可想而知了,再加上龙师留给他的人脉,这厮前途将不可限量,龙师抗拒不了的事,他也无法抗拒,迟早是要回归仙庭的,届时的成就又岂是慈家的嫡长孙能比的?星儿能和他在一起的话,恐怕还真是星儿的缘分和福分。”

    刘浩阳想想也是,届时只怕不知要羡煞世间多少女子,如此说来还真是在为妹妹谋幸福,加之又能顺妹妹的意,心中的疙瘩也算是逐渐化解和消除了。

    “好啦,你去忙你的吧。”刘玉森挥了挥手。

    刘浩阳拱手告退。

    慢慢踱步而出的刘玉森漫步在庭院中,暗暗呼出一口气,可谓如释重负,为了说服妻子和儿子,也算是花了心思。

    没办法,拖家带口的就是这样,攘外必先安内,后院起火怎么行,搞定了妻儿,一家人统一了意向,事情就好办了,先齐家才能论其它,这也是他如此大费口舌的原因所在。

    ……

    昆广殿,议事完毕,众人散去之际,高坐在上的域主南如对洛天河偏头示意了一下,自己先起身去了后殿。

    洛天河会意,暂未离去,待众人都离开后,他也朝后殿方向走去。

    后殿,待洛天河来到,南如微笑着欠了欠身,“老师。”

    洛天河:“留我有事?”

    “是有点事。”南如点头承认,继而问:“秦氏目前的情况怎样?”

    说到这个,洛天河叹了声,“还是老样子,苦苦硬撑着,反贼这一击,可真正是让秦氏够呛了,水深火热的煎熬中,主体出了问题,其它的毛病自然也跟着往外冒,秦氏疲于应付,这个你应该知道。你叫我来,仅仅就是过问一下这个?”

    事到如今,巫氏、曲氏、裴氏三家会长被抓,已经如实供述了出来,秦氏的事已经得到确认,的确是三家商会勾结了反贼,买通反贼干的。

    南如平静道:“仙庭那边向我传话了。”

    洛天河皱眉:“终于忍不住了,要对秦氏动手了?”

    南如默认了,“道理想必老师也知道,毕竟是上万条人命,仙庭不可能坐视他们去死,真要是让这些人死了,固然是因秦氏为私利而见死不救,可仙庭见死不救的责任怕是也逃脱不了,会引来非议,会让仙庭的颜面上不好看。秦氏已经拖的够久了,已经拖了近半的时间,也该着手解决此事了,秦氏家当的变卖需要一个过程,还有解毒仙丹的筹措,毕竟也需要一些时间,待到事到临头再来处理,怕是来不及,那上万人不能死!”

    洛天河:“现在动手是不是早了些?我从仙宫那边听到风声,据寂澎烈那边的说法,秦氏的副会长罗康安似乎有找到幻眼的把握。”

    南如:“看来老师一直在暗中关注此事。”

    洛天河:“事情毕竟发生在不阙城,我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吗?”

    南如:“若他真能找到,那也是龙师高明。就算能找到,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老师觉得上面还会轻易松手让他把幻眼给带回来吗?差不多了,早做打算吧。”

    洛天河:“你跟我说这个有什么用?”

    南如:“既然是秦氏不自觉,总得有人去找秦氏谈吧?秦氏刚好在昆广仙域,仙庭的意思我没办法回避。老师也说了,事情发生在不阙城,就近的事,老师是最合适的人选。”

    洛天河:“说心里话,仙庭这一手有失光明。”

    南如:“是否光明,要看大的方向,有些东西在秦氏的手里确实不合适,仙庭这样做没有错,换了老师在那位置上也得这样考虑。做买卖是有风险的,秦氏自己摊上的事,遇上风险就得秦氏自己承担,不可能秦氏赚着钱由仙庭来付出代价,没这样的道理。退一步说,这也不是你我能决定的。”

    洛天河:“秦氏支持不阙城的事务多年,我和秦氏多少有些交情,你让我去是为难我,有些情面不到不得已,我也拉不下脸来。”

    “老师…”南如皱眉。

    洛天河干脆挑明,“这个恶人我不做。你也不是没有其他人选,并非非我不可,你下面不是有人一直和秦氏过不去么,还是让更合适的人去谈吧,谈起来也痛快,可以有话直说,我就算了,不合适。”

    南如叹了声,“好吧,既然老师觉得为难,我也不勉强老师,不过我丑话要说在前面,我可以另派人去,但我希望老师不要插手干预,否则大家都不好对上面交差。”

    “放心吧,只要不搞的动荡不安,你们是硬逼,还是强买,我都不会插手,也管不上。”洛天河叹了声,忽又意识到了什么,冷笑,“你压根就没指望我能去说这事。说了一堆,其实是以退为进,恐怕后面的话才是你真正想告诫我的话吧?”

    被识破了,南如苦笑,拱手躬身行礼,请见谅的意思,但还是自辩道:“不也遂了老师的意么?秦氏野心勃勃不安分,老师图稳。”

    “唉!”洛天河一声长叹,也未说告辞,就这样转身走了,有些事情他也的确是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秦氏垮掉。

    南如拱手礼送,待其消失后,才站直了身子,负手身后,朗声道:“传东司座瀚沙来见。”

    “是!”外面有人领命而去。

    PS:感谢“嘴哥0”的大红花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