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九六章 这次,我亲自动手!

跃千愁2019-11-14 09:41:09Ctrl+D 收藏本站

    “会长,罗康安的电话打不通了,传讯联系后,他说已经养好伤离开了大军驻地,正在继续寻找,让我们不要着急,说是已经找到了幻虫之母的线索,说一定在期限到来前把幻眼给带回来,让我们相信他。”

    办公室内,白玲珑站在办公桌前,对桌后坐着的秦仪汇报。

    这边算是关心罗康安一行的安全,会定期与之联系。

    又再次出发了?秦仪神色为之动容,紧绷着脸颊,内心是感动的,至少还有人真的没有放弃,在为秦氏舍生忘死。

    不说什么墙倒众人推,但许多人各自为己是免不了的,秦氏到了这个地步,四处找关系都没用了,能被秦氏找上的关系都不瞎,谁还能看不出是仙庭出手了,面对仙庭这种庞然大物,各自为难婉拒,不愿提供帮助。

    就连真正意义上的盟友和靠山的南栖家族都坐视了,如今的秦氏颇有些孤立无援,处境十分艰难,只能靠自己来硬撑,希望拖下去能拖出转机来。

    消息基本上都传开了,秦氏上下的员工亦人心惶惶,不知这饭碗砸了后将何去何从,不少人上班都没了心思,在暗中提前另谋出路。

    对于这些,秦仪有些时候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个时候不宜再对内大动干戈。

    这个时候还有个罗康安为秦氏不顾安危,让她如何能不感动。

    她是反复劝过罗康安不要再冒险的,然而罗康安为了秦氏决意如此,鞭长莫及这边也没办法,也只能是听之任之。

    她身子慢慢后倾,靠在了椅背上,眼神忧虑着,“我们愿意等,只怕有人不会让我们一直拖下去。”

    ……

    “魏帅救我。”

    “魏帅救救我们吧!”

    把秦氏炼制场又巡视了一遍的魏平公,面对可怜兮兮长时间吐血而导致形销骨立的一群中毒者,也只能是好言宽慰一番,多的什么也做不了,之后扔下而去。

    某种程度上,是驻扎在此的大军约束住了这些中毒者,不然这些人肯定要跑到秦氏总部去闹事。

    不是为了帮秦氏,这也是仙庭给魏平公的授意,中毒者一个都不许放出去,必须集中看管在此。

    这些人一旦放出去了,不但是秦氏麻烦,也会给仙庭制造压力。

    为了活命,当这些人不敢大肆抨击仙庭见死不救?

    把人控制在了这里,闹也是闹在这里,闹的也是秦氏,兴不起浪来了。

    莫辛来到,陪行在了魏平公边上,“幻境那边有消息了,罗康安三天前离开了大军驻地,应该是再次找幻眼去了。”

    魏平公停步,嘀咕道:“这家伙还真是玩上命了,有点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味道,还真是我走眼了。”

    ……

    羽千重闪身落在了山崖上的大殿门口,对站在山崖边的寂澎烈禀报道:“神君,确认了,就是罗康安他们。”

    寂澎烈:“盯住了没有?”

    羽千重:“这厮鬼的很,背后长了眼睛似的,跟着跟着就会跟丢了,下面人没办法跟。”

    寂澎烈目眺远方,沉声道:“罗康安想干什么?难道也是冲荆棘海来的?”

    羽千重:“在荆棘海外围溜达,不排除这个可能,但看起来又不像,真要是冲荆棘海来的,驾个飞行车明目张胆的在周围溜达,生怕别人发现不了似的,有这样搞的吗?”

    寂澎烈略颔首,“但愿不要乱伸手,否则就算龙师雨在世,也保不了他。”

    羽千重:“还有一事,可能也和他有关。”

    寂澎烈偏头看他,等他下文。

    羽千重道:“刚接到仙庭的传讯,过问丁兰和刘星儿在这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寂澎烈:“问这事,有什么说法吗?”

    羽千重点头,“有说法,说是未海城城主刘玉森要和监妖司主笔慈沐联姻,对象就是刘星儿和慈沐的长孙,两家都放出了风声,已经在采买准备正式定亲了,谁知风头突然一变,两家突然都说没有这事。上面可以确定,两家确实是要联姻的,突然取消了,上面居然查不出原因,想到刘星儿在这边突然提前回了未海城,故而过问。”

    寂澎烈面部肌肉突然抽搐了一下,竟忍不住掐断了一根自己的胡须,咧嘴道:“完了,恐怕还真是被你我给猜准了,罗康安和刘玉森的女儿怕是真做了‘好事’。”

    羽千重苦笑:“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这两人以前认识吗?罗康安来了才几天,就…”说罢直摇头。

    寂澎烈呵呵,“还真是赶上了好时候,罗康安呐罗康安,但愿慈家永远不知道怎么回事,否则还真是被你给打脸了。龙师啊龙师,你一世英名,找谁做弟子不好,灵山那么多人,为何偏偏就要选中这人,这脸上抹黑抹的,你怕是要死不瞑目啊!”

    羽千重:“仙庭那边怎么回?”

    寂澎烈叹道:“唉,既然问到了,如实回吧,反正不关我们的事,至于仙庭会不会顾及慈家和刘家的颜面秘而不宣,那就不是我们操心的了,反正我们别到处乱说就行了。”

    羽千重颔首,“好,明白了。”

    “对了。”寂澎烈又问,“丁兰状态如何,不会误事吧?”

    羽千重:“留心注意了一下,除了当天来找您的时候有些失态,如今一切如常,与人谈笑自如,看不出有什么心事。”

    “家里面出了这么大的事…”寂澎烈嘿嘿道:“这女人心里还真装的住事。”

    ……

    荆棘海百里之外的外围,一辆飞行车不疾不徐的横空而过。

    待车过去不久后,暗处一地人影闪动,一人冒头盯了飞行车的去向,又迅速转身飞掠向某地。

    空中一道劲风过,风止于一棵树下,虚空中有涟漪波纹荡动,燕莺的身形在其中若隐若现,手持一张传讯符使了。

    一心不能二用,一法也难兼顾而用,正是因为使用了传讯符,她才让自己略显了踪迹。

    使过传讯符后,燕莺再次凭空消失,追着遁去的人影而去。

    驾车的林渊目光一闪,接到了燕莺的传讯提醒,立刻四处搜寻合适的藏身地点。

    远飞了一段距离,瞅准适宜地方后,驾车飞了过去,钻入了一处林木丛中的阴影下,隐匿在了其中。

    最近几天都是这样,林渊驾车在前面引人注意,打草惊蛇,燕莺则利用隐身术跟在后面观察,一旦发现有人暴露,则立刻跟踪而去。

    车停稳后,后排座的罗康安看了看外面,不吭声,静默如缩在一角的小鹌鹑,乖的很。

    一只手上裹着定位绷带,避免受伤的手指乱动,加上仙丹和施法疗愈,这样能恢复的更快。

    但那一顿痛,是刻骨铭心的,人的精神和肉体都有些蔫蔫的。

    驾驶位的林渊同样静默着,目光随时警惕着四周。

    相对来说,只要没其它方面的顾虑,躲在车内比躲在山洞里还安全,这是一辆能飞行的豪车,其内置的阵法防御功能可以承受相当烈度的攻击,又随时能遮风挡雨蔽日。

    林渊打开车窗,使了传讯符告知藏身地点后,又关了车窗。

    车内的两人没有言语,就这样静静等着,罗康安不时偷看林渊,不知林渊到底在搞什么。

    话多的他,上次被狠狠收拾一顿后,想问也没敢问。

    小半天时间过去后,一旁草丛突然出现异常晃动,一道人影凭空出现,燕莺从隐身的幻术中走出,撤了幻术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位,先回头看了眼缩在后面弱弱无辜的罗康安,才对林渊道:“摸到了一批人的存在,也找到了主要人员的藏身位置,为首的是一个叫周同达的人,具体有多少人不清楚,也不知是谁派进来的人。”

    这已经是这几天摸到的第三批人,当然也发现了一些仙庭的暗探。

    “周同达?”林渊琢磨了一下,对这人没什么印象,问:“确认他在吗?”

    “在的。”燕莺点头,“若是能拿到幻境入口处的名单就好了,也许就能知道他们这一伙究竟有多少人。”

    “他们不会一起进来,肯定是分散进入的,拿到名单也分不出哪些人是一伙的。”林渊淡淡给了句,略琢磨后,“时间不多了,差不多可以开始动手了,先拿这个周同达开刀吧!”

    要动手了?后面的罗康安一怔,又有些紧张了,下意识坐好了,身子略前倾听着。

    燕莺问:“要怎样?”

    林渊:“把这个周同达做掉,你去顶替他号令那批人。”

    “啊?”燕莺大惊失色,道:“我的幻术也不是无所不能的,他下面的人肯定不少,我们的行为一旦有异于平常,肯定会惹人怀疑的。”

    林渊偏头看向她,“在众人面前,你的幻术遮掩我们三个够呛,但顾及你自己应该没问题吧?”

    燕莺:“遮掩我自己有什么用?做掉人家必然要动手,能被派来这里主持这种事的,修为绝对低不了,十有八九已经达到了神仙境。没错,我的修为是也达到了神仙境,可那只是我的修为,打打杀杀的事我并不擅长,我拿的出手的也就这手幻术。跟这种实力的人交手,一旦动手,必然是大动静,惊天动地的,岂能瞒过他手下那些人?”

    林渊:“你小瞧了你自己的幻术,变幻莫测,举世无双,若是早知道你会这手,我们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你,早就把你给揪出来了听用。你放心,没让你动手,这次,我亲自动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