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九八章 厄虚神焰

跃千愁2019-11-15 09:41:12Ctrl+D 收藏本站

    而她没事,周同达却瞬间被削成了人棍,关键是她刚才飞过去时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现。

    “制住他。”无形拉扯的林渊出声示意,虽然掌控了对方的性命,可他并未轻易冒险靠近。

    如同燕莺之前说的,能被派来这里主持事务的,修为很有可能达到了神仙境,断去了对方的四肢不代表对方没有了反击能力。

    燕莺没有犹豫,迅速近前出手,在周同达身上连点数指,将人给制住了。

    她还忍不住伸手摁在周同达身上查探了一下周同达的修为,发现果然是修为达到了神仙境的修士。

    通过周同达脸上拉出的几条血线,察觉出了是细丝之物打了周同达一个措手不及。

    嗖嗖,周同达身上有淡淡血雾弹出,空气中有细微之物波动。

    燕莺眼见林渊双手搅动,又猛回头看向山谷一侧,只见上方崖顶上弹射来一物,叮一声镶入了林渊手腕上的镯子上。

    镯子停止了旋转,林渊放手,衣袖落下遮掩了。

    燕莺惊疑,“你这是什么法宝?”

    亲眼目睹了,当知此物的恐怖,无影无形,杀伤力之阴狠,有点吓人,一个神仙境的高手居然瞬间就给掀翻了,对手空有一身的修为竟然没机会施展出来。

    林渊:“谈不上什么法宝,一件防身的东西而已。”

    燕莺:“你也太谦虚了,这若不是法宝,还有什么能被称为法宝?”

    林渊:“若是什么法宝,还能随意进出那边吗?”

    燕莺一愣,明白了他指的‘那边’是大军驻地,想想也是,若真是什么法宝,大军驻地的检查之下,根本瞒不住。

    但若说这东西都不算法宝,又觉得不太可能。

    “这里扎眼。”林渊四处看了看,偏头示意,一个闪身而去,遁入了刚才躲藏的暗处。

    燕莺只好拎了周同达闪身跟去,落身暗处后扔下了周同达,不知这位留活口想问什么,不是说要做掉么?

    “让他说话。”林渊再次看了看四周说道。

    燕莺隔空打出一指气劲,让周同达咽出一口气来。

    满脸苦楚的周同达左右看了看两人,痛的喘息道:“你们是什么人?”

    “已经不重要了。”林渊略摇头,问:“说吧,你背后是哪个家族或哪方势力?”

    周同达:“不知道。”

    林渊:“其他人说不知道我相信,你身为这伙人当中的领头人,会一点都不知情?”

    周同达惨笑,“连我是领头的都知道,呵呵,那你应该知道,能被派来这里主持这种事的人,背后的人若是没把握让我闭口,又怎么可能派我进来。这么说吧,我只要一松口,背后的人一旦暴露了,我的家人一个都别想活。

    我已经落到了这步田地,千万别说什么只要我说了就饶我一命,不说是死,说了你们也不会放过我,你觉得我会开口吗?不用枉费心机,我不会开口的,大家都省点事,给我个痛快吧!”

    林渊颔首:“是个痛快人,好,我也不跟你啰嗦。我退一步,你告诉我,你们此行的目的是什么。说出来,我便给你个痛快。不说,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个交易对你来说很划算。”

    周同达有点意外,“你不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

    林渊:“不是你问我,是我在问你。”

    周同达:“嗜血荆棘,想办法弄点植株到手。”

    林渊:“就这个?”

    周同达:“就这个,应该是想弄点嗜血荆棘出去繁殖。”

    林渊:“弄到了吗?”

    周同达:“没有,这里行动不便,荆棘海周围布置了‘微光阵’,根本没办法在不触动的情况下靠近,只能是慢慢摸情况,潜伏着以待良机出现。”

    林渊:“离幻境入口再次封闭的时间不多了,到现在还不动手,还想等到什么时候?”

    周同达:“时间不重要,就算现在弄到了,也没办法带出去。有机会进来,人手能在幻境到位才是最重要的,弄到了也要在幻境内继续潜伏下去。就算幻境再次封闭了入口也没关系,等到幕后的人慢慢运作,有了把东西给带出去的机会,才能弄出去。”

    林渊略皱眉,“也就是说,你们进来压根没想过在入口封闭前出去。”

    周同达:“是,做好了长期潜伏的准备,只要时间足够,一定会出现得到东西的机会,幕后人有了充足的时间才能慢慢找机会运作把东西给弄出去。跟仙庭交手,急不得,这是幕后人的原话。该说的我都说了,动手吧!”

    林渊:“这么急着求死,就不想再谈谈,争取个活命的机会?”

    周同达惨笑:“活命?蝼蚁尚且偷生,我又岂能免俗,但是没办法的。我刚才说了,压根就没打算在入口封闭前出去,我既然不得已硬着头皮进来了,就做好了不能活着出去的准备,人面对有些事情的时候,是无法抗拒的。”

    林渊:“那我再多问一句,你下面人还有没有人知道幕后是谁?”

    周同达:“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不要枉费心机了,就算有,能被派进来的人也不可能开口,就算开口了,也一定是无凭无据,包括我也一样。这可是抄家灭族的事,怎么可能留下任何把柄。你不会食言吧?”

    “你痛快,我也痛快。”林渊话落,屈指一弹,嗖一道劲气打入了对方的心窝,一朵血花溅出。

    地上的周同达抽搐了一阵,最终脑袋一歪,脸上带着些许惨涩笑意,渐渐没了动静。

    林渊又食指一顶,一团黑金色的虚焰飘忽中挥落在了周同达心脏部位的洞眼中。

    很快,虚焰在伤口快速扩散,将尸体快速化为了灰烬,过程中竟然闻不到丝毫的焚烧异味。

    目不转睛盯着的燕莺最终脆生生道:“厄虚神焰!”

    尸体焚尽,林渊挥指一挑,一团黑金虚焰飘回,又被他屈指一弹,一化四,弹射而出,落在了山谷中的四条残肢断腿上,焚尽残肢,又聚一而回,落入林渊掌心沉没。

    燕莺神情复杂地看着他,“你果然是厄虚神君的传人!”

    林渊不知她说的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心中有所触动,却并未回应什么,而是摸出了一份地图,一份他让燕莺凭记忆画出的荆棘海大概的范围地图,“还是商量商量下一步吧。”

    燕莺:“怎么商量?周同达的话,你根本没核实过,怎知他说的是真是假?”

    林渊:“核实什么?”

    燕莺:“第一,他说东西没到手,他说没有就没有?你就信了?”

    林渊:“应该是没到手,真要到手了,会想办法出去,或想办法躲起来,不会继续逗留在荆棘海附近自找麻烦。”

    燕莺:“好吧,就算你有理,可你究竟要做什么啊?”对方东一下,西一下的,她根本看不明白在闹哪样。

    林渊:“我们冲什么来的,我想不需要我再解释。周同达说要弄点嗜血荆棘带出去,那我们便做这件事。”

    燕莺愕然道:“林渊,这么大的事,你不会这样草率吧?周同达说做什么,你连核实都没有,就要跟着做吗?你是要杀他的人,他临死前说的话你也信?你在开玩笑吗?”

    林渊抬头,目光从地图上挪到了她的脸上,很认真的说道:“我没开玩笑。之前去大军驻地,让罗康安打探消息只是其一,主要是想从大军的反应上,知道各路进来的势力有什么反应。结果让我很意外,一群在我们之前进来的人,我们还在虫母的事情上耽误了许久,他们进来了这么久,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似乎没有任何动作,你不觉得奇怪吗?”

    燕莺愣了一下,“你问我,我哪知道他们想什么?”

    林渊:“从周同达口中,有了合理的答案,那就是这些人根本不急,压根就没想要赶着出去,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不会轻举妄动,而如今正是仙庭人马警惕性最高的时候,的确不宜妄动。想必你也知道,进来的人当中,大部分就是各大家族的势力。还有,谁敢保证驻军五十万人马中没他们的人?一定有他们的耳目!

    千万不要小瞧了这些家族,他们的触角几乎延伸到了仙界的各个角落,仙界有许多事情是很难瞒过他们的耳目的。

    都说第八代巨灵神的秘密,这只是个说法,我们根本不清楚秘密何在,也不知从何下手才合适。但各大家族既然出手了,那他们肯定知道秘密的切入点在哪。

    我此来主要的一个目的,就是要盯他们的动向,看他们想干什么。不需要胡思乱想瞎费工夫,掌握了各大家族的动向就够了,各方势力要做的,就是我们要做的,他们要取嗜血荆棘的植株带出去,那我们照做便不会有错。”

    燕莺愣愣的,终于懂了他的意思,可旋即有些震惊的样子问道:“你进来之前,什么情况都没掌握,就敢跑进来闯?”

    林渊:“结果都一样,现在不就掌握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