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九九章 我既然看上了你

跃千愁2019-11-15 09:41:13Ctrl+D 收藏本站

    燕莺瞪大了双眼,这么大的事,费尽心思把她从雾市挖出来,带着她和罗康安直接跑入幻境,还以为前朝余孽那边做了多充足的准备,居然是一无所知就闯进来了,这玩笑是不是开的太大了点?

    燕莺简直无语了,一脸发指的摇头,“你什么都不清楚,就带着我和罗康安闯进来?”

    林渊:“视情况而定,心中有数,也是准备,找到了你就是最大的准备。说实话,你是我此行目前为止最大的收获。”

    燕莺有些哭笑不得,自认自己不算什么,否则也不会躲躲藏藏那么多年。

    因为她很清楚,她的那点幻术,躲过一劫也许还行,一旦暴露了,别人就不会再给她第二次机会。

    就如同她自己说的,打打杀杀不是她擅长的事情。

    摇了摇头道:“我虽在雾市隐藏多年,但对外界的事也不是一无所知,在游侠坊多少还是能听到一些消息的,前朝隐匿的一些势力可不小,我不信各大家族能打探到的消息,你事先能没有渠道打探到?我不信仙庭内部没有你们的人。”

    这件事,林渊不好对她解释,仙都一战后,损失惨重,他一直怀疑有内奸,不但怀疑梅老板,也怀疑自己内部。

    所以他第一时间下令麾下所有人集体进入静默状态,在不知内奸是谁的情况下,他宁愿当瞎子,也不敢随意启动哪条线上的人,一个内奸往往比面对的敌人破坏力更强。

    更危险的是不比从前,他现在的实力大损,一旦出了漏子,所造成的代价是难以估量的。

    只要人员静默了下来,谁再有异常,就容易发现,因为内奸肯定要和外界联系。

    仙庭有人知道他受伤了,若真有仙庭那边的内奸潜伏在这边的内部,那他受伤后的状况如何,仙庭那边肯定是想搞清楚的。

    他越是静默,就越是有人想搞清他的状况,事到如今他在拿自己当饵,希望能把内奸给钓出来。

    一场秘密展开的暗中甄别早已开始了,这也许是一场长期且耗时的事情。

    在没有找出内奸之前,或者说在他实力没有恢复到一定程度之前,他不会轻举妄动。

    换句话说,他之前没有动用下面的消息渠道去碰这容易引人注意的事,他这路人马的确是进入了相当静默的状态。

    他估摸着足以让有心人摸不着头脑。

    反过来说,因为他那边的人马没有任何动静,反而能掩饰他这边的动作。

    这些是不需要燕莺知道的,林渊抖了抖手中地图,“不要扯远了,我们现在大概在什么位置?”

    没得到答案,燕莺也服了他,也很无奈,凑近他身边,盯着地图看了看后,伸手指了个位置,“大概在这个地方。”

    林渊一番端详,松一手在地图上画出直线,直到荆棘海某个地方后,点了点,“就这里吧。你现在去周同达那边,假扮成周同达,召集他下面的人手,对这个地方发动进攻。”

    “进攻?”燕莺吓一跳,“你开什么玩笑?他们潜伏了这么久,一直在伺机行事,这样冒然进攻,明显不正常,他们会听我的吗?加上我对周同达的生活习性不清楚,肯定要引来对我的怀疑,经不起验证的。”

    林渊:“所以要快,你过去后,立刻控制他们的对外联系,即刻召集人员动手,不给他们多想的时间。另外务必要告诉他们,只是佯攻,一攻即撤,迅速四散躲藏,这样不会有什么危险,他们就能放心。要告诉他们,目的不是为了你们得手,而是为了给大军内部的内应制造得手的机会。”

    燕莺心惊肉跳,“那你刚才为何不问问周同达,他下面究竟有多少人手,我连多少人都不清楚,不知如何布置人手,很容易露出破绽。”

    林渊:“这方面,你还真不如罗康安,这事要是交给罗康安去,这些问道都不是问题,他肯定能随便应付过去。那家伙可惜在实力差了点,导致胆小怕事,不然绝对是个能办大事的人才。”

    “他?还人才?”燕莺冷笑了,一提到罗康安,她就没什么好气,还把她和罗康安放在一起做对比,顿时来脾气了,“那你让他去好了。”

    林渊:“阿姑子,现在不是你耍性子的时候。听好了,我教你,召集人手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就吩咐下面把能召集的人都召集过来,不要说具体数字。还有,在不清楚情况的情况下,一定是多做多错,所以你不需要做什么布置,只需集中人手朝指定的地方进攻便可。你动作越快,越是紧急行动,他们越不会怀疑什么,哪怕有什么出漏,都会想到是幕后之人的紧急发动,你可以在这点上把握权衡,懂吗?”

    燕莺默了阵,将对方说的略琢磨了一下,觉得可行,但不免忧虑道:“你又不告诉我下一步的计划,我心里没底,你是不放心我吗?”

    林渊反问:“你觉得我现在能放心你吗?你敢保证没什么事瞒着我吗?若非阿香在我手里,你会乖乖听用吗?你确定你现在是完全和我同一条心吗?你若能给出让我放心的保证,想知道什么都不是问题。我现在若是对你知无不言,你能相信我说的都是真的吗?答案你自己心里清楚。”

    话说到这个地步,燕莺有点心虚,倒是不想再扯这事了,转移了话题,“我的意思是,直接进攻荆棘海可不是小事,此事一出,仙庭人马怕是要立刻封锁幻境出口,我们恐怕都要被困在里面出不去。”

    林渊:“你放心,别人也许出不去,我们肯定能出去,你不要小看了罗康安的影响力,有我在,自有办法让仙庭人马网开一面让我们走。”

    燕莺怔怔看着他,发现这位的言谈间总是会有一股莫名的自信,不管面对什么情况、身在任何环境下都能举重若轻的强大自信,一路上别说罗康安,有时甚至连她都会被搞的心惊肉跳,可这位始终漠然平静着。

    不得不承认,这种男人还是有些魅力的!

    心中这念头一起,自己忍不住暗暗啐了自己一声,骂自己浪想什么呢,嗯声掩饰道:“知道了。”

    林渊又道:“记住,一旦出现异常情况,你不用管其他人,自己脱身便可。”

    燕莺警惕:“异常情况?什么异常情况?你不会连这个也不告诉我吧?”

    林渊:“我会调动仙庭人马提前在这设置埋伏,你们一旦抵达行动地点,就闯入了仙庭人马的包围圈,双方动手了,你立刻想办法脱身。凭你的本事,他们不知你底细,你想要走脱,他们应该拦不住你才是。”

    燕莺琢磨了一下,“也就是说,我只要把他们带入包围圈,便只顾自己脱身,不用再管他们了是不是?”

    林渊:“对!胆大心细一点,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不做也不行。好吧,我知道了。”燕莺叹了声,又问:“如果我这次没来怎么办?”

    林渊:“人是活的,没有你,自然会想其他办法,这世上没有不能少的人。”

    燕莺默了默,忽提出要求,“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或者说死了,放过阿香吧,她什么都不知道。”

    林渊平静道:“你若是死了,她也得死,你死她死,你活她活,没什么好商量的。”

    “你…”燕莺骤然色变,欲勃然大怒。

    林渊抬手指着她鼻子,直白打断道:“这是防止你突然失踪,别指望悄然脱身想办法救人,只要你失去了联系,她会立刻被处死,而且会受尽凌辱而死,会死的很惨,临死前还会有人告诉她,是你害死她的,所以你最好活着,别跟我耍什么花样。”

    燕莺咬牙切齿,目光落在他手腕上的镯子上,没好气道:“这镯子到底是什么法宝?”

    这杀人于无形的东西,实在是太诡异了,她想不关注都难。

    林渊回手,竟直接把镯子给摘了下来,信手抛了过去。

    燕莺接到手中,翻看了一下,施法仔细查探,顿时惊奇不已,发现的确是不存在什么驱使能量的法宝,整件玩意浑然一体,内部竟然没什么空隙,仿佛就是一件普通的镯子,只是用材和造型比较特殊而已。

    内部能如此紧密,由此可见里面丝线之细致。

    她施法抠了抠镶嵌在上面的锚头,发现竟无法抠下,她明明亲眼见到了这东西是能松动的。

    又施法尝试着驾驭,根本是不得其门而入,发现真是件奇怪的东西。

    林渊见她反复尝试,提醒道:“这不是什么法宝,不得其法的人是驾驭不了的,强行驾驭一不小心会缠住自己,会让自己难以脱身伤了自己。”

    燕莺好奇,“没听说过这玩意,这究竟是什么呀?”

    林渊:“一件防身的东西而已,对你没任何用处。”说罢伸手索要。

    没说谎,当年送给他的人就说了,这是让他出去闯时遇到危险关键时刻以便防身保命的东西。

    燕莺眨了眨眼,“你就不怕我拿了你的宝贝跑了?”

    林渊:“你以为我只能靠阿香控制你吗?你可以跑了试试,我保证不但阿香会死,而且你跑再远都会乖乖把东西送回来。你是我发现的很好的助手,我既然看上了你,没我的允许,你这辈子就只能是跟在我身边,你没有其它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