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三百章 事急速办

跃千愁2019-11-16 14:56:12Ctrl+D 收藏本站

    一句‘我既然看上了你’,令燕莺心中浮想联翩,可理智又告诉她,自己读出的是歧义,对方这冷冷静静的人说的压根不是她想的那种意思。

    她自己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不正常,似乎出了雾市再卷入这纷纷扰扰后,自己的心态有些莫名纷乱了。

    确切的说,是自从知道这位看过自己身子后,自己总是会忍不住去想,有时会暗中观察这位的反应。

    杂念撇过后,她脸上又浮现不屑冷笑,心想,若不是阿香在你手上,若不是你手上有人质,你当我不会跑?

    经历过她这般岁月的人,哪怕难以摆脱女人骨子里的情爱向往,却也不会再轻易误入情网。

    翻了翻那镯子,顺手扔了回去,这东西自己驾驭不了,留着也没用。

    林渊将镯子套回了手腕,“事不宜迟,周同达已经离开了有一段时间,也该回去了。”

    “别忘了,幻眼还在我手上。”燕莺扔下一句警告的话,一个闪身而去,快速消失在了山林中。

    林渊转而摸出了一张传讯符,施法使唤了……

    车内,放倒了座椅,懒散躺那搁手架脚的罗康安哼着小曲,也不时抬头观察一下四周。

    当然,手中还有一杯小酒,还小放着音乐,脚尖晃动着,缠着绷带的手还打着调子,可见伤势问题已经不大,毕竟手指未断,只是筋骨严重受挫。

    正享受着这段时间以来难得的个人闲暇时光,忽怔了一下,闭目,凝神感受一番后,发现是林渊传来的消息,有事让他办,催他立刻执行不得有误,赶紧爬了起来坐好。

    “一定要说似有内应…”罗康安嘀咕了一声,继而昂头一口闷干净了小酒,也关了音乐,之后打开了车窗,摸出了传讯符,施法之下,传讯符化作粉尘飘散而去……

    高浦和殷耀明联袂进了山崖上姚先功的房间,正与副手喝酒的姚先功回头看,笑道:“下值了?”

    副手立刻站起,客气道:“高主驾,殷主驾。”之后立刻去一旁搬凳子过来,摆好立刻主动退下,知道这三位主驾凑一起肯定有事谈,也不知道自己合不合适旁听。

    若是合适,三人自然会挽留,结果没人挽留,于是离开了。

    高浦和殷耀明坐下了,殷耀明抓了酒壶给自己和给高浦倒酒,边倒边说道:“听说了么,星儿姑娘提前离开了。”

    姚先功唉声叹气道:“有心的怕是都知道了。”伸手拿了酒杯示意了一下,有那么点借酒消愁的意思。

    高浦举杯同饮后,拍杯道:“这罗康安忒不是个东西了,说好了帮我们打探清楚的,结果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跑了。娘的,他不说那事还好,被他一说,总觉得自己有希望,星儿姑娘这一走,把我这心情给折腾的。”

    姚先功苦笑,谁说不是,罗康安不说刘星儿可能喜欢他们三个当中的一个,他们想法可能还没那么多,现在闹的,借酒消愁也正因为如此。

    殷耀明抿酒后皱眉道:“罗康安这是怎么了,招呼都不打就跑了,什么事这么要紧?”

    姚先功叹道:“算了,这事也怨不了他,他的情况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背后牵扯到这些个风起云涌的事,既然在信里说了事关性命,想必是出现了什么紧急情况,来不及跟我们告辞,咱们为个女人的事耽误他性命也说不过去。”

    正因为是这么个道理,三人才无可奈何,各自摇头后一起举杯,吃吃喝喝闲聊,既担心罗康安的安全,又胡乱猜测刘星儿喜欢的究竟是谁。

    话题一开,嘴上都不肯让步,都觉得刘星儿喜欢自己多一点,差点没吵起来。

    就在争的脸红脖子粗的时候,姚先功突然怔怔冒出一句,“罗康安!”

    高浦和殷耀明瞬间安静盯着他,只见姚先功翻手拿出一张抖动的传讯符,施法催发之下,符篆消融化作粉尘,形成了一行字迹:姚兄,罗某探知有一队人马要偷袭荆棘海行不轨事,似要配合大军内部内应行事,速报神君,事急速办。

    字迹旁还附有一副小图,荆棘海外围某地的地形图。

    结合上述情况,不难理解这幅图是什么意思,是不轨者要偷袭的方位。

    三人顿时聊兴全无,皆一惊,此事非同小可。

    就在图文晃动,要散去之际,姚先功突一掌推出,施法将图文给定住了,喝了声,“搭把手。”

    殷耀明立刻扯出一张大白纸来,摊平了立好张开。

    姚先功手掌一推,图文立刻打在了白纸上,粉尘粒粒镶嵌在纸面,将图文完整原样附着在了纸上。

    三人皆站起,离席凑在了一起,再次盯着白纸上的内容审视,看后面面相觑,一个个面色凝重。

    高浦:“真的假的?他怎么会知道有人要偷袭荆棘海?”

    殷耀明:“他们怎么知道的,谁晓的,按理来说罗康安不可能拿这事开玩笑。”

    高浦:“怎么办?”

    殷耀明:“此事非同小可,还能怎么办,当速速上报,至于上面如何决策则不是我们考虑的事。倘若知情不报,真要出了事的话,反倒是我们的过错。”

    “妈的,这罗康安留什么传讯符给我,这不是给我找事么,姓罗的,你最好别胡说八道。”姚先功骂骂咧咧的一把扯了纸过来,快速将纸张折好,施法驱散了身上的酒气,“走,免得我一个人说不清楚,给我做个证去。”

    高浦和殷耀明也不迟疑,当即跟了他快步而去,出了山洞,一起飞身而去……

    紧急情况,谁也不敢耽误,层层火速上报,很快便传达到了大军的指挥中枢。

    羽千重快步进入大殿内,手里拿着情况纸张,后面跟进来的姚先功、殷耀明、高浦多少有些忐忑。

    因情况重大,三人被层层推了上来说明情况,同样的话可谓说了好几遍,没想到现在还要到神君跟前当面说清。

    关键是三人并不知道情况是真是假。

    不过貌似还真是沾了罗康安的光,放在平常,哪有机会单独这样与神君见面。

    可三人并不想沾这个光,火神不是他们的本部主官,这里事后火神是要离开的,在火神面前混个脸熟没什么意义,万一事情有误还得担责任。

    负手站在大幅地图前的寂澎烈回头,见到三个陌生面孔来到,有点意外。

    这本来就不是他的本部人马,他手上平常也没这么多兵权,何况又是几十万大军,哪能个个都认识,尤其是底层的,不认识三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参见神君。”姚、殷、高一同拱手拜见。

    寂澎烈略抬下巴,暗指眼前三人,问羽千重,“怎么回事?”

    “他们三个都是仙都神卫营的神卫主驾,是罗康安以前的同僚,这位就是之前罗康安给过传讯符的姚先功。”羽千重把三人身份做了介绍后,又回头对三人道:“立刻把详细情况报知神君,不得隐瞒和遗漏任何细节,否则军法从事!”

    “是!”三人一起拱手领命,自然也是姚先功开口了,把喝酒时突然接到罗康安紧急传讯的情况说了下。

    高浦和殷耀明则在旁证明情况的确如此,他们都是亲眼所见的。

    寂澎烈听后皱眉,问:“东西呢?”

    “这里。”羽千重立刻拿出手上的一卷纸,摊开了手中图文给寂澎烈看。

    寂澎烈扫了眼上面情况,又一把扯到自己手中摊开看了看,审视地图后,迅速转身对比身后地图。

    羽千重伸手指去,“是那个位置。”

    寂澎烈反复对比,没错,就是那个位置,手上东西一合,转身对姚、殷、高三人道:“情况我知道了,你们先退下吧。”

    “是!”三人领命而去。

    寂澎烈手里抓着那张纸,负手在后,殿内来回踱步了一阵,忽冒出一句,“罗康安这厮哪来的这情报?”

    羽千重:“之前这厮在荆棘海外围到处溜达,不知搞什么鬼,如今看来,恐怕就是为了忙这事,在四处打探情况。”

    寂澎烈顿步,嘿嘿冷笑道:“这混账东西,之前说什么愿为我们做奸细,去刺探各方势力的动向,以做护他安全回去的交易,老夫一口拒绝了,当他死心了,谁知这混账居然玩真的,竟真扔出这一手,干嘛?是想硬上弓还是想先斩后奏?拿出个不知真假的情报,就想逼老夫不得不答应他吗?”

    羽千重忧虑道:“神君,倘若是真的怎么办?”

    寂澎烈怒道:“仙庭的情报网络,大军派出的探子,都未能斩获的情况,他两三个人随便搞搞就知道了,几个意思,欺仙庭无人吗?这情况若是真的,让大家伙情何以堪,老夫坐镇这里成了摆设吗?”

    羽千重迟疑道:“神君的意思是不管?”

    寂澎烈一脸郁闷,又来回几步后,走回了地图跟前,打开手上的看看,又看看地图,可谓闹心的不行。

    既然已经接到了情报,不认真对待还真不行,罗康安假传军情的可能性不大,真正是被将了一军,再看看纸上写的‘事急速办’字样,回头喝道:“速传四位大统领来见。”

    “是!”羽千重领命,速去传令。

    “小子诶,看不出来,还真是好胆魄,算你厉害,把老夫和大军都给调动了,情报最好不要有假,否则老夫饶不了你!”寂澎烈独自在殿内放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