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三零四章 谈妥

跃千愁2019-11-18 10:26:17Ctrl+D 收藏本站

    对此,秦仪没有拒绝,那位东司座一声招呼不打就来了,肯定是为秦氏的事来的,却没来秦氏总部,而是直接去了秦家,这什么意思?这是要直接对秦家施压了,有这位南栖家的公子哥在场旁观,想来那位东司座也要收敛一点。

    二人当即一起离开了商会,同车直奔秦府。

    到了秦家,还没进门,就能看到门口的城卫人马介入了守卫,秦仪等被略作盘查才被放行回了自己家。

    下车的秦仪四周看了看,发现府内零星布置有陌生人员,显然是那位东司座的随扈。

    柳君君已在等着,见到秦仪回来,立刻过来,先对南栖如安打了个招呼,之后将秦仪拉到一旁说话,“客厅里,你父亲正陪着,怕是来者不善。”

    秦仪问:“谈的如何?”

    柳君君:“话未进正题,恐怕是在等着你来,要你们父女两个当场给他答复。目前态度还算平静,待会儿只怕就说不清了,你要先做好心理准备。”

    来时,秦仪一路上都在想这个问题,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回头伸手邀请了南栖如安一起。

    一行进了秦府大厅,只见瀚沙高坐在主人的位置,左边是不阙城总务官横涛陪着,右边是瀚沙自己的手下。

    城主洛天河没来,也不会来,让横涛出面陪同了,此时的横涛也只有在瀚沙身边站着的份,反倒是秦道边在下面陪坐着。

    “东司座远道而来,未能远迎,还请恕罪。”秦仪可谓快步上前行礼。

    瀚沙微微点头,“本座未曾打招呼,也是唐突登门,何罪之有。”伸手示意秦仪坐下说话,目光落在跟来的南栖如安身上,忍不住略骤了下眉。

    “见过仙官。”南栖如安笑着拱手,态度算是不卑不亢,他也犯不着对瀚沙太过低头,他南栖家族在仙庭为官的也有一些,就瀚沙这个级别的,对他们家来说,还不算什么。

    “如安公子,还真是跟秦会长走的亲近呐。”瀚沙揶揄了一句,伸手请自便。

    南栖如安不理会话中的嘲讽,径直走到一旁坐下了,也不避嫌,就坐在了秦仪的边上。

    倒是横涛,忍不住多看了看这对男女,发现挺登对的,也知道这对男女走的比较近,他这里是知道秦仪和林渊之间的情况的,只是不知秦仪如今究竟是怎么想的,为了前途准备和南栖如安在一起了?

    男女之间共事,一旦走近了,本就容易惹来一些异样眼光。

    落座的秦仪请教道:“不知东司座法驾亲临,可是有何指教?”

    之前的秦道边一直含糊其辞,回避过问瀚沙的来意,而瀚沙也耐得住性子,也是准备等秦仪来了再说,如今秦仪主动问起,他也就不客气了,“秦会长,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吗?”

    秦仪忙道:“东司座可是指秦氏炼制场的事?”

    瀚沙:“不错,上万人中毒,事情发生在昆广仙域,拖到现在还没解决,本座难道不该来过问吗?”

    秦仪一番场面话:“秦氏已经在想办法解决,已发出三十亿珠悬赏谋取解药,为了得到解药,商会的副会长罗康安也亲自去了幻境,一旦得到解药,会立刻解决此事。”

    瀚沙:“秦会长,事情拖到现在,影响极其恶劣,这可是上万条人命,上面不断问昆广仙域何时解决,那些中毒者的家眷也有人跑到了昆广仙域告状,你说解药,解药在哪?秦会长,你能保证一定能从幻境找到解药吗?若能保证,现在就写下保证,后果如何,咱们遵保证来执行。只要你肯写下保证,多的话我也就不说了。”

    这事,秦仪怎么可能写下保证,谁敢保证一定能找来解药?真有那么容易的话,也就不会拖到现在弄得这么麻烦。保证的事,她不说,反而问道:“不知东司座可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

    瀚沙:“解药难寻,拖下去能不能找到还是个问题,依我看,解毒仙丹是摆在眼前的最佳解决办法,秦氏还是想办法购买解毒仙丹吧。”

    秦仪摇头,“秦氏不是想省这个钱,而是实在拿不出那么多的钱购买解毒仙丹,若能拿出,不会犹豫。”

    瀚沙:“是你秦氏赚钱重要,还是上万条人命重要?牺牲上万条人命,肥你秦氏一家,这肥肉你秦氏可吞的下去?不怕千夫所指,唾沫星子给淹死吗?说句不好听的,这样昧着良心的钱就算赚了,你们也吞不下去!”

    秦仪:“秦氏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愿听东司座高见。”

    瀚沙:“该放手时就放手,依我看,秦氏只要愿意变卖产业,不是凑不出这笔救命钱,你说呢?”

    秦仪:“东司座的意思是,让秦氏变卖产业凑钱买解毒仙丹?”

    瀚沙不客气道:“正是。”

    秦仪略迟疑,琢磨了一阵后,点头道:“好,就依东司座的办法去执行。”

    此话一出,整个大厅内安静的落针可闻,一个个都盯向了秦仪,皆没想到秦仪会答应的这么痛快。

    秦道边可谓欲言又止,然而当着瀚沙的面,又不好否决。

    加之站在后面的柳君君伸手在他肩头摁了下,他回头看,柳君君对他微微摇头,朝秦仪那瞥了下,暗示你女儿既然这样做,必然是有什么打算。

    横涛目露狐疑,放手了?

    南栖如安则偏头上下打量秦仪,他盯这事盯了这么久,清楚知道秦仪的决心,不到最后是不会放弃的,怎么突然就改变了主意?

    瀚沙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好,他是酝酿了一堆说辞来的,是准备来对秦氏强势施压的。

    他对秦氏一向没什么好感,秦氏搞垮了周氏和潘氏,亦令他在昆广仙域的某种话语权丧失了,可谓损失不小。

    这次有了域主南如的授意,来的有底气,此来,他可没打算对秦氏客气的,铁定了要给秦氏几分颜色的。

    谁知秦仪竟答应的这般痛快,让他准备了一堆的话没了用武之地,有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

    内心里别扭了一阵,瀚沙端了茶盏抿了口茶水做掩饰,放下茶盏后,又淡然道:“听说秦氏之前一直不答应用这个办法来解决问题,怎么今天答应的这般痛快,莫不是在敷衍本座?”

    秦仪却是一脸诧异道:“不知东司座何出此言,秦氏何曾不答应过不用这个办法来解决问题?”

    瀚沙挑眉,“你什么时候答应过?”

    秦仪两手一摊,“仙庭从未正式派人找秦氏谈过,让秦氏向谁答应?”

    “……”瀚沙凝噎无语,左右看了看,然左右皆皱着眉头想,没人能给出有人找秦氏谈过的事来。

    事实上大家都知道秦氏之前的态度,仙庭也的确没有人找秦氏正式谈过,自然是找不到答案的。

    秦仪把事情给推的一干二净,瀚沙有种自己兴师动众跑来干嘛的感觉,盛气凌人而来,准备趁机出口恶气,却没想到是个这样的结果。

    人没咬着,还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秦仪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瀚沙也没办法再发飙,毕竟秦氏也是有几分势力的,不是普通人,何况边上还有南栖家族的人盯着,轮不到他乱来。

    空闷了一阵后,瀚沙沉声道:“秦会长,若真如此,那便很好,千万不要是在糊弄本座。”

    秦仪反问:“东司座既然是为关心那上万人的性命安危而来,不知可有前往秦氏炼制场探望过那些中毒者?”

    瀚沙自然不会说对那些个没兴趣,“回头自然回去探望情况。”

    秦仪站了起来,“秦氏立刻着手操办变卖产业之事,东司座若不是信,秦仪愿即刻陪东司座亲往秦氏炼制场探望那些中毒者,可当着大家的面给予东司座承诺,绝不食言!不知东司座意下如何?”

    连重话都不用说,秦氏乖的跟什么一样,瀚沙心里有些不舒服,感觉有些没面子。

    然而此来完成域主南如的交代,或者说是完成仙庭的授意才是首位的,当即漠然道:“如此甚好!”

    之后简单了,在秦仪的再三邀请下,说走就走,一行当即集结,一起离开了不阙城,直接赶往了秦氏炼制场。

    秦道边和柳君君也没怠慢,也跟着亲自作陪了。

    来到秦氏炼制场,初来乍到的瀚沙不敢托大,第一时间要去拜见魏平公,谁知魏平公那边就回了两个字:不见!

    并警告,你来则来,最好别在这闹出什么事来,否则休怪军法无情!

    把瀚沙给闹了个尴尬,又不敢有什么脾气,还得唯唯诺诺领命,他的东司座威风还没资格摆到魏平公面前来。

    别说他了,就算域主南如亲自来了,也没资格在魏平公面前造次。

    “秦会长,解药,我们要解药啊!”

    “我等为秦氏卖命,秦氏究竟还要拖我等到何时?”

    “放我们出去,秦氏不管我们死活,我们自己出去想办法!”

    “对,我们自己出去想办法。”

    一群中毒者一见秦仪便群情沸腾,目睹了现场的瀚沙算是感受到了秦氏的压力有多大,似乎也理解了秦氏为何会轻易妥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