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三零五章 诱惑

跃千愁2019-11-18 10:26:18Ctrl+D 收藏本站

    “诸位先静静!”秦仪面对众人大声喊话,指着瀚沙介绍道:“这位是昆广仙域东司座,此番前来探望大家,正是为商量解救之事而来,我已与司座谈妥,即刻着手变卖秦氏产业,为大家换取解毒仙丹。诸位若是不信,可当面问东司座。”

    人群中有人辨认出后,说道:“是他,是东司座瀚沙没错。”

    面对这些人,瀚沙亦不敢摆什么架子,怕激出什么事来,到时候交不了差,见秦仪真的公然保证了,顿时放心了,一脸温和的施法朗声道:“诸位,秦会长所言属实,我此来就是为你们来的,秦会长确已答应了变卖秦氏产业救大家,大家稍安勿躁,我保证,仙庭一定不会让大家出事的。”

    站在山崖上的魏平公隐约听到施法传来的声音,愣了一下,“我没听错吧,秦氏要变卖产业救人?”

    一旁的莫辛道:“听传来的话音是这么回事。”

    魏平公唏嘘,“这个什么司座跑来,怕是仙庭那边出手了,秦氏这边扛不住了压力,不得不松口了,只是这吃相有点难看呐。唉,能忍住不干出仗势明抢的事来,已经算是极守规矩了。”

    莫辛:“恐怕是这样,也许对罗康安那边有些好处。”

    魏平公:“能有什么好处?三十亿的明赏容易取消,十亿珠的暗花岂容出尔反尔?还有,幻境出入口封闭,究竟出什么事了?”

    莫辛:“只说是有人袭击荆棘海,具体内容那边不回,让不要多问,想必是涉及什么机密。”

    “机密…”魏平公眯眼嘀咕,“但愿不要把那小子给卷进去。”

    一片感激涕零的欢呼声中,瀚沙面对众人连连挥手,应付完后便告辞。

    实在是这里有魏平公镇着,感觉不得劲,听说那位可是把仙宫的首席药师给揍了一顿,把洛天河也给打了,获悉下面城主遭了不公的域主南如都没说什么,仙宫那边也没任何反应,都不知道似的,他哪敢在此造次。

    不过临走前还是对监视一行的某个将领客气了一句,让代他向魏帅问好。

    热脸贴了冷屁股,那将领也只是冷冷嗯了声。

    瀚沙自讨没趣的赶紧走了,多呆一会儿都觉得不自在。

    秦仪来了这里放了风声出来,引起了动静,自然是要留下善后的,瀚沙那边只有横涛陪着走了。

    把瀚沙应付了过去,身边没了碍眼不便的人后,秦道边却又拦下了女儿,女儿突然做出这个决定,他是有些不满的,肯定是要要个交代的,不可能不闻不问:“你这就答应了瀚沙?”

    现场还是有个外人的,譬如南栖如安,当着外人的面,秦仪不好甩父亲的面子,尽量心平气和道:“他哪做的了这个主,不是答应了瀚沙,是答应了仙庭。”

    秦道边:“这个不用你教我。还有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几十亿悬赏发出去了,依然存在各种可能性,何况罗康安师承龙师,说了有办法找到幻眼,你就这样轻易放弃掉秦氏?”

    他虽没了年轻时的冲劲,可就这样彻底放弃掉自己一手打下的基业,也不甘心。

    秦仪:“仙庭为何不派别人来谈,却派了我秦氏的对头瀚沙来?瀚沙此来,必然不善,强行拒绝的后果会如何?不但我们会很难堪,同时我们强行拒绝的态度也会惹来仙庭的冷眼,会让我们很被动。”

    秦道边:“我不管他谁来谈,我只问你,你是不是就这样放弃了秦氏?”

    要不是有外人看着,秦仪怕是要当场出言顶撞,此时只能是耐着性子道:“答应,也是一种周旋的办法,退一步未必是放弃,而是以退为进!仙庭执掌诸界,规则是其制定的,比谁都要面子,是不好吃相难看的。

    答应了又如何?还能直接派仙庭的官商来吞并不成?仙庭很清楚,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是没人敢虎口夺食的,没哪家商会、没哪个家族敢截仙庭的食。

    事情的过程必然是我秦氏放出变卖产业的风声,遍等不见哪家有回应,时间又可拖上一拖。

    等到仙庭官商来谈了,价码上可以来回谈上几轮,做买卖这是常理,时间还可以再拖一拖。

    拖来拖去,剩下的一个月的时间也就拖的差不多了。

    时间,我们照样拖下去了,若幻眼真的找不来,我们也给自己留了条退路,不至于直接和仙庭把关系闹僵了。

    既是如此,我为什么要直接拒绝瀚沙?让他无法发作,又能让仙庭满意,不好吗?”

    众人听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果然是以退为进。

    秦道边愣住了,一旁的柳君君拉了下他的袖子,给了他一个白眼,在埋怨,让你别冲动别冲动,说了女儿自有主意,你不听,现在好了吧,让女儿当众教了你怎么做人。

    秦仪已回头看向了集中看管中毒者的地方,“时间越拖,这里越发难以安抚,瀚沙既然来了,不让他发挥点作用岂不可惜?如今有他作保,群情彻底安稳了下来,为我们免了一后患,让我们多了从容拖下去的时间,不好吗?”

    众人又是一愣,方知这位把瀚沙给拉来的原因,敢情是趁机利用了瀚沙一把。

    秦道边和柳君君面面相觑,后者又白了他一眼,貌似在说,现在懂了吧?

    秦道边已是无言以对,有女如此,神情复杂的很,扪心自问,难道是我老了吗?

    这一手真正是高明!南栖如安目露惊艳地看着眼前这个形容憔悴的女人,真正是被惊艳到了,这一刻顿觉到了外面那些莺莺燕燕的无味,再貌美的和这个比起来都只是花瓶摆设,能得到这个女人才能得到真正的征服感啊,也真正体会到了义父为何要让他娶这个女人。

    以前多少有些迫于义父压力的感觉,现在,他是发自内心的心动了,真的被秦仪的魅力给吸引了,忍不住道:“这事南栖家族迫于形势,出不上什么力,但愿意保障秦家的退路。”

    秦仪闻声回头看他,知道他又要扯那一套。

    果然,就在秦道边等人看向他的时候,他继续说道:“我义父说了,只要秦会长愿意,随时可以把南栖家族的一家商会交给秦会长来掌管,规模保证不会小于秦氏。”

    他盯着秦仪的明眸,又意味深长道,“仙庭创立之初,南栖家族有鼎立之功,帝君曾赐予长生不死金丹。金丹数量有限,给谁呢?族长有言在先,家族内,谁若能为南栖家族立下不可磨灭之功,族长便将金丹赏赐给谁。我相信凭秦会长的能力,一定会成为南栖家族需要的那个人,还望秦会长好好考虑一下。”

    此话一出,秦道边可谓怦然心动,他们父女皆不是修士,命中注定的不得长生,若是能得到长生不死的金丹,可比赚多少钱都更有价值,那东西根本不是拿钱能买到的东西,如何能不心动?

    别说他了,就连柳君君亦骤然沉默了,有一个问题在情爱冲动时可以不顾,但真正面对现实后也是她不得不面对的,秦道边的寿限肯定是要先她而去的,孤家寡人又能何欢?

    南栖如安抛出的诱惑,不可谓不大。

    秦道边喉结略有耸动,“南栖家族能把如此至宝给予外人?”

    南栖如安微笑,“自然是要先成为南栖家族的人,就看秦会长愿不愿意了。”

    大家都不是傻子,一听就明白了,尤其是白玲珑,早知南栖如安的表白,这是要秦仪先嫁入南栖家族。

    “唔…”会意的秦道边目光闪烁。

    秦仪偏头看他,淡淡给了句,“要不,女儿嫁过去给你换颗金丹来?”

    这话说的,秦道边再想要,也不能当众说出卖女儿的话来,反而瞪眼道:“你胡说什么?”

    秦仪顿对南栖如安微笑道:“公子听到了,我父亲第一个不答应,他干不出卖女求荣的事来!”借机一口拒绝了。

    “……”秦道边脸部肌肉抽搐,竟无言以对。

    南栖如安莞尔一笑,多的他也不说了,他相信长生不死金丹的诱惑力,只要秦氏垮了,大家都是聪明人,相信秦家会做出最理智的选择……

    城主府,听完横涛的奏报,获悉了秦氏的决定后,楼阁上负手凭栏的洛天河一声喟叹,“终于松手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

    停车的山巅,林渊、罗康安和燕莺都下车了,三人围在荆棘海的地图前。

    一顿指指点点的林渊忽闭目凝神,接到了陆红嫣传来的消息,瀚沙逼迫秦氏松口的消息,横涛已经传给了她,她亦将情况紧急传达给了林渊。

    知情后,林渊从地图边走开了,摸出一张传讯符施法驱使了,告知陆红嫣知道了。

    之后回头对罗康安道:“联系会长那边,告诉她,幻眼我们已经到手了,现在正在想办法平安返回。告诉她,再给我们十天的时间,最多再有半个月,我们一定把幻眼给带回去。其它的什么让她不要担心,不要乱插手添乱,我们自会想办法解决,总之半个月内一定把幻眼给带回秦氏。另外告诉她,幻眼得手的事,务必保密,不可向任何人走漏风声!”

    罗康安意外,为何突然冒出这一出,要给出如此确切的答复。

    关键横涛那边也不知道秦仪的另一番打算,转告给陆红嫣的情况令林渊也略有着急,不得不给秦仪先吃颗定心丸。

    手持地图的燕莺迟疑道:“你确定这边能让我们及时出去?”

    林渊目扫远方,“我们要出去,幻眼要带出去,嗜血荆棘也要带出去,一个都不能少!我亲自出手,再有你相助,若出不去,那我也不用出来混了!仙庭的场面我见的多了,我要走,仙庭这阵势拦不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