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三零七章 王道客

跃千愁2019-11-19 10:26:20Ctrl+D 收藏本站

    罗康安传讯回复说来不了。

    图谋不轨者两次的突袭,都被这边给精准设伏了,那边想不怀疑自己那边出了内奸都难,似乎已经在暗中排查。

    而他罗康安似乎也成了被怀疑的对象,感觉自己已经被盯上了,别说离开,只怕已经有了性命之忧。

    这种情况下,连传消息回来都要偷偷摸摸才行,让罗康安怎么离开?

    总之就是一句话,他罗康安现在没办法回来。

    桓照打破了现场的沉寂,“偷袭者连中两次埋伏,的确是想不怀疑出了内奸都难,而罗康安这种也的确最容易引起怀疑,他恐怕是真的有了性命之忧。”

    吕安波嗯声道:“现在让他回来,那就只能是让他脱身了,恐怕还得想办法接应,不然一跑就会暴露,肯定会被追杀,会有危险,能不能活着回来还不一定。而这一脱身…我们现在根本不清楚对方是什么背景情况,目前只有罗康安接触到了他们,罗康安一跑,我们的线索怕是就要断了。”

    桓照道:“神君,依我看,还是让他撤回吧。他目前的情况肯定已经引起了那边的怀疑,我看他在那边也很难再打探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让他及时撤回更稳妥。”

    他还是希望罗康安平安的,不希望罗康安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什么事。

    寂澎烈捋须皱眉,心里有几分腻味,罗康安现在和这边的情况算怎么回事?说是仙庭的人吧,又不是,说不是吧,又在帮仙庭卖命。

    当然,他知道罗康安的企图,想立下功来,让这边助其躲过一劫,好送其返回秦氏。

    这边也没答应,罗康安这是想先把事给办了,好逼这边抹不开面子就范。

    “这家伙,还真敢想,还真敢做…”寂澎烈嘀咕了一声,忽又回头指向姚先功,“你立刻联系他,问问他,看他现在能不能撤回,需不需要这边协助。”

    “是。”姚先功领命,听了这些人的话后,也担忧上了罗康安的安全,赶紧摸出传讯符联系罗康安。

    心里也不得不感叹,发现如今的罗康安和以前真的是不一样了,以前那个胆小怕死的罗康安,如今动辄就玩命呐。

    众人站姿各异,都在等着罗康安的回应,然而等了许久都没反应。

    寂澎烈质问一声,“怎么回事?”

    姚先功忙道:“回神君,消息已经发出去了,但是一直没任何回应,正在等待回应。”

    “这么久都没回应?”寂澎烈皱眉。

    唐术道:“看样子,他现在的情况的确不太妙,要么出事了,要么就真的是形势所迫,暂时不方便回应。”

    余者皆默默点头,估计也的确是如此。

    姬无尘:“秦氏已经发出了公告,撤除那三十亿珠的悬赏,秦氏那边已经松手了,已经要变卖秦氏的产业救人,罗康安本可安全罢手了,然却卷入了这种事情里面一时难以自拔,还真是能不能活着脱身都不知道。”

    众人略有唏嘘,的确如此,本已安全了,完全可以在此躲到事情结束再安全出去,如今却卷入这种事情里面,安危变的难测了。

    唐术:“有些时候有些事对有些人来说,还真就是命。”

    寂澎烈耳朵里听着,没吭声,自然也不会这样干耗下去,对羽千重道:“抓捕的那些人,审讯继续加强。”

    “是。”羽千重应下。

    寂澎烈又对姚先功道:“你继续等他回应,若有回应,立刻报知。”

    “是。”姚先功亦恭敬应下。

    ……

    飞行车内,后排座上的罗康安已经拆掉了手上的绷带,活动了一下手指,觉得问题不大了。

    也不时看看车窗外,搞不清林渊在干嘛,也不知道这是要去哪。

    姚先功后面的传讯,他自然是接到了,可他没回复,因为林渊现在还不想回大军驻地那边,让他暂不理会,任由寂澎烈那边自己想去,爱怎么想都行,反正这边掌握了主动,怎么解释都行。

    小半天后,林渊向燕莺要个安全的藏身点。

    因为燕莺对幻境比较了解,知道什么样的地方藏身比较安全,她指了个合适的地方,林渊立刻驾车俯冲而去,钻入了密林中藏身。

    停车后,林渊观察了一下四周,回头对罗康安道:“你就在这等着,除了对我传讯之外,接到任何人的传讯都不要回复,也不要主动联系,有什么问题立刻先联系我。记住,不得有任何差池!”

    罗康安连连点头,“好,你放心,没问题。”

    “我们走。”林渊对燕莺招呼了一声,两人双双下车而去。

    眼见两人消失在了山林深处,独自安宁了的罗康安“唉”又舒出一口气来,他也想去见见那些反贼的,结果林渊却不带他去,也不知几个意思。

    心里嘀咕,难道刚认识不久的燕莺比老子还可靠吗?

    心里的不满差点顺口冒了出来,脑子里紧绷的一根弦却把自己给警醒了。

    他迅速东瞄西看,伸手触摸,施法将车内一块块地方进行仔细的查探,谨防又有监控……

    山林中穿梭的途中,林渊突然出声,“雾市,你能凭空变出一个真人般的阿香来,把我幻化成周同达应该没问题吧?”

    燕莺:“你想变成周同达?”

    林渊:“我变周同达,你变周白山。”

    燕莺诧异,“不是要去见你的同伙吗?见同伙还要假冒别人?”

    林渊:“是老朋友的人马,我可没说是同伙。”

    燕莺懂了,同路不同伙,各怀鬼胎的人。

    她二话不说,指决一掐,信手一挥,林渊身上顿时晃动波澜,转瞬化作了另一人,正是周同达。

    燕莺自己亦成了周白山。

    林渊摸出了一张假面戴在了脸上,也提醒了一句,“伪装一下吧。”

    燕莺亦摸出假面遮脸掩饰。

    飞奔了半个时辰的样子,两人双双来到了一座烟波浩渺湖中的孤岛上,飞身落在岛上,四顾无人。

    林渊隔空挥指写划,地上出现了一个“王”字。

    立见左右土石翻滚,左右各冒出三个人来,各以一人为首,左右一起走了过来,与这边碰头在一起。

    林渊摊开右手手掌亮出了掌中一个字,也正是“王”字。

    左右为首之人也默默亮出右手手掌,一个掌心是“道”字,一个掌心是“客”字。

    燕莺瞅了眼,发现三人组成了“王道客”三字,知道是碰头信号,却不知是什么意思。

    道:“你来晚了。”

    林渊:“我来晚点没关系,只要你们不来晚就行,好饭不怕晚。”

    客:“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渊:“从现在开始,你们的人马统一听我调遣。”

    道沉声:“说好了见面商议的,凭什么二话不说就由你做主,你这般霸道,可不像是诚心来合作的。”

    林渊回头给了燕莺一个眼色,自己抬手撕下了假面,露出了周同达的面容,而燕莺则撕下伪装露出了周白山的面容。

    此举令‘道’和‘客’面面相觑,目中皆露讶异神色,大家碰头合作归合作,不代表要暴露身份,大家干的什么大家心里都清楚,暴露身份意味着什么自然更是心知肚明,总之绝非明智之举。

    林渊:“我的真容,你们看到了,我的真实名字叫周同达,他的真实名字叫周白山。你们认不认识我们不重要,你们上报后,凭你们上面的的消息渠道,自然知道我们两个是谁。”

    客:“露出真容就让我们听你的,这个理由不合适吧?”

    林渊答非所问:“我来晚了自然有我来晚的原因,在你们还在踌躇不前时,我们已经对荆棘海展开了两次袭击,这两次袭击已经让我们两个暴露了身份,再遮掩也没了任何意义,这番出去后,干完了这一票,我们两个怕是要终身隐姓埋名了。”

    客和道再次面面相觑,这边已经动手了?

    道问:“是合作还是听你们的,得先划出道来,得先看看合不合理,既然是碰面商议,还请把话给说清楚,你这说的满头雾水的,我们没办法对上面交代。”

    林渊:“这里的环境,你们觉得如何?”

    两人顿时回头四顾,不知他问这个是什么意思,客说:“有话直说,不要打哑谜,我们没时间跟你慢慢猜来猜去。”

    林渊:“这里就是我为寂澎烈选的地方,在此地,寂澎烈的实力难以发挥到最强。我会把寂澎烈给诱到这里来,届时联手,把寂澎烈给拿下。有号令仙庭大军的寂澎烈在手,要取嗜血荆棘易如反掌,一旦得手,立刻挟寂澎烈急速赶去幻境出口。只要寂澎烈下令,守军自然会立刻开启出口,结果很简单,我们带着东西便脱身了。有寂澎烈在,外面那些乌烟瘴气的人也不敢动手,脱身后各得所需散去便可,事情便成了。”

    这话把两人听的一愣一愣的,道:“你在说梦话吧?寂澎烈是何等人物,麾下数十万大军,高手如云,武力强悍,他若出行,身边护卫如云,就算来了这里,又岂是我们联手能轻易拿下的?”

    林渊:“你们放心,我既然要把他给诱来,就不会让他带着大批人马跑来,尽量诱他孤身前来,充其量也就二三人,我们事先在此设下陷阱,布好阵法,只要他钻进了陷阱,还怕拿不下他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