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三一零章 霸王没死?

跃千愁2019-11-20 09:41:23Ctrl+D 收藏本站

    话里带了那么些许讽刺调侃的意味,或者说是试探。

    “你想多了,只是听说幻境出入口封闭了。”晋骁说罢挥手指向了远处的秦氏,“我在想,秦氏垮了,对我们视讯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说到这个,朱莉似颇为伤感,叹了声,“秦氏已经决定变卖产业了,那些个解毒仙丹一买,破产怕是已成定局。对视讯来说,说没影响也有影响,说有影响也影响不到哪去,没了秦氏,还会有其他人取而代之,看城主的面子,阙城视讯不至于没生意。

    倒是秦会长人不错,只是…秦氏这些年的买卖也得罪了不少人,怕是有人会落井下石报复,但愿能好好的收场吧。唉,好好的一个秦氏,拿下了竞标,正是急剧扩张春风得意的时候,好好的生意,偌大个商会,居然说垮就要垮了。别说秦氏自己,只怕不阙城许多人都有些接受不了,太突然了。”

    再不懂事,墙倒众人推的事,她这个跑新闻的,以前也见过不少,结局往往令人唏嘘,她是真不希望秦仪也落得那般凄凉下场。

    不说别的,大家中毒后,阙城视讯这边,秦仪是第一时间拍板动用了资源给这边解毒的,视讯这边都很感激秦氏的。

    说到这,她突然很气愤道:“说来都是那伙该死的反贼闹的,要不是他们不择手段,秦氏也不会有这麻烦。好好的仙界,非要闹腾个没完,乌烟瘴气的,要我说,就该把那些反贼全部抓起来给凌迟处死!”

    事到如今,有些事情已不是什么秘密,仙庭的查证结果已经出来了,人人皆知秦氏是被反贼给坑了。

    晋骁嘴角抽搐了一下,默了默道:“你很讨厌反贼?”

    朱莉瞪眼道:“怎么?你还同情他们不成?你看他们闹的,有好日子不过,整天打家劫舍的,他们不死,天下如何安宁?”

    晋骁语结道:“这个…打家劫舍不至于吧?你搞新闻的应该知道,许多事情也许是仙庭有意抹黑宣扬的,什么坏事都往前朝余孽身上泼脏水,估计是想有意搞臭他们。”

    朱莉:“咦,你这是在帮反贼说话吗?晋骁,你不会也是反贼吧?”

    晋骁忙辩解道:“你见过我这样跟在你身后跑腿的反贼吗?”

    朱莉莞尔一笑,“跟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

    晋骁:“我只是觉得,有些话还是不要乱说的好,不管反贼是好是坏,你在我面前说说就好,到处乱说的话,真要落在了反贼的耳朵里,只怕不但是你,恐怕连视讯这边都要被牵连。你也知道,那些人动起手来,可不会客气。”

    “这个不用你提醒,我又不是傻子。”朱莉没好气一声,继而看向秦氏那边,又是一叹,“秦氏的事,我们力量太小,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愿秦会长不会有事吧。”

    晋骁:“这个应该不用担心,凭秦会长能把秦氏撑到这个局面的头脑,自会想办法周旋,自保的问题应该不大。何况秦会长和南栖家族的那个如安公子走的比较近,我看如安公子似乎对秦会长有点意思,有南栖家族在,人身安全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朱莉琢磨了一下,“你还别说,如安公子似乎真的是对秦会长有点意思哦,最近始终在秦会长身边,我都见过几次,颇有些与秦会长共患难的味道,应该不会见死不救吧?”

    晋骁盯着她,忽提醒道:“以后,一流馆那边就尽量不要去了吧。”

    一流馆那些人中暗藏深不可测的高手,他实在是不希望这位再往陆红嫣身边凑,一旦发现了什么不该发现的事情,容易招致不可预测的危险。

    朱莉一怔,“干嘛,一流馆又招你惹你让你看不顺眼了?”

    晋骁:“我的意思是,幻境都封闭了,若是罗康安和林渊不能活着回来,以前的事也就过去了,没了再追究的必要。”

    朱莉嗤了声,“不能活着回来?你以为罗康安能这么容易死?我看他们回来是迟早的事。”

    晋骁讶异,不知她何以有此论断,问:“何以见得?”

    朱莉:“你忘了?他可是龙师的弟子!龙师是什么人,你是没看到城主那犹豫的反应,连洛城主都不愿招惹。竞标你也看到了吧,多危险,那么多人要置罗康安于死地,结果全被他给杀了,那家伙没那么容易死的。”

    晋骁简直无语了,竞标那场面能和这事相提并论吗?就这位的格局观,他还真不好跟她解释,否则怕是要招来反问,你怎么会清楚这些。

    “好了,大反贼,别发呆了,干活了。”朱莉扔下俏皮话,转身而去。

    大反贼?晋骁哑了哑,听出了是调侃,可还是有些慌,忙跟去纠正,“别乱喊,传出去,别人不明就里的话,容易惹来误会。”

    ……

    青园,手挽拂尘的梅青崖快步上了楼阁,见到脸上没了笑容等候的白贵人,立马知道有大事,当即问道:“何事如此着急见我?”

    白贵人没了往常的悠闲神态,近前急声道:“要出大事了,应该是十三爷出手了,火神寂澎烈有危险。”

    梅青崖闻听略惊,也没了坐下慢慢谈的兴致,沉声道:“怎么回事?”

    “这是详列好的,你自己看吧。”白贵人掏出了一张纸给他。

    梅青崖当即打开细看,看后惊疑不定,“牺牲了两组人马做这么大的局,一般人做不了这个主,还有这出手一击必中的风格,看来还真有可能是十三爷出手了。”

    白贵人:“至少确认十三爷的人的确冒头了。”

    梅青崖盯着纸上内容道:“周同达和周白山居然也是十三爷的人。”

    白贵人:“是啊,谁能想到啊,我之前还以为是哪个家族的人。”

    梅青崖:“十三爷出动了这么多人手,我们事先居然一点迹象都没有发现?这位十三爷手下到底隐藏了多少人马?”

    白贵人:“都是些什么人,目前我们还不清楚,要想办法拿到被捕者的名单,才有可能梳理出一些头绪来。”

    “名单我回头想办法给你弄来。”梅青崖头也不抬的给了句,眉头紧皱道:“罗康安这蠢货,还想当什么狗屁探子,还自作聪明跟寂澎烈那边玩什么先斩后奏,被人当了死子都不知道。”

    白贵人:“这事搅合起来,一旦让他们得逞,造成的影响怕是要翻天。”

    梅青崖哼哼冷笑,“封闭的幻境也拦不住他,这位十三爷不出手则已,一出手还真是狠厉,东西要得到,人还要出来,真正是一石数鸟的好手段呐!”

    白贵人:“现在怎么办?”

    “严密关注事态进况,随时等我通知。”梅青崖扔下话,手上纸一卷收起,片刻不留,转身就走了。

    ……

    荡魔宫,战列殿,杨真手搭膝盖上,矮坐广平台。

    六神将中的老四姚天幂上了一级台阶,弯腰在他耳边急报一些情况,说完后才直起了身,等他反应。

    杨真神色晦明不定,沉默良久后,才道:“也就是说,霸王没死?”

    姚天幂:“按理来说,中了封魔鸩,拖到现在的话,修为早就被吞噬一尽,之后便是肉身遭噬,应该早就死了,不太可能拖到现在。除非…二爷,他人在巨灵神内,您确定他真的伤了他吗?”

    杨真:“不会有错,我枪头上的血迹不会有假,除非他巨灵神内还有其他人。按理说,凭他的实力,驾驶舱内不需要什么助手,而他身份隐秘,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身份,用助手的可能性也不大。”

    姚天幂:“仙宫豢养的能解毒的鸩禽,一直在严密监视之下,定期检查也未发现异常,难道他另有办法解封魔鸩的毒不成?或者说,这次不是他,是他下面的人在主持局面。”

    杨真:“大军重重合围下还让他跑了,我与他交手后就感觉这人没那么容易死。”

    如此说来,这位还是更偏信那位没死!姚天幂沉吟一番后,问:“现在怎么办,要不要介入?”

    杨真:“坐视不理,秘而不宣的话,寂澎烈恐怕就真的是危险了。仙庭的属性主神丧命非同小可,万一堂堂主神迫于胁迫屈从相助反贼,事情传出去,仙庭颜面何在?必是一场雷霆震怒。”

    姚天幂迟疑道:“能想办法隐瞒吗?”

    杨真:“怎么瞒?嗜血荆棘被一群反贼给得手了,知道的人太多,瞒的过去吗?其他人干的,我们可以置身事外,不关我们的事,可这是反贼干的。三路反贼这么大的动作,我荡魔宫竟丝毫无察觉,一旦被那些人逃之夭夭,其它两路手上的嗜血荆棘不说,霸王那一路的,我们能追回来吗?渎职不察,事后弥补不了,导致仙庭主神遇难,更导致仙庭绝密丢失,你我怎么交代?这荡魔宫我们还坐的稳吗?朝堂上那些人正愁找不到机会,到时候连陛下也保不了我们!”

    姚天幂为难道:“可这事一旦暴露,那些反贼立马会察觉到有内奸,于今后不利啊!”

    “先顾眼前吧,眼前都顾不了的话,哪还有什么今后!”杨真站了起来,漠然道:“我去面见陛下,你让三弟来等我。”

    PS:感谢“山行者东”小红花捧场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