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三一一章 密使来到

跃千愁2019-11-21 11:56:23Ctrl+D 收藏本站

    羽千重进了大殿,快步走到地图跟前琢磨的寂澎烈身边,低声禀报,“神君,您说的人即将通过传送阵到,让我们做好迎接准备。”

    寂澎烈转身,问:“来了多少人?”

    羽千重:“说是就一个。”

    “就一个?”寂澎烈摸着胡须,狐疑嘀咕,“搞什么鬼?”

    羽千重试着问道:“神君,来的是什么人,怎么会通过嗜血荆棘的专用传送阵过来?”

    此地只建立有一处传送阵,是专门为荆棘海花大精力构建的,是专门负责采收后的嗜血荆棘输送的,送往的是哪个地点谁也不知道,如今居然有人能通过这个特殊的通道过来,显然是从另一个秘密点过来的,他自然是好奇。

    寂澎烈:“我也不知道是谁,仙宫那边临时通知我的,说是要与我秘密会面,说是见到人后自然会知道是什么事。”

    羽千重愕然,看了看四周道:“秘密会面?”

    寂澎烈:“做好迎接准备,你亲自去迎接吧,人到后直接带到这来。记住,来人不能让别人搜查,你亲自搜查。”

    这是进出这里的规矩,不管什么人进出荆棘海都要例行检查,不许带进不该带进的东西,也不许带出不该带出的东西,所有人和物的进出都要严格详查。

    看来是要对来人身份进行保密,羽千重:“好,我这就去安排。”

    寂澎烈挥了挥手,待羽千重离开后,又盯着地图嘀咕了起来,“罗康安呐罗康安,是死是活你倒是给个音讯呐。”

    传送阵,一切准备妥当的羽千重在阵外徘徊着,等待着。

    待远处操控大阵的旗手挥动信号旗后,传送阵发出冲天毫光。

    毫光降落消失,阵中已经多出了一个人,一个蒙在黑斗篷里的人。

    突然冒出这么个人,还是经由这座传送阵出现,附近的人都好奇看着,神神秘秘的,不知道是什么人。

    本该有人过来检查的,但羽千重事先有安排,这次不许其他人靠近,他自己亲自走入了阵内。

    走到来人跟前,瞅了瞅对方帽子半遮的面容,看不出是什么人,拱手道:“得罪了,按规矩例行检查。”

    来人一声不吭,很配合,张开了双臂。

    羽千重当即上手,施法进行全面检查,结果发现对方来的很干净,除了身上衣裳,可谓什么都没带,连储物戒都没有,不知是为了避嫌,还是从那边来的时候就已经被盘清了。

    不过却从对方袖子里发现了一张纸,羽千重要拿出查看,来者顺手挡了一下,“这个上面的内容暂时不能外泄,你暂时不能看,是要交给神君的。一张纸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羽千重只好作罢,“进出这里的人都要确认身份,把你的假面摘下。”

    来者道:“暂时也不能摘。神君没交代你,检查时我的身份不能泄露吗?”

    羽千重犹豫了一下,拱手道:“稍等,我再向神君确认一下。”

    摸出了手机,直接联系上了寂澎烈,“神君,来者不肯摘下面具,和这里的规矩不符,您看怎么办?”

    寂澎烈的声音传来:“检查一下面具有没有名堂,没有名堂就不用摘了。”

    “好。”羽千重应下,当即把寂澎烈的话给转告了,这点对方倒是配合,任由其伸手施法检查了面具。

    确认没问题后,羽千重伸手道:“请跟我来。”

    来者没吭声,跟着他一路去了。

    抵达大殿时,羽千重发现守在大殿外的人都不见了,估计是被暂时回避了,心里不禁越发好奇来的是什么人,搞的这般煞有其事的样子,还能走特殊通道进来,不会是帝君神驾亲临吧?

    想想又觉得不可能,若是帝君亲临,哪还会有接受检查这回事。

    带着人一进大殿,只见寂澎烈已屹立在大殿负手等着,羽千重上前到了他边上站好,低声道:“带到了。”

    来者低垂在帽檐下的面容缓缓抬起,与寂澎烈四目相对。

    寂澎烈审视着问道:“阁下现在可以透露身份了吗?”

    来人伸手到帽子里面,摘下了脸上的假面,也自然是露出了真容,一张寂澎烈和羽千重都认识的面容,荡魔宫六神将之一的郭骑寻。

    正因为是他,寂澎烈和羽千重才大感意外,面面相觑,不知这位突然跑来干嘛,尤其是仙宫采取如此遮掩的方式特批而来的。

    换句话说,仙庭大多人包括他们两个都对荡魔宫的人不太感冒,实在是荡魔宫手上的生杀大权太大了,一顶与‘前朝余孽’牵连的帽子扣下来很可怕,动辄是株连,残杀了多少人?有些甚至是让人觉得死的不清不楚。

    可以说,仙庭朝堂上的人对荡魔宫都很反感,至少都不愿招惹这些人,一旦被这些人找上了十有八九没好事,可谓是心惊肉跳,眼前的两人就是如此。

    郭骑寻笑道:“寂兄,惊扰了。”

    寂澎烈惊疑,“郭兄,你如此这般大驾光临,搞的我心里很没底啊,你荡魔宫的人出现在这里,莫不是我这里混入了前朝余孽?也不对呀,若真如此的话,你也应该是带着人马来的,何至于孤身一人前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郭骑寻:“本该是带大队人马前来的,然而这个地方太特殊了,杂七杂八的人进来多了,容易出事。万一荆棘海有什么疏漏,我荡魔宫怕是有嘴都说不清,还是避嫌的好。”

    寂澎烈皱眉道:“如此说来,是我这里的确混入了前朝余孽?”

    郭骑寻:“荆棘海内不清楚,但荆棘海之外的幻境内,确实混进了大批的前朝余孽。嗜血荆棘的秘密一爆出,各路的牛鬼蛇神都惊动了。仙宫传令荡魔宫,荡魔宫授命于我,前来与寂兄协商解决此事,若非如此,我也无法这样进来。”

    寂澎烈神色凝重道:“幻境入口洞开,闯入的人鱼龙混杂,其中有前朝余孽的人混入不可避免,这是早就心知肚明的事情,因而荆棘海这边才严防死守。可郭兄这般进来,有点不寻常,莫不是有什么重要发现?”

    郭骑寻颔首道:“不错,荡魔宫侦查得知,寂兄的处境有些危险,前朝余孽已经锁定了寂兄为突破目标,要从寂兄身上下刀切入。仙宫获悉情况,片刻都不敢耽误,命荡魔宫速速处理。”

    “从我下手?”寂澎烈错愕,左右看了看,忽然笑了,“我身坐中枢,身边大军如云,护卫高手如林,从谁身上下手不好,非要动我这个下手难度最高的人,荡魔宫在开玩笑吗?”

    郭骑寻:“没有开玩笑,越是难度高,下手的目标越高,收益也越大,只要有机会,没有什么是前朝余孽干不出来的。荡魔宫与他们打交道多年,太了解他们了,连明知不可为、明知打不下的仙都也敢攻打,还有什么是干不出来的?仙宫能特批我前来,寂兄当知不是儿戏,还望慎重对待,不可轻视。”

    寂澎烈皱眉,想想也是,遂问道:“那我倒是要请教,不知那些反贼会如何对我下手?”

    郭骑寻:“寂兄还是把坐镇荆棘海的几位大统领都给叫过来吧,一些情况我要当面告知。”

    寂澎烈:“你此来不是要保密吗?”

    郭骑寻:“是要保密,若被反贼知道荡魔宫的人来了必然惊觉,我近期只能呆在你这指挥中枢不出去。不过也只是对大众保密,避免消息扩散惊动反贼,不可能连坐镇指挥的人也隐瞒,接下来一场大动作怕是免不了,这事靠你我协调不足够,需要有些人做到心中有数,便于协调。总不至于连几位大统领也有问题吧,真要是这样的话,也不用再保什么密了,接下来的动作一出就会被反贼获悉。”

    寂澎烈沉声道:“几个大统领全部招来吗?”

    郭骑寻:“寂兄自己看着办。荆棘海这个地方,我荡魔宫要避嫌,非必要不会过多插手什么,我此来主要是通风报信或倚仗与反贼多年打交道的经验协助寂兄策划行动,具体处置还是要寂兄亲自来指挥。你觉得谁可靠,便招谁来。当然,若觉得都不可靠,觉得一人可以应付下来,也可以一个都不知会。”

    寂澎烈默了默,回头对羽千重道:“通知他们四个过来。”

    “是。”羽千重会意点头,快步而出。

    没多久,唐、吕、姬、桓四位大统领陆续来到。

    见到这里多了个身穿黑斗篷背对的人,都怔了一下,不知是什么人。

    待见到正面,见到点头微笑的郭骑寻,一个个都怔了一下,心里一个个都在嘀咕,不知荡魔宫的人突然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尤其是六神将之一的郭骑寻。

    一般这种人出现的地方都有事发生,而且很有可能是严重事件,往往是对内部人下手的事情,四人都不知道这位的到来是好事还是坏事。

    四人也与其他人一样,都对荡魔宫不太感冒。

    彼此之间也都认识,到了他们这个地步的人,在仙都的时候虽无深交,但也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于是也都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