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三一二章 罗康安这个大蠢货

跃千愁2019-11-21 11:56:25Ctrl+D 收藏本站

    四人到后,也没什么人吭声,大殿内的气氛略显凝重。

    四人甚至暗暗观察四周,担心周围会不会埋伏什么人突然对他们下手之类的,毕竟这种事情荡魔宫经常干。

    荡魔宫不对你下手则罢,一旦冲你下手,不死只怕也要脱层皮,一旦落入了荡魔宫手中的人,很少有能全身而退的,这也是许多人讨厌荡魔宫的原因。

    换句话说,很多人都畏惧荡魔宫,都不喜欢荡魔宫的存在,或者说都想瓦解荡魔宫。

    远的不说,不久前才发生的事情,三大家族被荡魔宫给连根拔起,连三大家族在仙庭的官员也无一幸免,可谓是一网打尽,那是多少凄凉啊!

    明眼人都知道,三大家族也许和前朝余孽有牵连,可那些仙官未必人人有卷入,但是荡魔宫二话不说就直接下手了,一顶勾结‘前朝余孽’的帽子扣下来,统统铲除,这是动辄株连呐。

    仙庭朝堂上,其它部门的人互相有牵扯,是不可能动辄这样不清不楚办事的,只有相对独立的荡魔宫能干的出来,也实在是勾结‘前朝余孽’的帽子太大,要搞株连谁也没办法。

    退一步说,能位列仙班的,大多都是家大业大,下面人与人来往甚多,谁知道哪个会不会误撞前朝余孽?如此一来,荡魔宫动辄搞株连,有谁不怕?

    可以说荡魔宫已经成了许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还是郭骑寻打破了沉默,笑问:“寂兄,可以开始了吗?”

    寂澎烈:“都在等你,你看着办。”语气不算友善,也可以说是偏见太深。

    “那就先看着办吧。”郭骑寻微微一笑,也不计较,也可以说是对这种态度习惯了。伸手进衣袖,摸出了一张纸,隔空递予,“神君和大家先看看拟好的情况,咱们再商量对策。”

    一听这话,唐、吕、姬、桓四人相视一眼,都暗暗松了口气,看样子不是冲他们来的。

    刚刚还担心是不是他们四人当中混入了前朝余孽,若有针对其中之一也就罢了,把他们全叫到是什么意思?很是担心自己会不会是被什么事给株连了。

    飘来的纸张到手,寂澎烈打开了,目光慢慢落在了上面内容上,居然还说什么能冲他来,他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搞的这般煞有其事。

    结果不看还好,一看可谓眉头剧烈颤抖,看完全部内容,抬眼盯向郭骑寻,沉声道:“罗康安?”

    “嗯。”郭骑寻点头,“寂兄想不到吧?寂兄这次信了吧?我说了,只要有机会,没有那些反贼干不出的事。”

    寂澎烈脸颊紧绷,一字一句道:“的确是万万没想到!”

    罗康安?余者惊疑不定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不知罗康安怎么了,难道罗康安是反贼?

    龙师的弟子是反贼吗?桓照第一个难以置信,拱手道:“神君,不知可否一观?”

    绷着脸颊的寂澎烈随手一甩,纸张飞去。

    桓照一把到手,迅速摊正了查看,唐、吕、姬三人也不避讳,迅速凑了过来查看,连羽千重也没忍住,跑到桓照后面踮脚伸了脑袋看。

    看完之后,五人皆摆正了身形,再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没想到罗康安接连报上的情报居然是反贼有意为之,目的就是为了利用罗康安取信寂澎烈,最终对寂澎烈下手,然后利用寂澎烈拿到嗜血荆棘再顺利脱身。

    桓照看后神色略有宽慰,获悉罗康安不是反贼,只是在不知情下被反贼利用,他是真的松了口气。

    在仙都时,龙师把弟子托付给他,他就没照顾好,再亲自布置将其给手刃的话,实在是不知该如何面对龙师当年的恩惠。

    这情报是荡魔宫拿来的,既然荡魔宫说了罗康安不知情,那事情就有了定论,说明罗康安是清白的,若荡魔宫说有事的话,罗康安就肯定跑不了。

    某种程度来说,荡魔宫拿出这情报来,等于是救了罗康安一命。

    否则的话,一旦事发,仙庭这边什么情况都不知道的话,出了那么大的事,罗康安就算有一百张嘴只怕也解释不清。

    从整个情况来看,这事十有八九是真的。

    大殿内的气氛波动了起来,羽千重回到了寂澎烈身边,沉声给了句,“这群反贼还真是无孔不入。”

    郭骑寻:“也不得不承认,手段的确是精妙和高明,真要让对方施展开了,罗康安倘若以重大机密为由,说发现了荆棘海有要员是内奸,要单独见寂兄才能说,寂兄焉能坐视、焉能不往?”

    寂澎烈:“未免小看了老夫,老夫就算落在了他们的手上,又岂会屈从于他们。”

    郭骑寻略摇头,“他们既然敢对你下手,必然是有什么拿捏的把握,至于究竟是何,恐怕也只有等到这些人落网后才能撬开他们的嘴巴获悉一二。”

    寂澎烈嘴上虽然不服软,但也听的一阵后怕,也不得不佩服荡魔宫,由衷赞道:“连对方如此机密都能探知,甚至连对方要在哪个地方对我下手都知道,荡魔宫的手段也不赖,看来这些反贼中有荡魔宫打入的密探。”

    “寂兄谬赞,这本就是我荡魔宫职责所在,只要大家不误会能对荡魔宫少点成见就好。”郭骑寻一句话带过,密探的事不想多说。

    寂澎烈:“没想到跑掉的周同达和周白山居然是反贼,从审讯情况看,我还以为是哪个家族的人,不想隐藏的如此之深,这些反贼果然是恶毒,为达目的竟不惜两组人马的死活。”

    郭骑寻:“不付出足够的代价,仅靠一个罗康安的份量是不足以取信寂兄的。此事,我荡魔宫根据以往种种交手的经验判断,这应该是霸王的手笔。若是霸王,根据霸王隐藏极深的风格,那两组人马知不知道自己是反贼恐怕还不一定,很有可能是被周同达和周白山给利用了。真实情况如何,恐怕要抓到人才能解开真相。”

    “霸王?”有人接连嘀咕出声,仙都一战,在场的四位大统领都参加过,对那位霸王印象深刻,反贼中的头号硬角色,的确是彪悍,无数大军围攻之下居然还让他给跑了,连杨真亲自出手都未能拦下。

    有传言说,杨真在众多人的帮手下还被霸王给打伤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唐术沉声道:“很久没听说过这位的动静了。”

    寂澎烈负手身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喟叹,“罗康安这个大蠢货,让他罢手,非要折腾,在荆棘海四周溜达,当别人瞎子吗?这下好吧,要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了!”

    事情明摆着的,一个被视作暴露了的人,在仙庭这边没了价值,连潜伏的资格都没有了,罗康安没了作用后,那些反贼肯定要送他去见龙师,不可能留他性命。

    郭骑寻:“看来寂兄对有些事是知情的。说到这个,荡魔宫也正疑惑,郭某正要请教,罗康安怎么会被反贼给盯上?”

    寂澎烈挥手示意了一下,羽千重当即开口代为解释了一下。

    将罗康安说有把握找到幻眼,恳请这边护送不成,又想立功换取这边帮助,再次被拒后,居然玩起了先斩后奏,想以功来要挟,才有了后面的事的经过说了遍。

    郭骑寻听后点头,算是明白了,原来如此,发现罗康安那厮怎么尽不干靠谱的事,龙师那种人怎么会收这样不稳重的人做弟子的?想想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若非查证过确实是龙师弟子没错,真的不敢相信。

    寂澎烈又补了句:“当时我们还奇怪,这里派出大量探子都摸不到的情况,就凭这厮东搞搞、西搞搞怎么就得手了?还把我们自己给搞的尴尬的很,觉得说出去都没面子,现在算是找到了答案,这蠢货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活该找死!回头这厮若是能不死,你荡魔宫带去好好收拾一顿。”

    郭骑寻摸了摸自己鼻子,呵呵一笑就算过去了,罗康安的死活,他们荡魔宫才懒得管。

    若是反贼也就罢了,不是反贼,捉那厮去干嘛?浪费荡魔宫时间和精力不说,无凭无据的,把人抓去,手伸那么长让人说吗?

    他当初因为不阙城发生的事,不是没怀疑过罗康安,但是事后深入了解后,发现罗康安这家伙不可能是反贼。歪嘴造谣二爷自找麻烦不说,在不阙城瞎搞出的事荡魔宫事后又不是不知道,更过分的是居然还把女人给带到巨灵神驾驶舱里去瞎搞,差点把自己给玩死,这得是多不怕事大、多不怕暴露自己、多不怕自己引人注意的反贼?

    有这么不靠谱的反贼吗?

    换了他郭骑寻是反贼的话,给他一百个理由他也不可能招收这种人当反贼同伙,一不小心非把同伙给坑死不可。

    他现在还不知道罗康安把刘星儿给祸害了的事,若知道,怕是会很无语。

    总之,罗康安这种人不值得荡魔宫消耗精力,更何况罗康安还有龙师的背景。

    对于龙师那种与世无争的人,能以平常心对待荡魔宫的人,荡魔宫还算是尊敬的。二爷也曾有事请教过龙师,能真正发自内心温和对待二爷的人不多,龙师算是一个。加上龙师的潜在影响力,荡魔宫吃饱了撑的才会没事去动罗康安。

    连二爷知道罗康安诽谤自己的事后,都不愿追究了,他郭骑寻犯得着惹这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