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三一三章 剑拔弩张

跃千愁2019-11-21 23:11:25Ctrl+D 收藏本站

    桓照突然出声道:“罗康安毕竟是龙师的弟子,目前的处境很危险,是不是想办法通知他赶紧撤离?”

    此话一出,郭骑寻和寂澎烈几乎是异口同声喊出,“不可!”

    唐、吕、姬三人亦是欲言又止模样,三人显然也是那态度,见那两位喊出了,也就不再出口了。

    郭骑寻和寂澎烈相视一眼,郭骑寻更是微微一笑,知道和自己想一块去了。

    对他来说,罗康安的死活是不用在乎的,和他愿不愿招惹不是一码事,罗康安的死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此来的目的。

    郭骑寻对桓照道:“罗康安一跑,反贼的局就破了,局破了,幻境这么大,想再揪出他们就难了。既然已经洞悉了先机,不妨顺势而为,趁势一网打尽!”这也是他亲自跑一趟的目的,不然仙庭那边大可以传讯提醒一下寂澎烈便可,用不着再让他悄悄跑一趟。

    桓照沉默了。

    寂澎烈心里也正是郭骑寻说的那个意思,那些反贼也的确是太嚣张了,竟敢把主意打到他头上来,他肚子里正憋火,正想找那些反贼算账。不过也似读懂了桓照的一点心思,缓缓道:“罗康安惹出这事来,我没找他算账都是好的,就当他是将功赎罪吧。”

    桓照:“神君,荡魔宫已经查清罗康安并不知自己被反贼利用,虽然是被利用,但并未酿成大错,而大军之所以能成功围剿反贼两批人马也算是因他之功,他为仙庭立功之心却是真的。”言下之意是,你这样算他过错,似乎不合适。

    唐、吕、姬三人眼色互碰了一下,尽管他们也认同郭骑寻的办法,但桓照出面帮罗康安说话了,大家都是仙都大军的同僚,他们反倒不好说什么了。

    某种程度上,他们和桓照才是一伙的,寂澎烈是个走过场的外人。

    只是这般说话,多少让寂澎烈心中有些不快,类似下属顶撞上峰的行为本就容易让上峰不快。若是他寂澎烈本部手下的话,他非当场训斥不可,奈何对方不是他的本部手下,何况对方只是就事论事跟他理论,他也不好发脾气。

    可是这话若传出去了,倒成了他有心害死龙师弟子一般。

    寂澎烈默了默道:“桓照,这里没人想害他,看在龙师的面子上,这里也不会有人故意谋害他。而是眼前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反贼以有心算无心,已经将他掌控在了手中,岂会轻易容他脱身?现在一定是把他的一举一动给纳入了监视之中,他现在连和这边联系都不方便,你让他撤,他怎么撤?目前的情况下,若做好了准备,他还有可能活一命,若强行寻找打草惊蛇了,反而可能让他送命。”

    “寂兄言之有理,计划好了行事,对方要利用罗康安,只要罗康安还有利用的价值,就未必有事。”

    郭骑寻也赶紧出声帮腔,算是帮忙圆场,不圆场不行,他率领荡魔宫人马进行大军作战,也是颇有大军作战经验的人,大战在即将士不和,意见不同很容出事。

    不过圆场归圆场,他可没那精力去给这边安抚将士,论嘴皮子的话,仙庭有的是人等着荡魔宫来舌战,他们应付不完,向来干脆直接,因此威慑的话也随之而出,“二爷曾言,荡魔宫并非是要跟谁过不去,而是因为职责所在,任何阻挠剿灭前朝余孽者,皆是仙庭的敌人!任何影响剿灭前朝余孽者,一律以反贼论处,绝不姑息,杀无赦!”

    杨真有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在场的不知道,一时间也不好考证。

    但无可厚非,对仙庭来说,剿灭反贼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此话可谓掷地有声,且透着丝丝杀气,是说给众人听的,更是说给桓照听的,大家心知肚明。

    态度很明确,算是代表荡魔宫表态了,罗康安的死活并不重要,剿灭反贼才是头等大事。

    谁要是敢影响剿灭反贼,荡魔宫不会客气,这已经是在警告了!

    唐、吕、姬三人皆向桓照使眼色,示意他算了。

    桓照目光从三人身上收回后,可谓与郭骑寻四目相对,有点针锋相对的味道。

    他就不信,只是就事论事两句,荡魔宫就敢把他给怎么样不成,仙都大军是陛下近防亲军,身为陛下亲军中的大统领之一,又岂是你荡魔宫想动就能随意动的?并不怵他郭骑寻。

    有这想法是有底气的,否则荆棘海如此重要,仙庭为何要派他们来驻守,不就是因为信任吗?

    这自然也是郭骑寻一来就愿意向他们透露此行机密的原因,这些人相对来说还是很可靠的,对仙庭忠诚度颇高。

    而郭骑寻虽是只身前来,但此时的目光毫不避让,干脆就直接盯上了桓照不放,目光中甚至是渐泛森冷。

    荡魔宫的强势,此时毕露无遗。

    桓照目中也隐露杀机,讲几句话而已,大军作战旁人提出不同意见很正常,你就敢当众吓唬老子,当仙都大军是被吓大的不成,搞火了他们,倒要问问郭骑寻还想不想活着回去!

    别的他不敢保证,除非郭骑寻一直躲在这里不出,但凡敢参与行动,他就敢找机会下令弄死郭骑寻,给郭骑寻玩个殉职出来!

    别以为他不敢,能在军中爬到这个位置,打打杀杀中混出来的,手上也是沾满了血腥的,也不是吃素的。

    大军之中,一个不对,背后出冷枪也是正常事。

    有仇的战场上见死不救很平常,不在你背后捅两刀已经是客气。

    更何况荡魔宫办事的时候,往往还要调用他们,荡魔宫兵权虽大,但自身的手上并无太多直属人马,也算是仙庭的一种制衡手段。

    大殿内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颇有剑拔弩张顷刻间翻脸的味道。

    最终还是桓照边上的姬无尘悄悄用胳膊肘砰了碰他,示意桓照让一步算了。

    桓照最终嘴角绷了绷,扭头看向了一旁,算是做了退让,对方的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再硬顶下去就真成了要阻挠剿灭反贼了,眼前面对的事,这个责任他的确扛不起。

    不过唐术、吕安波、姬无尘的目光也冷冷盯上了郭骑寻,也都发出了无声警告,这里是仙都大军内部,不是你荡魔宫,警告郭骑寻差不多就行了,别得寸进尺太过分了!

    目光触及三人的目光,郭骑寻也不得不暂避锋芒,此来办事为重,亦偏头看向了寂澎烈,“寂兄,这事你来决断吧。”

    见双方都让步了,一旁心弦紧绷的羽千重松了口气。

    寂澎烈刚刚不吭声,也是想让这边煞煞荡魔宫的气焰。

    不过他也算是看出来了,遇事的话,这几位大统领是穿一条裤子的,所谓同袍大概也就是这意思了。

    他现在的火气倒是消了,也怕惹出什么兵变来,到时候他也在责难逃,当即缓和道:“就事论事,有不同意见很正常,都不要往心里去。”

    大事要紧,搞的这边不配合就麻烦了,郭骑寻姿态也放下了,微微一笑,“寂兄说的是。”

    寂澎烈将话题扯回,“你们对付反贼有经验,荡魔宫既然把郭兄给派来,想必是有什么高见?”

    郭骑寻:“高见谈不上,目前这边的相关情况如何?”

    “情况就是羽千重之前跟你说的情况,之后,也就是罗康安一天前传来了最后一道消息……”寂澎烈把大概情况讲了下。

    郭骑寻听后琢磨了一阵,沉吟道:“既是如此,倒也简单了。既然反贼要利用罗康安,那罗康安就不会有事,他们还要利用罗康安传递消息迷惑寂兄,还要利用罗康安来设置陷阱。现在只能是等,等罗康安的消息来了再做布置!不过寂兄要做好心理准备,要想将此番作祟的反贼给一网打尽,怕是要拿寂兄来做饵才行。”

    寂澎烈略颔首,没反对,不过却转身走向了一侧墙上悬挂的地图。

    郭骑寻跟了去,其他人也陆续跟去。

    站在了地图前,寂澎烈抬手指去,“既已洞悉先机,那座湖,他们要在那座湖设伏,我们是不是要围绕那座湖先做些准备?”让他做诱饵可以,但他也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才行,别被鱼一口给吃掉了,那还真是成了饵了。

    郭骑寻摇头,“万万不可,那些反贼极具这方面的经验,我们若动作在前,很可能会打草惊蛇。一旦展开行动,寂兄需先行出发,大军才能随后行动,还不能调就近的人马前往,需调另一边的迂回过去,要在远距离蛰伏。一旦反贼咬钩了,大军方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火速扑过去围歼,不给对方反应之机方行。”

    寂澎烈嘴角抽了一下,“你的意思是,我这个鱼饵要先给对方咬了之后才动手?”

    郭骑寻道:“寂兄不用担心,我此来为寂兄带来了防御力强悍的‘金罡阵’,足以为寂兄抵御一点时间。来时上面告知,调用了十尊第八代巨灵神给这边,想必不会有假。反贼咬钩后,凭寂兄的实力,不至于连施展‘金罡阵’的机会都没有,届时只待寂兄发出信号,四周的第八代巨灵神立刻火速奔袭,第一时间赶至为寂兄解危,防范出现意外,有了这时间,方足以让大军奔袭合围,定可将反贼给一举拿下!”

    PS:感谢“嘴哥0”的大红花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