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三一四章 忏悔书

跃千愁2019-11-22 14:11:27Ctrl+D 收藏本站

    听着像回事,可寂澎烈总感觉有些不妥,让自己做饵,鬼知道这过程中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导致解围的人不能及时赶到,尤其听说是头号反贼霸王的手笔,他心里有些没底,然而当着众人的面又不好说什么。

    最终敷衍着给了句,“先这样说吧,具体的等罗康安那边消息来了再说。”

    心里也在骂罗康安不干好事,给他惹出这种事来。

    不是他怕事,而是有些东西没必要,反贼这东西,在乎这个鬼地方剿灭一些吗?剿灭了这里的对外面的反贼好像作用也不大。若不是罗康安折腾,怎么会轮得到他这个坐镇指挥的人亲自去冒险?

    郭骑寻欲言又止,然对方也没说拒绝,等罗康安消息来了再说也没说错什么。

    只好暂时摁下不提,回了句,“好吧。”心里琢磨着到时候是不是要让二爷那边亲自施压施压。

    事情暂时就这样定了,桓照四人心里有数后也就告退了。

    临走前,寂澎烈再三交代了一句,此事绝不可再对其他任何人提起。

    待四人走了后,郭骑寻又提了句,“寂兄,后面牵涉到罗康安的行动,调遣部署时,最好让桓照回避一下,免得他干出什么冲动的事来也是为了他自己好。”

    寂澎烈瞅他一眼,点了点头,算是表示心里有数了。

    ……

    一天又一天,转眼两天时间过去了,林渊三人几乎一直窝在藏身的地方躲着,大多时间都窝在那辆车内。

    就窝着,基本上是什么都没干。

    罗康安闲的,无聊到心里有点长毛,独自在后排座,拿着一面小镜子照着,不时拨拉自己的头发。

    头发还是卷的,琢磨着再长多长可以修剪修剪。

    照完头发又照脸,重点关照了自己的小胡子,又摸出了剪刀,开了车窗趴窗口修剪自己的小胡子。

    去雾市被逼刮掉的小胡子又长出来了,修剪是为了保持干净利落的八字小胡子造型。

    剪完后,缩回身子关了车窗,又对着镜子左右摸着自己的小胡子欣赏,越看越满意的感觉。

    脸皮厚的人就是如此莫名的自信。

    燕莺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实在有点想不通这位的审美,为什么会觉得这八字小胡子好看?

    算了,这个她也管不着,不过闷在这里也确实无聊,回头看看闭目养神的林渊,忍不住开口问道:“咱们在等什么?”

    闭目中的林渊缓缓道:“给仙庭时间,给寂澎烈知道事情真相的时间。”

    燕莺:“咱们闷在这里没任何作为,你怎么知道他有没有知道?”

    “两天了…”林渊睁开了双眼,“如果有人走漏风声,寂澎烈也差不多知道了。”

    燕莺:“这事就算知道了,他那边也必然不会轻易张扬,你怎么确认,你在他身边有探子不成?”

    林渊:“人是活的,办法也是活的,有些事情用不着那么复杂,一试便知。”

    燕莺:“怎么试?要试赶紧吧,缩在这里,坐不自在,躺也躺不自在,我都快闷不住了。”

    林渊:“罗康安不是把那个刘星儿睡了么?”目光盯向了后视镜,只见拿着小镜子被点名的罗康安已经是愣愣抬头,又被提及那事,罗康安一脸无辜的样子。

    “罗康安。”林渊喊了声。

    罗康安收了小镜子,心里有些忐忑,不知这位又想拿自己折腾什么,身子略前倾,努力挤出笑道:“林兄,怎么了?”

    林渊:“传讯联系姚先功,告诉他,说你把刘星儿给睡了。”

    “啊!”罗康安大惊失色,“这…这…这没必要吧?”

    有些事情干就干了,背着姚先功等人偷偷干了也就罢了,还要挑明了告诉人家,这也太那个了吧?

    不是他脸皮不厚,而是这样做不好,他实在是开不了这个口,开了这口,回头不被姚先功等人给掐死,也得被他们的唾沫星子给淹死。

    这姓林的王八蛋也太缺德了,这是不让自己做人了啊。

    一听是这个,燕莺脸色也不太好看,出声阻止道:“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了点?已经坏了刘星儿的清白,还要闹得人尽皆知不成?我也是女人,你这做法我看不惯。”

    “是啊是啊。”罗康安连连点头,“林兄,那事的确是我做错了,我已经悔过自新,已经决心从良了。姚先功他们也喜欢刘星儿,我要是说了这事,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从良?”林渊回头问他,“你自己说吧,从良的事你自己算算跟我说过多少次?”

    “那个,这次不一样,我是认真的。”罗康安弱弱道。

    林渊不理会,偏头盯向燕莺,问:“姚先功最后一次联系罗康安,说的是什么?”

    燕莺狐疑,知他这样问,怕是有什么原因,想了想回道:“具体的记不清楚了,大概的意思问罗康安能不能撤回,需不需要那边协助。”

    林渊:“为什么要罗康安撤回?”

    燕莺:“恐怕还是之前的意思,想让罗康安回去交代清楚情况。”

    林渊很肯定的给了句:“根据几番联系的情况来看,姚先功现在应该已经被调到了寂澎烈身边听用。”

    燕莺跟不上他的套路,问:“这和刘星儿的事有什么关系?”

    林渊:“你怎么还不明白?那边在催罗康安回去,想搞清楚情况,若是没人泄密,若是寂澎烈不知道,罗康安现在和姚先功联系,寂澎烈必然是要让他回去。反之,倘若寂澎烈不再催罗康安回去,你说是怎么回事?”

    “态度变了…”燕莺嘀咕了一句,继而恍然大悟,“我明白了。”

    林渊再次回头对罗康安道:“传讯给姚先功,就说你把刘星儿给睡了。要强调,本来打算永远瞒着的,但是总感觉现在的情况不对,万一自己死了不想心里有愧,所以找了个机会对他忏悔之类的,乞求他原谅。大概就这么个意思。”

    这事,罗康安尴尬的要命,目光瞅向燕莺,希望这位能再拦拦。

    然而这次,燕莺也沉默了。

    罗康安顿时满心的无奈,懂的,相对于眼前要办的事来说,他的那点尴尬不算什么,姓林的王八蛋才不会管他要不要脸或者有多尴尬之类的。

    没办法了,又摸出了一张传讯符,打开了车窗,他要死不活的样子,伸出了手施法,传讯符化作粉尘被风吹散了……

    接到传讯,姚先功第一时间找到了羽千重。

    两人亦第一时间奔赴指挥中枢大殿,蒙在黑斗篷里的郭骑寻正在与寂澎烈谈事。

    姚先功多看了两眼郭骑寻,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人,郭骑寻又戴上了假面,外人不识。

    “神君,罗康安来消息了。”羽千重紧急禀报。

    郭骑寻和寂澎烈相视一眼,都来了精神,寂澎烈指着姚先功手里那张抖动的传讯符,下令道:“验看。”

    “是。”姚先功领命,当即施法驱使。

    如今罗康安给他的传讯符已经不属于他,他已经没了私下查看的资格,而和罗康安联系的传讯符数量有限,未得允许也不得私下使用。

    符篆瞬间化作粉尘在虚空中翻涌,快速凝结成一行行虚浮的字迹。

    羽千重亲自出手配合,抖出一张白纸,将字迹给吸附在了白纸上固定,之后就这样双手拿在胸前,亮给对面的寂澎烈和郭骑寻看。

    发现字还挺多,二人双双负手上前两步,煞有其事的细看,两人越看越安静,最终甚至面面相觑。

    来此后一脸肃穆庄严的姚先功看清纸上内容后,则是瞬间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表情,连牙都忍不住呲了出来。

    郭骑寻满头雾水摸不着头脑的样子,问姚先功,“确定是罗康安的传讯?”就差问出你不会是把与其他人联系的传讯给误认成罗康安了吧?

    姚先功尽管不知这位是谁,但能出现在这和寂澎烈比肩交流的样子,肯定不是一般人,强忍心中的不适,神情扭曲地转身,沉声道:“千真万确,不会有误。”

    “把刘星儿给睡了,什么鬼?”郭骑寻茫然而问,左看右看,想要寻找答案的样子。

    诸界那么多人,他可不会记住区区一个刘星儿是谁,压根不知刘星儿是何方神圣,更不知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冒出来。

    双手拿纸的羽千重发现几位看到传讯后的反应不对,发现寂澎烈的表情有些精彩,正奇怪怎么回事,突然听到郭骑寻冒出一句‘把刘星儿给睡了’,有点错愕,忍不住擅作主张把纸翻转了过来自己看是怎么回事。

    不看则已,一看,张开的嘴巴合不拢了,表情亦精彩的很。

    这哪是什么情报,这分明是一份忏悔书,又有遗书的感觉,而且应该是给姚先功他们的,算是一封私信,结果却被大家给一同欣赏了。

    “这家伙,现在还有心思惦记这事。”羽千重有些哭笑不得的嘀咕了一句。

    郭骑寻左看右看,发现不对,似乎大家都懂,就他看不懂,当即沉声道:“我说寂兄,事情紧急,若是罗康安传来的,还望解释解释,这传讯是什么意思?”

    “咳咳。”寂澎烈握拳干咳一声,“那个…”刚要称呼‘郭兄’,目光一瞥在场的姚先功,又把称呼给吞了回去,“这和军情无关,应该是罗康安和其他人的私事,咱们不过问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