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三一五章 就一臭不要脸的烂人

跃千愁2019-11-22 23:11:26Ctrl+D 收藏本站

    这叫什么话?郭骑寻不得不慎重提醒,“寂兄,这个时候有关罗康安的任何事都没有私事。”

    寂澎烈是不想揭别人家短的,何况丁兰在这边颇得声望,这边还需要仰仗丁兰继续出力,人家为这边效命,这边却让人家出丑,没这样的道理。当即再次回避道:“真的是私事,不值得多问。”

    几个意思?郭骑寻沉声道:“寂兄,现在可不是搪塞的时候,我和那些人打交道多年,许多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这传讯中也许就隐藏有重大线索,万一错过,寂兄可愿承担责任?”

    这个时候,他哪能不详细过问,肯定要将情况掌握清楚。

    得!你帽子大!寂澎烈叹道:“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就字面上的意思,罗康安把一姑娘给祸害了,如今怕自己回不来,传讯忏悔来着,就这么简单。”

    废话,我认字!郭骑寻腹诽,追问:“这个刘星儿是谁?我怎么感觉你们都认识?”

    寂澎烈苦笑,“未海城城主刘玉森的宝贝女儿。”

    “刘城主的女儿?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她怎么会和罗康安搅到一块去?”郭骑寻有点费解,忽一怔,再次追问:“我想起来了,刘城主的夫人好像在这里效命吧?”

    寂澎烈叹道:“是啊,就因为她在这里效命,否则怕是还不会出这事。”

    郭骑寻很是动容的样子,“寂兄,刘夫人在这要害之地效命,罗康安却和她女儿搅在了一块,这能是巧合吗?难道你不觉得其中很有用意?这般牵连之事,你居然认为是私事,你居然能不追不查?”就差说出你这是玩忽职守来。

    他的意思很简单,在怀疑罗康安明为泡妞,暗中实则是另有所图,目标是丁兰。

    “哎呀,你说的意思我懂,但这事的过程不是你想的那样,我都不知该怎么跟你说了。”寂澎烈抬手拍了拍郭骑寻的肩膀,实在是哭笑不得,对羽千重道:“这事,你来说吧。”

    “是。”羽千重应下,当即对郭骑寻解释道:“罗康安来这边的原因,之前已经告知过您,他在待客的地方落脚后,一举一动基本上都在监视中,发现他和刘星儿接触后,就已经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大概的情况讲了遍,但并未说罗康安和刘星儿发生了苟且,据实报之。

    这里话毕,寂澎烈又接话道:“原本我们只是猜疑,不能完全肯定,事关仙庭一城之主女儿的清誉,没有真凭实据,我们也不好乱说什么。如今这混账自己传讯来承认了,那就说明我们的猜测没错,罗康安趁着刘夫人来这边大营开会的空档,跑到人家住所,把人家女儿给祸害了。”

    “……”郭骑寻已是无语,竟然会有这样的事?

    “什么?”姚先功突然失声惊呼。

    他刚才冷静下来后,还在猜疑罗康安这道传讯是不是另有用意来着,跟刘星儿有一腿,这怎么可能?

    他可以肯定,罗康安在来此之前压根不认识刘星儿,来了这里后,也压根没有做那种事的机会,还在琢磨罗康安这样说究竟暗藏什么用意,还在琢磨该怎么上报来着。

    待听完这边的讲述,听完这边从更高层面的情况掌握后,他的情绪有点失控了。

    顿时,在场三人的目光皆盯向了他,看他气愤难平的样子,寂澎烈淡淡一句,“知道你们不少人都对那个刘星儿有觊觎之心,好多人在追求她,但这种事情,说起来也的确是要讲点缘分,甭管罗康安用了什么手段得手的,说到底是刘星儿和你们无缘。年轻人,大丈夫何患无妻,好好办事,待到功成名就时,有的是条件好的女人主动投怀送抱。你如今能在这里听用,就是你的机会,也可以说是你的缘分,事后论功行赏,一份功劳少不了你的,懂吗?”

    完全是长辈、上峰的训话口吻。

    姚先功悲愤道:“神君,不是您想的那回事,罗康安那畜牲,把我们几个兄弟都给利用了。”

    寂澎烈愣了一下,“怎么回事?这事莫非另有隐情?”

    姚先功真正是欲哭无泪,“我,高浦,殷耀明,之前也发现罗康安和刘星儿的关系有些不正常,就故意吓唬他,谁知他说不是那回事,说刘星儿喜欢我们当中的一个,事情是从我们发现他们两个搂在一起跳舞开始的……”

    他把那时的情况悲戚戚的从头到尾讲了遍,说到罗康安突然跑了,还留书给他们,他们还体谅罗康安的处境难处来着,谁知道罗康安那畜牲是花丛中走了一趟,不想片叶沾身,谁能想到是玩过了就跑。

    最后痛声总结道:“骗我们也就罢了,自己占便宜也就罢了,居然还让我们给他放风,亏我们还把他当一口锅里搅过勺的同袍兄弟,这狗东西,太他妈不是人了!”

    “……”寂澎烈目瞪口呆。

    “……”羽千重哑口无言。

    “……”郭骑寻凝噎无语。

    算是见过世面的三人齐傻傻地看着他,最终寂澎烈和郭骑寻面面相觑,透露出的各种神色相当精彩。

    也真正是没想到,罗康安居然能干出这种事来,把兄弟耍的团团转,撬兄弟的墙角就不说了,还让兄弟放风去睡兄弟喜欢的女人,怎么会有人能干出这种事来,这特么也太混账了。

    寂澎烈和羽千重是知道姚先功、高浦、殷耀明和罗康安走的比较近的,但没想到勾肩搭背你来我往的背后竟还暗藏了这种事,这罗康安还真下得了手啊!

    三人看向姚先功的反应中,甚至饱含着丝丝怜悯和同情。

    也很感慨呀,一群人追那么久的女人都追不到,罗康安一来屁股还没坐热就搞定了,捆一起都不如人一个,说出去这边一群男子的脸怕是都没地方放。

    “这个罗康安也是有点过分了!”郭骑寻干咳一声,也有些哭笑不得。

    寂澎烈:“你说吧,这分明就是瞎搞胡闹,分明就是玩了就跑,哪是什么另有所图。这样瞎搞,完全是不顾后果,一点善后都不做的,瞒得住谁呀,当我们瞎子吗?什么都暴露了,怕我们不防备吗?有这样别有所图的吗?事情皆在掌握,你让我还要追查什么?”

    看来还真是自己想多了,郭骑寻忍不住摸了摸鼻子,自己都为罗康安感到尴尬,忍不住苦笑道:“刘城主知道这事吗?”

    寂澎烈:“能不知道吗?罗康安跑了没多久,刘夫人就跑到我这来了,请求派大军,帮她把罗康安给找回来。问她什么事,她支支吾吾不肯说,还用想么,刘夫人肯定是知道了,想找跑的没了影的罗康安算账。”

    郭骑寻闻言哑然失笑,无法想象丁兰知情后的心情。

    “这事,我只能装糊涂,就算不装糊涂,大军驻扎在此,未经特许,哪能帮她去干这种事。后来仙宫过问,说刘城主的女儿本是要和监妖司主笔慈沐的嫡孙定亲的,突然取消了,又获悉刘星儿突然从这里提前回去了,问这边知不知道怎么回事。定亲都取消了,你说刘城主知不知道?”

    姚先功一愣,刘星儿已经要定亲了?那他们还追个什么劲?

    郭骑寻苦笑摇头,“当初因为秦氏竞标的事,不阙城接连出现命案,我曾去过不阙城勘察,对罗康安在不阙城的情况多少了解些,这厮在不阙城有个女人,还敢脚踏两条船踩到刘玉森女儿头上,这混账东西,就不怕刘玉森回头把他给剁了喂狗?”

    一旁的姚先功已经是瞪大了眼睛,心头一万头猪隆隆奔腾而过,不阙城有女人还对刘星儿下手,他们这些追求刘星儿的人,谁敢干这样的事?那毕竟是一方城主的女儿啊,他此时的心情简直了,千言万语也无法形容。

    有种彻底被罗康安给打败了的感觉。

    “怕?”寂澎烈嘿嘿,“你觉得这混账是怕事的人吗?这种情况下,势单力薄的敢往幻境跑,还敢打着龙师的幌子跑来见我求我帮忙,当自己是谁呀?还敢闷头闷脑的去做什么狗屁奸细,那是敢带女人去巨灵神驾驶舱内瞎搞的主,全天下除了他估计找不出第二个吧?他什么混账事不敢做,鬼知道还干过多少我们不知道的好事,你觉得他像是会怕的人吗?整个就一臭不要脸的烂人。”

    郭骑寻叹,“乱来呀。”

    他心里清楚,罗康安不止这点破事,不阙城就因为乱找女人差点惹出事把秦氏给坑了,在仙都连二爷都敢诽谤的事就不说了,现在回头想想,的确是胆大包天胡搞瞎搞,还真没有那人渣不敢做的。

    寂澎烈:“是乱来,没办法,人家是龙师的弟子,龙师死了,他的确有点乱来的本钱。”

    此并非虚言,龙师若还活着,不可能不讲道理,谁能容罗康安乱来?龙师一死,死者为大,这罗康安倒是让人棘手了,一旦撞手里了,你说怎么弄吧?找龙师告状?

    一般人对付罗康安反倒好办,一般人不用顾忌方方面面的关系,偏偏是有些身份地位的遇上这种人有些缩手缩脚,知道的越多越不敢乱来。

    郭骑寻再次苦笑:“龙师一世英名怕是要毁这混蛋手里,这若是我徒弟,我非亲手掐死他不可。”说罢叹了口气,没想到一追究,居然追究出了这档子破事,摆手道:“算了,这混蛋的私事不值得我们探讨个没完,回正题,商议下怎么回这传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