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三一七章 可惜了,没上当

跃千愁2019-11-23 23:11:29Ctrl+D 收藏本站

    霸王出手做局,荡魔宫和那位交手,好像一贯没占上多大的便宜,究竟行不行?他心里是一点底都没有。

    可现在,他真正是骑虎难下了。

    郭骑寻:“这次的确由不得他,就算龙师还在,荡魔宫也不会答应。要怪,就怪他自己卷进了这事里。寂兄,召集几位大统领商议作战布置吧。”

    还是那句话,对于罗康安的死活他不关心,因为这种事情,死就死了,死在了反贼手上,能怪谁?

    寂澎烈挥手示意,羽千重拱手领命,招人去了。

    寂澎烈瞥到站一旁的姚先功,当即说道:“姚先功,从现在开始,未得我的允许,不得离开大殿半步,也不得擅自与任何人联系。”

    没办法,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在事情结束前,是不可能让姚先功离开了。

    “是。”姚先功只有乖乖领命的份。

    稍候,唐、吕、桓、姬四大统领到,罗康安的传讯给他们看了,羽千重也把情况介绍了一下。

    “情况就是这个情况,姬无尘,这次由你坐镇指挥。”寂澎烈出声点名,待姬无尘领命,走到姬无尘身边,负手叮嘱道:“这不是最后决定性的一战,是人家故意送上门送死的人,围剿不成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必须保证罗康安的安全,要让罗康安顺利逃出去,继续留在反贼那边,反贼才能继续下一步,我们才有机会把他们给集中在一起一网打尽。”

    姬无尘沉吟,“现在是罗康安这厮不肯干了,让我们接应他回来,他若是不配合,怎么弄?”

    郭骑寻:“这个简单,回头这边会传讯告诉他,为了防止泄密,不会向围攻人马泄露他是这边内奸的身份,让他自求多福。当然,这只是吓唬他,你们下手的时候还是得要有分寸。当然,为了让他安心配合,这边也会告诉他,说已经安排好了接应,一旦有变,会及时接应他,不会让他有事,让他安心在那边做卧底。”

    姬无尘讶异,“那边还有我们的内应接应?”

    郭骑寻简单直接:“没有,让他安心配合而已。”

    众人懂了,这是在骗罗康安去卖命,旁听的姚先功神情复杂,说因为刘星儿的事恨罗康安吧免不了,可毕竟是曾经的老兄弟,把罗康安这般送进凶险中可能会丢性命,他的心情真的很复杂。

    不但是他,姬无尘四人亦面面相觑,都是战场厮杀拼命的汉子,战场上有些时候做出牺牲布置免不了,可死也要让大家死个明白,会直接告诉,此战凶险之类的,至于骗自己人送死的事,他们做不出来了,问题是让其他弟兄们知道了,岂不心寒,还如何统兵指挥?

    四人算是看出来了,这荡魔宫的人为了剿灭前朝余孽,还真是不择手段。

    桓照又忍不住冒出一句,“让人家卖命,还用得着欺骗吗?直接下死命令告诉他便可,他也是仙都神卫营出来的,有些事情他也懂。”

    又是这家伙,郭骑寻沉声道:“若是其他人,可以这样,可这位是罗康安,你当他是什么好汉不成?对他不用点手段,他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刘夫人的女儿,刘星儿的事你们还不知道吧?”

    “咳咳。”寂澎烈突然咳嗽一声,“郭兄,这个和战事无关。”

    “桓大统领若是明事理,我就不说了,非要硬顶,那就说个明白。”郭骑寻直接拒绝了,接着就直接把罗康安对刘星儿干的事给抖了出来。说完后,又手指姚先功,“睡了自己兄弟喜欢的女人,还骗自己兄弟在外面为他把风,这种人你能放心交底?敢往巨灵神驾驶舱里带女人进去瞎搞的,有什么事是干不出来的?”

    桓照傻眼了,唐术、姬无尘、吕安波亦傻眼,皆愣着一张嘴,难以置信的样子。

    寂澎烈略皱眉,也有了同样的感觉,事关刘玉森女儿的声誉,这荡魔宫的人为达目的还真是不择手段。

    他不得不又咳嗽一声道:“那个,这事大家在这里说说就行,回头别乱传,让刘夫人知道了的话,不合适。”

    也确实要提醒一下,郭骑寻事后就跑人了,可以什么都不管,这边回头和丁兰可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还要丁兰帮忙出力呢。

    总之一番布置后,四位大统领只能是遵命执行。

    回头郭骑寻又亲自叮嘱姚先功传讯事宜。

    待姚先功传讯完毕后,寂澎烈负手踱步到郭骑寻身边,“郭兄,这次罗康安一脱身,只怕立马要被反贼那边给擒下啊!”

    郭骑寻嗯了声,“他已经被反贼给盯上了,这是必然的事情,不拿下他,反贼怎么能让他按反贼的意图来向寂兄传讯?”

    寂澎烈:“那你想过没有?一旦罗康安帮反贼传出这个消息,那就意味着罗康安已经投降了反贼。”

    郭骑寻慢吞吞不置可否道:“是有这个可能。”

    寂澎烈:“反贼的事,是你们荡魔宫的职责范围。倘若罗康安事后还能活着,我们是无权处置的,你把他给带走吧。正好,这厮说他有把握找到幻眼,仙庭也正好不想让他把幻眼给带回去,又苦于没有借口,这次落了把柄,荡魔宫把人带走处置刚好。”他得帮自己把关系给撇清,当然,也想借机坑荡魔宫一把。

    郭骑寻又不傻,位列仙班的一帮家伙,哪个对荡魔宫能安好心的,包括这位。

    他斜了寂澎烈一眼,淡然道:“仙庭希不希望罗康安把幻眼给带回去,我不知道,秦氏的事不在荡魔宫职权范围内。何况罗康安事出有因,就算他投降了反贼,一时间也干不出什么来,何况是我们所需才引导他那样做的。若不是怕他身陷陷阱,怪我们见死不救会泄露什么,这事本该是该告诉他真相,好让他配合佯装投敌的。

    为求稳妥,一时权宜之策,也是没办法。退一步说,剿灭反贼有功,也足以让他功过相抵。当然了,若是寂兄能当众声明,能指证他是反贼,有寂兄指证,我也不介意把他给带走处置。”

    寂澎烈摆了摆手,“既然荡魔宫都能宽宏大量,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将功赎罪,不错,也说的过去。”呵呵一笑,就此将这事给撇过了,心里嘀咕,可惜了,没上当,不然可就有好戏看了。

    让他当众指证罗康安是反贼,罗康安是什么出身背景,龙师的弟子,自己搞这事,不是自找麻烦么。再说了,几大统领都亲眼见到也亲身经历了这些个过程,他非要扭曲的话,只怕几位大统领那一关就过不去,没看桓照那态度么?

    事情闹开了,他在幻境的屁股怕是坐不住,回了朝堂怕是还要面临一堆攻讦。

    这就作罢了?郭骑寻暗暗冷笑,荡魔宫和朝堂一群人斗了这么多年,多少有了些经验,岂能不防这帮小人,这摆明了就是想坑他。

    区区一个罗康安算个屁,硬摁个反贼的帽子给人家戴,有屁用,什么用处都没有,这种人渣,荡魔宫摸了都嫌脏。

    脏不说,还要惹一堆麻烦,龙师的影响力不小,回头他在二爷那边都不好交差。

    抓罗康安回去,他吃饱了撑的还差不多。

    真要照这位的话去做了的话,他就不信了,那几位大统领能让他把人给带走,只怕人家正愁找不到机会收拾他,他敢这样做的话,万一寂澎烈这老贼再挑拨一下,他能不能活着回荡魔宫还真不一定了,不死只怕也要被收拾一顿,兴许还用不着这老贼挑拨。

    这都是帝君的仙都直属人马,事情闹起来,被人家揪住把柄给揍一顿的话,打人的不会有什么事,帝君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怪了,回头他连说理的地方怕是都找不到。

    他独自孤身前来,还没自大到敢完全不把这些手握重兵的人给不放在眼里,否则他之前面对桓照的硬顶就不会退让。

    一旁的姚先功听的似懂非懂。

    羽千重则是低眉垂眼,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郭兄,若罗康安是硬骨头,落在了反贼的手上死活不从怎么办?”

    “寂兄,多虑了,霸王是什么人?这么大的事岂会靠碰运气行事?反贼既然把他当做了目标,就必然是权衡过的,定是有把握才下手。”

    ……

    山谷中,罗康安忽闭眼,凝神感受后,立刻对一旁的林渊禀报了姚先功的传讯内容。

    林渊冷笑,这次真正是确定了,湖心岛和那两家商议的事情已经被仙庭掌握了。

    罗康安也是龇牙咧嘴牙痒痒的样子,“什么没告诉下面是为了防止泄密,还什么有内应接应?鬼扯!这帮孙子,妈的,没安好心,这是把老子当饵不管老子死活了,不要有落在老子手上的那一天。”他想说,老子现在可是反贼了,专跟你们对着干的。

    他又不傻,要是不知情还情有可原,既知寂澎烈他们的打算,能信这些个鬼话才怪了。

    换句话说,郭骑寻糊弄的话,连他都骗不过去了,这就是洞悉先机的好处。

    林渊没跟他扯,摸出了一张传讯符联系燕莺后,出声道:“走吧,我们去和燕莺会面。”

    说罢率先飞出,罗康安紧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