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三二一章 终于要动手了

跃千愁2019-11-25 23:11:36Ctrl+D 收藏本站

    南栖家族,家主书房,南栖如安步入,对站在书架前寻找翻看的南栖文行礼后,问:“父亲,不知何事召见?”

    南栖文低头翻看着手上的一本金页古籍,“听说你向秦家许诺了南栖家族的长生金丹?”

    原来是为这个!南栖如安知道,这又是离武告的状,回道:“是的,只要秦仪成了南栖家族的一份子,若真是能力到位了,自然是有能者居之,这不是族规允诺的吗?”

    南栖文不冷不热道:“以前也没见你这么积极,如今连长生金丹的借口都搬了出来,看来是真想娶秦仪了。”

    南栖如安承认道:“是。我承认我以前只是欣赏,但和秦仪接触久了后,我发现我是越来越喜欢这女人了。义父,其她女人我怕是看不上了。”

    南栖文笑了笑,金页古籍插回了书架上,转身向桌案走去,“人家对你好像没感觉,听说连长生金丹都拒绝了。”

    南栖如安跟了过去,“形势所迫,秦家也必然是要做出抉择的。”

    “唉,能不为诱惑轻易动摇,说实话,我也是越来越欣赏这丫头了。”南栖文在案后椅子上坐下了,双手收在了腹前,“不过,你要明白一件事情,你只是姓南栖,实则是我义子,秦仪就算嫁给了你…”

    盯着义子的双眼凝视了一阵,才缓缓道:“也还算不上南栖家族真正的一员,你也只是占了半个边,她就更算不上了。长生金丹的事真要传了出去,家族其他成员是不会答应的,这个道理我不信你不明白。秦仪真要来了,也迟早会知道你骗了她,你想过怎么面对吗?”

    南栖如安尴尬道:“真要嫁过来了,这个还重要吗?”

    “呵!”南栖文忍俊不禁,摇了摇头道:“这次叫你回来,是想告诉你,这事我找族长面谈过了,族长答应了,若这个秦仪真能为南栖家族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族长许诺,可以把长生金丹赐给她。所以,你不用担心什么,可以大大方方承诺于她。至于她有没有资格拿到,那就要看她自己的努力了。”

    “啊!”南栖如安一愣,旋即欣喜不已,发现父亲对秦仪还真不是一般的欣赏,居然为此找了族长,连连拱手谢过义父的成全。

    南栖文摆了摆手,问:“秦氏那边现在有什么进展吗?”

    南栖如安收了笑脸,叹了声,“没反应,秦氏放出消息后,没有哪家商会来找秦氏谈,恐怕还是要等到仙庭的官商出面了。”

    南栖文:“不等到幻境那边彻底没了希望,这丫头是不肯罢休啊,心情也能理解,秦家两代人的心血,如何能甘心拱手让人。”

    说到幻境,南栖如安问:“我听说幻境内部,又有人偷袭了荆棘海?”

    南栖文叹道:“是啊。”

    南栖如安低声问:“义父,和咱们家没关系吧?”

    南栖文:“你想多了,我们没那么急躁。幻境重新开启,正是荆棘海防守最严密的时候,这个时候动手不合适。要解决这事,需要时间,也许需要很长的时间,不会急于一时。里面的驻军人数众多,不会每个人都是无缝的鸡蛋,花时间经营,总会找到突破口的。”

    南栖如安迟疑道:“秦氏的事一旦解决了,仙庭哪还会让人继续逗留在幻境?只怕幻境又要再次全面封闭。”

    南栖文冷笑,“你以为各大家族把人派进去,事没成之前能轻易放弃,会急着出来?要的是先把内应人手放进去,便于有需要时能里应外合,至于仙庭封不封闭幻境,并不重要,门是人关上的,就一定有人能打开。任何事情,有了充足的时间,才意味着充足的机会,谁掌握了更多的时间,谁就是赢家,懂吗?”

    南栖如安若有所思,算是学到了一点东西,转念又道:“既是如此,那偷袭的事会是哪家干的呢?”

    南栖文呵呵道:“出了这种事,哪家派出的人联系不上了,哪家心里最清楚。不管是哪家干的,都一定会守口如瓶不敢走漏任何风声,会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除了当事人,会成为永远的谜。不过我看不像是哪个家族的手笔,太急躁了,倒有可能是那些反贼干的。”

    南栖如安琢磨着,微微点头……

    山林中,使出一张传讯符后,林渊闭目凝神一阵,睁开眼后,凝视了一阵远方,才慢慢转身面对身旁二人道:“那两家已经在湖心岛设置好了‘九龙翻海阵’对付寂澎烈,很快会派人来接我们。差不多了,按照说好的,向姚先功传讯吧。”

    “好。”罗康安应下,立刻摸出了传讯符使唤。

    心态摆正后,办事的态度都利索了不少,少了那些个婆婆妈妈、犹犹豫豫。

    ……

    收网在即,却不知那一刻何时到来,对中枢大殿内的决策者来说,暗地里略有心焦。

    毕竟事态一直在变化的过程中,都担心会出什么意外,掌握了先机的事情一旦错过了,反贼再另谋他法的话,这边就被动了。

    老实安静在角落里的姚先功也的确是熬的有点难受,在大员的眼皮子底下,哪都不能去,也不敢乱动,话也不敢乱说,着实有些煎熬。

    束手而立的他,精神忽一振,快速摸出了一张抖动的传讯符。

    他的异常举动也令殿内三人一起回头看来,郭骑寻目露期待。

    果然,姚先功快步上前,出声急报道:“罗康安来了消息。”

    郭骑寻当即越庖代俎,急道:“速看。”

    姚先功看向寂澎烈,见寂澎烈颔首,这才当场施法而为,传讯符化作了粉尘在虚空翻涌,如轻烟般聚集成图文。

    羽千重一张纸抖出,迅速将图文给吸附在了纸上,双手提了两角,转身亮在身前给那两位先看。

    齐齐走近的寂澎烈和郭骑寻盯着细看。

    看后,郭骑寻击掌道:“好,果然在那座岛上,所料无差,那些反贼终于要动手了,我们的机会来了!”

    寂澎烈却是龇牙咧嘴,“仙庭高层中有反贼内应,事关重大不能相信任何人,只能交给我,还他妈联系的传讯符告罄,还让送传讯符过去,这要死要活要脱身的人,还敢说这些个,当老夫傻子吗?”

    郭骑寻微笑,这要是不知情,反贼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取信于你,你能不信吗?

    寂澎烈吹胡子瞪眼哼哼,“这没骨气的狗东西,不用说,果然是投靠了反贼,真是丢尽了龙师的脸。”

    羽千重当即翻转纸张,查看图文内容。

    郭骑寻:“寂兄,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等了这么久,就为此刻,招几位大统领过来布置行动吧!”

    寂澎烈当即挥手示意,羽千重将纸张给了姚先功拿着,领命而去。

    没多久,四位大统领来到,也第一时间得到了传讯消息上的内容查看。

    四人看后面面相觑,桓照脸色阴沉,不用说,都看出罗康安屈从了反贼。

    躲在一角手机通话后的郭骑寻走了过来,笑着将手机递给寂澎烈,“寂兄,二爷要和你通话。”

    杨真?寂澎烈怔了一下,表面上倒是不敢怠慢,当即接了手机放在耳边,笑道:“二爷,我寂澎烈。”

    杨真淡漠的声音传来,“神君坐镇幻境辛苦了。”

    寂澎烈斜了眼郭骑寻,“有掌令派人来分忧,我不辛苦,二爷突然问候更是操心了,不知可是有什么吩咐?”

    杨真:“不敢有什么吩咐,只是想告知神君我荡魔宫之决心!”

    寂澎烈呵呵道:“荡魔宫的决心不是我该过问的。”

    杨真:“神君,反贼所图甚大,荆棘海不容有失,一旦让反贼得手,给仙庭造成的后患无穷,因此此番绝不可让反贼走脱,久留必成后患。劳烦神君将我的意思转告大军上下,谁若敢阻碍、耽误这次剿贼,不管是谁,不管是什么身份地位,不管牵涉到多少人,我荡魔宫铁律无情,定不轻饶,涉事者一律以勾结反贼连株,抄家灭族,以绝后患!”

    这淡淡语气中蕴含的森冷和杀机,令寂澎烈嘴角抽了抽,什么叫不管是什么身份地位?怎么感觉这位在威胁自己。

    而这就是一旁面带微笑的郭骑寻想要的效果,荆棘海特殊,加之不宜动静过大引人注意,荡魔宫没来什么人,他一人前来有些镇不住这些骄兵悍将,加上这些人的态度,还有寂澎烈似有自顾的念头,他想想还是搬了二爷出来震慑。

    不管是威胁还是恐吓,杨真说的在情在理,寂澎烈不好回驳什么,只能是皮笑肉不笑道:“二爷放心,如此大事,岂敢有人耽误。”

    杨真:“有劳神君费心,等神君好消息。”说完直接终止了通话。

    一把握住手机的寂澎烈瞅向郭骑寻,手机也扔了回去,似笑非笑道:“郭兄有心了。”

    郭骑寻装作听不懂。

    正事要紧,寂澎烈也不废话,面对几位大统领,开始商议布置秘密行动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