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三二二章 是自己人

跃千愁2019-11-25 23:11:38Ctrl+D 收藏本站

    三条人影遁行在山林深处,摸至一处山谷边缘停留,悄悄探视山谷中。

    山谷内,一辆车,车旁的地上,还有一个痕迹深深的“王”字。

    三人相视一眼,一起闪身而出,落在了车旁。

    来者在地上各划出一个‘道’和‘客’字,也不知周围有没有人看到,但这不是他们在意的,留下字后,才开始检查车内。

    林渊、燕莺和罗康安三人一起一动不动地坐在后排座上,只有眼睛在转来转去。

    略作查看后,为了保险起见,检查的人对三人身上的禁制不放心,再次出手,又在林渊三人身上下了禁制。

    燕莺和罗康安的眼睛都忍不住看向了林渊,想说,这下可是弄假成真了,真的是把性命交到别人手中了。

    来者没有多话,两人钻入了前面的正副驾驶位,还有一人钻入了后面,直接将靠边的燕莺往里一掀,然后挤坐了进去。

    燕莺的姿势顿时变得古怪,近乎是趴在了林渊的身上,脸颊贴着林渊的脸颊。

    这姿势贴的太紧,也太暧昧了,能闻到彼此身上的气息,鼻子和半边嘴是亲在林渊脖子上的,燕莺的脸颊逐渐有些发烫。

    她就不明白了,怎么会老是和林渊出现这种状况,在地下自己脱了个精光给人看了,如今又这样。

    接连的,她都能肯定,不是林渊有心的,但她也是天地良心保证,她肯定也不是有心的。

    她脑子里甚至闪过一个念头,难道是冥冥之中的缘分?

    “缘分”二字在脑海中一出现,她立刻极力摒弃,自己骂自己荒唐瞎想。

    罗康安的眼珠子使劲朝一旁瞟,尤其注意到燕莺胸膛的饱满压在林渊身上,不禁暗暗后悔没坐燕莺边上,不然这温香软玉就是趴自己身上了。

    实则他后悔也没用,也得准备的时候燕莺愿意跟他坐一起才行,燕莺听过他在监控里的话后,已对他保持了警惕。

    车门一关,车辆启动,快速腾空蹿出,飞往目的地……

    斑斓多彩的大地,迤逦山川,最终是一处如同蓝宝石的湖泊,飞行车俯冲了下去,冲往了湖中的小小一点。

    小小一点变大,渐渐能看清是个岛,俯冲的飞行车一个抬升,轻飘飘落在了地上。

    接人来的三人下车,外面迅速冒出人来,与三人碰面交谈。

    之后又来一人,将车开到了隐蔽的地方,才又下车,至于车上的三人,似乎被人给遗忘了,林渊三人保持着原有姿势在那一动不动。

    燕莺的姿势是最难受的一个,而对林渊来说,不断有人在自己脖子肌肤上呼吸也不舒服,感觉有点痒。

    等了好久,又来了几个人,三人被人给拖了出来。

    一群人中的两个,林渊和燕莺认识,正是曾经见过的那个‘道’和‘客’,奈何这两位却已经不认识了他们。

    有人捏着罗康安的脸颊左右看了看,如同看牲口一般,嗯了声撒手,“没错,是罗康安。”

    接着,林渊三人身上的禁制被解除了部分,法力受到禁锢,身体却能动了,被推的摇摇晃晃后站好了。

    道拍着罗康安的肩膀,问:“听说你已经成了自己人?”

    罗康安连连点头,干笑道:“是,自己人,是自己人。”

    道:“让你来的人,说是已经告诉了你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罗康安又连连点头,“知道知道,寂澎烈来了后,我们好好配合你们,不要引起他的怀疑,让他安心落在这座岛上来。”

    道:“好,知道怎么做就好,乖乖的,老实配合,事后少不了你们的好处。敢耍什么花样的话,一个都别想活。”目光一扫林渊和燕莺,也是对他们说的。

    “明白。”罗康安点头,林渊和燕莺也跟着应了声。

    实则心里都清楚,事成之后哪会有什么好处,这边留他们还有什么用吗?底细不清留着是隐患。

    客又上前叮嘱了三人一顿后,挥手示意道:“把他们带到那块空地去。”

    于是林渊三人被赶往了岛上的空地,被勒令一直逗留在空地上,躲了几人在暗中盯着。

    而刚刚现身的一群人,又悄然消失了,不知躲往了哪里。

    拘谨了一阵后,林渊三人活动了一下手脚,开始慢慢溜达。

    溜达了一阵,见自己处在人家的监视中,得了警告也不能乱跑,燕莺不由低声埋怨,“现在好了,真正是成了人家手上待宰的羔羊。”说罢还摸了一下自己的口鼻。

    因为之前身体接触在一起太久,总感觉鼻尖还有林渊的体息在萦绕,眼神又暗暗怪怪地瞅了瞅林渊。

    林渊亦嘴唇微动,“你们两个不要离开我身边太远便不会有事。”

    原因嘛,这种禁制手法根本制不住他,只能禁住他的法力,却禁不住他修炼融体藏于体内诸天窍穴的神形合一的无明真火,也就是燕莺所谓的厄虚神焰。

    他不需要动用法力,只要他需要,可以意驱使,无明真火随时能从窍穴爆出,炼体通融,焚破禁制,还己真身,随时可恢复法力。

    什么叫艺高人胆大?这便是他敢受制前来的底气。

    燕莺与罗康安相视一眼,问:“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林渊瞥了她一眼,他自己以前都不知道自己的无明真火叫做厄虚神焰,还是听了这位的提及才知晓,还以为这位知道,现在才知这位知道的也不多。

    既然不知,原因嘛,林渊不想泄露太多。

    倒是罗康安,安全第一,立马靠林渊站近了一些,不管真假,对于林渊的能力,他是有了些盲目信心的,至少有可能总比没可能的好啊。

    见他不说,燕莺也只能是暗中啐了声,继而又环顾四周道:“若是寂澎烈觉得不安全,不来了,派别人来怎么办?”

    林渊淡定道:“寂澎烈来不来还重要吗?”

    燕莺一愣,继而恍然大悟,瞬间深以为然,谁来都没关系,总之这边的目的达到了。

    见他随口淡定而回,顿时明白了,原来这位对寂澎烈来不来压根就不感兴趣,也根本就不是所谓的针对的关键,纯粹是障眼法,重要的是让反贼这边相信寂澎烈会来。

    明白了这个关键后,燕莺暗暗啧啧,上下打量,原来是这样玩的,瞒的大家好苦,别说荆棘海驻军和这边的反贼,连身边全程参与计划的人都睁眼瞎似的被骗了,不说出来只怕事情完了都不知道。

    不禁暗暗感叹,这什么人呐,还真是个翻云覆雨的人物,想必在反贼中不是寂寂无名之辈,也不知是听说过的反贼中的哪一号人物。她也越来越好奇,越来越想见见那位传说中的霸王了。

    罗康安也才反应了过来,不禁嘿嘿一笑,有这么厉害手腕的人陪在身边,他越发安心了。

    不过笑容一露又赶紧收敛了,他反应也快,左右看了看,这个时候还能笑出来似乎有些不合适,怕露馅。

    燕莺心里想的是一回事,嘴上却有些硬气,“待会儿人来了,反贼那边攻杀起来可不会管我们死活,咱们三人未必能脱身。”

    林渊:“放心吧,既然是心中有数,只要有人赶来,就不会是来轻易送死的,必然会做相当的防御措施,不到不得已,不会轻易让我们死。”目光瞥了瞥罗康安,真正原因,他心中有数,只要有这位龙师的弟子在,就如他说的,不到万不得已,寂澎烈那边是不会轻易让罗康安被杀的。

    自从知道罗康安是龙师的弟子后,说实话,他就高看了一眼,他当时也很意外。

    若不是机缘巧合之下和罗康安混在了一起,就罗康安这种瞎搞的人,很容易出事,事实证明也的确很容易惹出事来,这对他这种身份的人来说,是大忌,能避则避,否则很容易被牵扯曝光出来,他压根不想招惹。

    可有些时候,事情往往就是会被逼到那个份上,他也是不得已之下不得不把罗康安这块到处是窟窿的破烂布给扯到前面做遮挡。

    之后的事情他也很意外,没想到罗康安居然会是龙师的弟子,没想到龙师的弟子能落在他的手上。

    那时,他大概明白了罗康安这狗东西为什么得罪了杨真那种人,还能活着离开仙都并继续对杨真叽叽歪歪,绝对是有人暗中出手斡旋保了罗康安。

    他甚至有理由怀疑,在罗康安身份未爆出之前,杨真之前并不知道罗康安的龙师背景。

    龙师低调,也压制的罗康安低调只是一方面原因。

    另就是,杨真兵权虽大,但手上的兵权有一定特殊性,可以说是遭遇了某种制衡,可以调遣仙都大军,但仙都大军却不归杨真直辖,被瞒过是有可能的。

    否则的话就冲罗康安的背景,谁办事还能不看是对谁?有些事都是场面,荡魔宫敢对仙帝一是一,二是二吗?

    所以,荡魔宫若知情的话,应该不会把罗康安给踢出仙都,除非背后还发生了什么其它可能。

    别人不清楚,他和仙庭斗了那么久,岂能不知龙师的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