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三二七章 有内奸

跃千愁2019-11-27 15:41:36Ctrl+D 收藏本站

    丁兰跺足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我亲眼目睹了啊,他的确被郭骑寻亲自出马给抓了。再说了,连你都想要他做女婿,反贼怎么就会不要他了?”

    刘玉森勃然大怒,“妇人之见,这和做女婿能是一回事吗?就他那德行,你以为我愿意要他做女婿?还不是你的乖女儿,还不是你这个做娘的教的好,在你眼皮子底下你都看不住,她若不干那不要脸的事,我能考虑这个罗康安吗?”

    丁兰顿时泫然欲泣,“我也不想,现在出了这种事,你说怎么办吧?”

    刘玉森来回踱步,那叫一个焦虑,现在和慈家定亲的事也退了,问题的关键是女儿居然和反贼厮混在了一块,这事瞒还是不瞒,瞒的话,事后一旦被发现就有些扯不清了,不瞒的话,这家丑非笑掉人大牙不可。

    若是和一般人也就罢了,居然还是和反贼,让他这个堂堂城主情何以堪。

    就算主动交代,他这个城主恐怕也要被暂停职权接受调查先,涉及到反贼的事,不查个底清是不可能的,就怕有盯着他位置的人趁机做手脚。

    他很清楚,到时候只怕不仅仅是他,连夫人丁兰也要暂时被控制,身在荆棘海那种地方,遇上这种事岂能儿戏。

    如同郭骑寻一开始听到罗康安和刘星儿搅在一起后的警惕反应。

    丁兰又问:“怎么办?”

    刘玉森止步而叹,“这事,我总感觉不太可能,反贼怎么可能要他这种人,生怕不出事还是怎的?”他最近已经动用方方面面的渠道针对罗康安做了更多的了解,发现那厮有点混账,反贼会要这种人,他实在是不信。

    可事情已经出了,他只能是摇头着补了句,“这事容我再好好琢磨琢磨,你那边,也尽量去摸清楚情况,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丁兰提袖抹了抹泪花,点头。

    光幕关闭后,刘玉森仰天一声长叹,“家门不幸呐!”

    ……

    萧府,一家三口用餐,儿子回来后,萧雨檐这个家主也回的勤快了。

    还是那句话,儿子呆不了多久又要离开,只怕下次见面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可以想象,儿子一旦入了仙籍正式进入仙庭任用,刚打基础的时候只怕相当一段时间内是回不来了,而他忙于自己的事,特意跑去看望一趟的可能性也不大,除非刚好有事。

    一家人正在饭桌上笑谈,曾英长的身影又出现在了门口,唤了声,“会长。”

    一看曾英长的脸色,加上某个事态所处的时期,萧雨檐内心里已是咯噔一下,在一起多年,从神色反应是能看出一些名堂的,他放下筷子起身就走了。

    程晴和萧远慎回头看了眼,也没太当回事,对于萧雨檐的随时有事已经习惯了。

    “这也就你回来了,不然午饭这个点是看不到他的。”程晴嘀咕埋怨了一句,言下之意是,连吃个饭都吃不自在。

    萧远慎宽慰,“母亲,父亲毕竟经营着那么大一家商会,他要处理的事情很多。”说罢伸筷子帮母亲夹菜。

    到了书房,萧雨檐转身便问,“怎么了?”

    曾英长的脸色绷不住了,“幻境出事了,失手了。”

    萧雨檐沉声道:“怎么回事?不是计划的好好的吗?”

    曾英长一脸不堪道:“根据动手点外围侥幸逃脱的探子报,加上与荆棘海内部的耳目联系确认,仙庭派出了十万大军设伏……”他把所掌握的大概情况讲了遍。

    动静太大了,幻境那边参与的人太多了,事情瞒不住了。

    萧雨檐震惊,“郭骑寻也在?”

    曾英长点头,“是的,耳目亲眼目睹了。”

    萧雨檐一脸阴霾,慢慢走到桌后坐下了,一字一句道:“这是陷阱!”

    曾英长:“毫无疑问,是陷阱。”

    萧雨檐绷着脸颊,“看来我以前的担忧没错,内奸,我们内部有内奸!”

    曾英长:“霸王!霸王的人没有参与围攻,霸王有问题!”

    萧雨檐手指敲了敲桌子,“你想什么呢?霸王与仙庭斗了这么多年,那是见血见骨的厮杀,怎么可能是内奸?干的最狠的就是他,其他十二路谁都可能有问题,唯独他不可能是内奸。他出卖我们有什么好处?事情已经到了成功的节骨眼上,他有必要出卖我们让自己功败垂成吗?”

    曾英长:“会长的意思是,我们和刺客那边有问题?”

    萧雨檐:“他付出三批人马的损失,难道就是为了让自己失败吗?他这次的计划设计的极为精妙,他是在让自己那三路人马送死,所以除了主持的人,那三路人马中的其他人是不可能知道计划的,所以那些人哪怕落在了仙庭的手上,仙庭也不太可能知道计划。而且他那边的人这次没有参与围剿,在不参与的情况下,消息没必要再让其他人知道。所以问题很有可能是在告知我们计划后,也就是说,问题很有可能出在我们和刺客这边!你去查一下。”

    若有所思的曾英长一愣,问:“查什么?”

    “郭骑寻!”萧雨檐手指又敲了敲桌子,“郭骑寻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参与这事,一定是事先知道了消息,查一下郭骑寻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荆棘海的,便能佐证判断!”

    曾英长恍然大悟,忙应道:“好,我这就去办。”

    萧雨檐身子后靠在了椅背,喟叹:“功败垂成呐,可惜了!幻境若不开启,不能补充人手进去的话,怕是很难再在幻境有所作为了。我们都能猜到哪出了问题,霸王不可能猜不到,今后我们和刺客这边恐怕是休想再让他相信了。”

    曾英长严肃道:“查!若真确定了郭骑寻是在我们知道计划后进的幻境,一定要想办法把内奸给查出来。”

    “查个屁!”萧雨檐爆了粗口,“泄露消息的人肯定在参与的人员当中,人基本上都落仙庭手上去了。现在的问题是,不知道我们这边还有没有内奸。”

    ……

    下班回家,驾车到家的晋骁下车后却没有急着进去,看着朱莉进了门,他走到一旁路灯下摸出了一只手机接通,低声问:“什么事?”

    听完来电的禀报后,晋骁沉默好一阵,徐徐道:“我们内部可能有内奸,查一下郭骑寻是什么时候到幻境的。一旦确定郭骑寻是在我们知晓霸王计划后进入的,立刻让人马全面进入蛰伏状态,没有召唤,任何人不得擅自行动。你趁这机会,先对内部要员展开缜密排查。所有和派遣人员有关联的人,全面进行隔离,避免被顺藤摸瓜……”

    一番沟通后,收起手机的他,目光盯向了路灯外的黑暗中,目光深沉。

    ……

    山崖上有篝火,拎着酒坛的魏平公坐在篝火旁,一手烤着野味,有肉香飘逸。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到了边上,魏平公看也不看,叹道:“这人呐,惯性总是很强大,按理说,咱们现在吃不吃也无所谓了,可这真要隔上个几天不吃吃喝喝,就忍不住了,就感觉活着没意义了。”

    一旁的莫辛静静给了句,“罗康安出事了。”

    一听这给话的语气,魏平公意识到出大事了,动作僵了僵,拎起酒坛喝,“死了?”

    莫辛:“没死!他是反贼。”

    “噗…咳咳…”魏平公嘴里冒出刚喝下的酒水,被呛的连连咳嗽,烤的野味抬起放一边了,回头问:“你想呛死我吗?”

    莫辛:“呛不死的。”

    魏平公:“罗康安能是反贼?就他?何方反贼如此不长眼把他给收了?说梦话呢,还是我听错了?”

    莫辛:“刚了解到荆棘海那边的情况,罗康安已经被抓了,郭骑寻亲自去幻境执行的……”把了解到的情况说了下。

    魏平公沉默了,良久后叹了声,“荡魔宫虽然不讨喜,但其风格,一旦出手,必定有因,没点证据怕是不会乱抓人。那小子现在什么情况?”

    莫辛:“候审中。”

    魏平公放下了酒坛,双手扶膝,拍了拍,“我说怎么要死要活非要去幻境,原来是图谋不轨,怎么回事啊,这厮好好的怎么走上了那条路?”

    莫辛:“等审讯结果出来了,了解一下,应该就能知道是为何了。”

    魏平公:“他的生活复杂,但生活轨迹很简单,不是在仙都被策反的,就是在不阙城。若是在不阙城,不是秦氏有问题,就是那个长期和他在一起的林渊有问题,搞不好那个什么一流馆也有问题。”

    莫辛:“要我把一流馆的人带来吗?”

    魏平公:“我们插手这个干嘛?凭什么插手?”

    莫辛面无表情道:“要不要救人?”

    魏平公又拎起了酒壶灌口,“怎么救?封闭的幻境,是你进的去,还是我进的去?重兵云集的荆棘海,把自己搭进去也没用。我们屡次过问罗康安在幻境的情况,恐怕已经引起了荡魔宫的关注。有些事是无能为力的,他自己选的路,便是他自己的选择,酿下的后果自己承担,旁人问心无愧就好。”

    莫辛问了句,“会不会是在仙都的时候,因为龙师被处置而怀恨在心想报仇,因而走上了那条路?否则他的确没理由加入反贼。”

    魏平公默了默,没吭声,伸手拿了还未烤熟的野味,狠狠一口咬了下去。

    的确没有烤熟,外焦,里面还是带血的,可他就是这样一口一口的咀嚼着咽下,盯着火光的双眸浮现着淡淡悲哀。

    摇曳的火光,令他脸庞晦明不定,胡须上的点点酒水闪闪发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