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三二八章 不管发生什么事

跃千愁2019-11-27 23:11:39Ctrl+D 收藏本站

    “反贼?罗康安是反贼?”

    城主府内,查看城中近期汇总文卷的洛天河愕然抬头,满脸的难以置信。

    城中具体事务不需要他操持,但情况是要定期汇总给他的。

    横涛点头:“是,荆棘海那边是这样说的,郭骑寻亲自带队的行动,那边的人亲眼看到罗康安被抓了。”

    这边虽不干涉秦氏的事,但对秦氏的相关动态还是关注的,加上秦氏那边的请求,所以与幻境那边有所联系和过问。

    洛天河弃卷,双手撑在了案上,“天下人死光了吗?拉罗康安这种人入伙,反贼嫌自己活的不够刺激还是怎的?”

    横涛当即试探道:“只是听了那么一说,要不,我再详细问问?”

    “郭骑寻亲自参与了…”洛天河嘀咕了一声,最终摇头,“算了,是不是不重要,若是的话,秦氏的副会长…秦氏怕是麻烦了,火上浇油啊!”

    此时的秦府,有贵客。

    南栖如安亲自登门了,秦家自然是摆家宴款待。

    略举杯客套后,南栖如安又旧事重提,“这次回家,长生金丹的事,家主说,族长点头了。”

    也确实是家族里能拍板的人点头了,他这次来,可谓是底气十足。

    此话一出,席面上一片安静,嘴角动了动的秦道边看向秦仪,所有人都看向了秦仪的反应。

    秦仪没想到上次拒绝了,这位一来又提这事,手指拨动着水晶杯。

    她正酝酿说辞,南栖如安却怔了一下,摸出手机一看,当即起身,对众人晃了晃手机,“抱歉。”

    秦道边笑着点了点头,抬手示意请自便。

    是义父来的电话,南栖如安不敢耽误,快步出了餐厅,到了偏僻的地方,接通道:“义父。”

    南栖文的声音传来,“你又去了不阙城?”

    南栖如安:“是,我正在秦府陪秦家人用晚餐。”

    南栖文的语气陡然变得严肃起来,“立刻回来,撤回南栖家族在秦氏的所有人手,秦氏的事,我们家族以后不碰了,你以后也不要再和他们有任何来往了,免得引火上身。”

    “引火上身?”南栖如安错愕,“义父,您这是什么意思?”

    南栖文:“秦氏的副会长罗康安,是反贼!”

    “啊?”南栖如安大吃一惊,左右看了看,低声问:“义父,这…这不可能吧?”

    南栖文:“没什么不可能的,反贼就是善于隐藏自己的身份。得到消息,罗康安已经在幻境被抓了,同时被抓的反贼还有一大批,是荡魔宫神将郭骑寻亲自主持的抓捕。荡魔宫跑到荆棘海那边行动,还是郭骑寻亲自主持,这事错不了。是我们眼拙了,这个秦氏的水有多深我们根本不清楚,再深交下去,搞不好要把我们整个家族给淹死。撤吧,立刻撤!”

    南栖如安:“这…那我和秦仪的事…”

    南栖文喝道:“糊涂!因为秦氏的事打开了幻境,仙庭那边恐怕正找不到借口找我们麻烦,现在又牵连到反贼,如今是撇清都来不及,你还想再牵扯深一些不成?事关整个家族上上下下千余口人的性命,不是你我能感情用事的时候。你听好了,现在多来往一次就多一份嫌疑,卷的越深越麻烦,你再逗留连我都没办法向家族交代,立刻撤,听到了没有?”

    “我…”南栖如安还想说什么,可最终也只能是一声叹,“好,儿子明白了,这就撤。”

    挂断了通话,他左看右看,有点茫然,算是体会到了什么是计划不如变化。

    刚回家族得到了允诺,便忍不住兴冲冲跑来了,才一肚子底气,谁知就遇上这种事,形势比人强啊!

    他怀着复杂情绪回了餐厅,第一眼便看向了秦仪,有些欲言又止。

    秦道边还伸手请,“如安公子,请坐。”

    “不了。”南栖如安摆了下手,“刚接到家族电话,有紧急事务,让我立刻返回,实在是不好意思。”

    “呃…”秦道边站了起来,“既然是有要紧事,那我们就不挽留了,我们送送公子。”

    “不用,不用,真不用送,你们继续,不要送。”南栖如安双手连连下摁,让站起的人都坐下,拱了拱手告辞,转身而去之际,多看了看秦仪,眼神很复杂,之后毅然扭头而去,心中是满腔的身不由己。

    管家白山豹还是快步跟了出去送。

    秦仪目中略有疑色,柳君君嘀咕了一句,“这个如安公子接了个电话后,似乎失了从容,有些失态,看来是真有什么不一般的要紧事。”

    背后不好多说人家,一家人继续用餐。

    然不多久,白山豹又脚步匆匆的回来了,禀报道:“老爷,小姐,姜上山和竹茂也走了,刚刚如安公子招呼上了他们一起走了。”

    两个神仙境的高手也带走了?秦道边迟疑:“不会是南栖家族那边出了什么事吧?”

    这时,白玲珑随身的电话震动了,白玲珑拿出手机一看,也立刻离席了。

    稍候,白玲珑步履匆匆回来,脸色不太好看,走到餐桌旁,直接对众人道:“出事了,罗副会长在幻境被抓了,说是反贼!”

    桌旁众人皆是一愣,白山豹立刻训斥道:“瞎说什么呢?”那语气似乎在说,你还嫌不够乱吗?

    秦仪道:“白爷爷,你让她说完。玲珑,究竟怎么回事?”

    白玲珑:“总务官横涛刚对我通气了,说仙庭在幻境组织了一场抓捕,一场十万大军的抓捕行动……”把横涛通告的情况告知后,又补充道:“我刚才立马电话联系了罗副会长,结果…结果对方问我是谁,罗副会长的手机已落在了荆棘海驻军的手中。”

    话毕,整个厅内寂静无声,秦仪嘴唇紧绷,拿着筷子的手指明显用力了。

    “荡魔宫神将郭骑寻亲自主持的抓捕…”秦道边喃喃一声,身子忽然后靠,手捂住了心脏部位,似乎有些受不了这个刺激。

    看他痛苦难受的样子,柳君君连忙着急探身扶他,“老秦,你没事吧?”

    秦道边摇头,慢慢推开了她,惨笑:“反贼?罗康安竟然是反贼?隐藏的真深呐,亏我还对他感恩戴德的。我说秦氏的运气怎么会这么好,怎么会天降幸事,冒出个隐藏的能人帮我秦氏夺得竞标,如今看来,怕就是冲秦氏的巨灵神炼制秘法来的啊!秦氏的副会长是反贼!呵呵,祸不单行呐,祸从天降啊,这是天要亡我秦氏吗?”

    厅内很安静,只有他一人悲戚戚的声音,别说他,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秦仪蹙着的眉头忽动了动,不知想起了什么,眉头渐渐舒展开了,拿起水杯抿了一口,嘴角露出一抹嘲讽,“如安公子一刻都不愿久留,果然是有事。父亲,这就是你想象的豪门,豪门可没那么好进呐。这可是您看中的女婿,要不,您再联系他,立马答应他定亲?”

    众人闻言都回过了神来,明白了南栖如安为何匆匆离去,还把在这里的护卫高手都带走了,秦氏牵连到了反贼,南栖家族怕是被惊的够呛,这是要撇清和秦氏的关系啊!

    砰!秦道边拍桌而起,气得够呛,指着怒斥,“你还有心思说风凉话!若不是你背着我搞什么巨灵神产业,若不是你把罗康安给招惹进来,怎会有这等祸事?如今,恐怕不仅仅是秦氏要垮,搞不好灭门之祸也要砸在秦家头上,这下你满意了?”

    “坐下。”秦仪对站着的白玲珑拨掌,示意坐下,自己也伸了筷子,平静道:“天塌不下来,吃饭吧。”埋头尝用,很安宁很认真的吃了起来。

    慢慢坐下的白玲珑忍不住与自己爷爷相视一眼,又悄悄看了看气呼呼的秦道边,也不知该不该拿筷子。

    秦道边牙都呲了出来,怒眼盯着秦仪,似乎要彻底爆发。

    瞅了瞅秦仪的柳君君却出手了,不管不顾,直接伸手将秦道边给摁坐了回去,“吃饭的时候安静吃饭,不吃就不要发脾气打扰别人。”

    “你…”秦道边挣扎了一下,却很无奈,柳君君较真了,没他动弹的余地。

    认认真真填饱肚子的秦仪放了筷子,拿起杯子喝了口水漱口,餐巾拭唇后站了起来,“我吃好了,你们慢用。”说罢离席而去。

    白玲珑是坐不下去了,也扔下一句“我吃好了”赶紧起身走了。

    出了餐厅,追着秦仪回了房间,她才问道:“小仪,你是真不担心,还是假不担心?”

    秦仪走到了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苦笑道:“哪能不担心,但兴许不是我们想的那回事。”

    白玲珑不解,“怎讲?”

    秦仪回头看她,“罗康安最后一次用传讯联系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白玲珑颔首,“他说,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请你相信他,相信他不会置秦氏于不顾,相信他一定会把幻眼给带回来…”说到这一愣,带着琢磨神色的自言自语了一句,“不管发生什么事,这…”抬眼讶异道:“难道他事先知道要出这事?”

    秦仪:“突然说出那样的话,必有所指,我之前还以为是指这边瀚沙施压的事被他知情了,如今想来恐怕就是指这事。”

    白玲珑:“这只是你的猜测,很有可能真是指瀚沙的事。”

    秦仪凝视着她的双眼,“时机,说话的时机,那是他最后一次联系我们,之后便失去了联系。说了那话,就失去了联系,说明他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他让我们相信他!”最后一句的语气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