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三二九章 惶恐

跃千愁2019-11-27 23:11:40Ctrl+D 收藏本站

    白玲珑若有所思,相信了她的判断是合理的,却又惊疑不定,“可他怎么会牵连到反贼?”

    秦仪:“那里发生了什么,我们不清楚,若他还能脱身,自然会给我们交代,否则就算带回了幻眼,他也应该知道,反贼的幻眼我们是不敢用的,也没办法使用。”

    白玲珑与之凝视,有些不忍道:“能找到幻眼,还能从反贼的漩涡中全身而退,这…小仪,说实话,你觉得这还是我们以前认识的那个罗康安吗?难道一个人身前身后的行事,转身间能天差地别到这个地步?你见过吗?至少我是没见过,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

    小仪,我怎么感觉你说的有些不现实?是,没错,我们以前的确是小看了他,但听你这么一分析,我脑海中出现的是一个纵横捭阖的形象,这么一个纵横捭阖的人物,怎么会犯雪兰那么低劣的错误?”

    秦仪:“竞标的直播过程你也看到了,当他展现另一面的时候,不得不承认,示强示弱之间的反复拿捏和驾驭,的确是手段非凡,的确是有勇有谋,的确是个非同寻常的人物。说实话,若是放在以前的话,我也有点疑惑,但知道他是龙师的弟子后,一切都释然了,那可是传说中的龙师亲手调教的弟子啊,能是无能之辈吗?”

    “龙师的弟子…”白玲珑愣了一下,旋即哭笑不得,“这个解释还真是让人无话可说,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只能说,但愿小仪你的猜测是对的吧。”

    秦仪:“秦氏到了这个地步,多少人都唯恐避之不及,多少人对秦氏弃之而去,如今连南栖家族也抛弃了我们。在秦氏最危急最关键的时刻,还有人愿意为秦氏不计生死付出,还有人对秦氏不离不弃,说实话,我很感动,也很崇拜龙师,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修行中人说到龙师会肃然起敬,想必也只有龙师那般风采的人物才能调教出这样的弟子。玲珑,他是有一些令人不耻的毛病,但瑕不掩瑜。”

    “感动?唉!”白玲珑一声叹,伸手挑了一下秦仪的下巴,“可惜林渊没这本事,若这是林渊的话,你还不得感动死?”

    说到这个,秦仪忍不住上前与之相拥,埋头在她肩头,呢喃道:“林渊也很好,进幻境前我阻止过他,可他非去不可,说拿他的命补偿我。玲珑,你知道吗?他说出那话时,我真的很心疼,揪心的痛,可我无能为力,是我没用,连累了他!我知道的,从来都知道,也一直都相信,他一定不是父亲口中那般不堪的人,我从他的眼睛里能看出的…”话到此已是潸然泪下,忍不住颤抖而泣,闷在白玲珑肩头,闷声痛哭。

    “没事的,会安全回来的,一定会安全回来的……”白玲珑搂着她,轻拍她后背,柔声安抚着。

    ……

    “被抓了?”

    屋里拿着手机在耳边的张列辰缓缓转身,听着手机里的声音,慢慢走到了窗口,慢慢将窗口推出了一道缝隙。

    院子里,星光下,一只小炭炉,煨着一锅粥,陆红嫣静坐在旁,一只勺子在手,慢慢搅动着锅里的粥。

    她在熬粥,不时伸手煽动锅里的粥香闻闻。

    炭炉火光忽闪照耀的面容美艳,神情恬静从容。

    窗户缝隙里凝视了一阵后,张列辰又慢慢合上了窗户,慢慢转身道:“知道了,不会有事。”

    ……

    山崖下,一群人在晒太阳聊天,高浦和殷耀明却有些不合群,两人闷声坐在一颗树荫下。

    鬼知道他们这两天是怎么熬过来的,那一颗心哟,煎熬啊,时刻担惊受怕着,担心随时会出现一堆人把他们给围了,然后让他们跟着走一趟。

    这种悬而未决等待审判的滋味,真真的不好受,有点销魂。

    远处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了,“喂。”殷耀明胳膊肘撞了高浦一下。

    高浦无精打采道:“什么?”

    “喏。”殷耀明抬了抬下巴,之后站了起来。

    高浦顺势看去,一愣,发现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姚先功,赶紧的,他也连忙站了起来,招手,使劲招手,示意姚先功过来。

    姚先功看到了,笑着跟其他人打了个招呼,走了过去。

    脚步轻快,心情美好。

    事情差不多了,不用担心再泄露什么机密,中枢大殿那边终于放了他走。

    走时,寂澎烈和郭骑寻都夸了他一句,说他干的不错,话里褒奖了一番。

    出了中枢大殿,向羽千重告别时,羽千重拍了拍他肩膀,也说他干的不错,并小小卖好透露了一下,回头论功行赏,少不了他,要提拔一级任用了,要成为统领一小队巨灵神队伍的队长了,还有一笔奖励,不少呢。

    别看只是提拔一级,需知在仙界寿限漫长,提拔一级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在神卫营,手下统领着一队巨灵神意味着什么?这一步跨过了别人几十年甚至是上百年的时间啊!

    刘星儿的事,他心里虽有个疙瘩,但也只是针对罗康安的不地道,那道坎算是过去了,有了更高的品级和更好的待遇,自然会有条件更好的女人将目光投向他。

    “我说你们两个,那眼神鬼鬼祟祟的干嘛?”走到两人跟前的姚先功乐呵。

    两人立刻将他拉到树下,殷耀明问:“电话联系不上,传讯符联系不上,你这些日子去哪了?”

    姚先功呵呵,摇了摇头,“规矩,不能说的不说。”在中枢大殿那边听到了好多不该听到的话,确实不好说。

    高、殷二人相视一眼,得,不问了。

    高浦低声道:“听说了没有,罗康安是反贼。”

    “呃…”姚先功愣了一下,再看两人略显憔悴的样子,懂了,也乐了,摇头道:“屁的反贼,他算什么反贼,放心吧,他不是反贼。”

    殷耀明奇怪道:“抓的那批不就是反贼吗?我们亲眼看到了他被抓来了。”

    “我说你们…”姚先功也左右看了看,低声道:“我这么跟你们说吧,他是被抓来了没错,可他不是反贼,是咱们这边安插在反贼那边的内应,懂吗?”

    “内应?”高、殷二人异口同声,难以置信。

    姚先功赶紧扯了他们一下,“那么大嗓门干嘛?不是看你们紧张兮兮的样子,我还不说了。我说这事你们知道就行,在消息没公开前,可别乱传。”

    两人连连点头,却又疑惑,高浦狐疑道:“你怎么知道的?”

    姚先功:“这事你们就别问了。不过罗康安这王八蛋忒不是个东西了,妈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想到了寂澎烈的话,这边不好传刘星儿和罗康安的事,会影响到丁兰,刚才离开时还看到丁兰在那边参加例会呢。

    “怎么了?”高、殷二人齐问。

    “算了,没什么,走,我请客,喝酒去。”姚先功绝口不提真相,推了两人走。

    ……

    例会完,一群人散去,丁兰有些磨磨蹭蹭不愿迈步,等了其他人先走。

    这时郭骑寻又从外面进来了,荆棘海驻军的例会他无权参加,他暂时也没有离开,在这里主持审讯的事。

    原因是这边抓的反贼不太方便经由传送阵带走,因为传送阵那头的地点事关绝密,连他都是在封闭的状况下被送来的,他也不知自己是从哪个地方传送来的。

    借了荆棘海驻军的宝地,审讯就在这里进行,拿到结果后,该处决的在这里处决,该带走的再说。

    见丁兰还在,寂澎烈问了声,“刘夫人有事?”

    丁兰略欠身,“神君,我在纳闷,我听说罗康安是龙师的弟子,他怎么就成了反贼呢?”

    她实在是忍不住了,之前找其他人打听罗康安的事,都不清楚,只好在这里问问。

    罗康安的事,之前为了保密,除了这里的决策层,还真没有其他人知道,一直是秘而不宣的状态。

    在场的几位目光碰了碰,暗暗好笑,郭骑寻来了句,“刘夫人很关心罗康安?据我所知,你们不熟吧?”

    这位一开口,就会让人感觉话里有话,搞的丁兰有些紧张,忙道:“是这样的,罗康安若是反贼的话,之前在这里和我女儿接触过,我担心会被连累。”

    郭骑寻哦了声,“刘夫人放心,罗康安不是反贼,也不会连累令爱。”

    “不是?”丁兰错愕,“郭神将,这是怎么回事?”

    郭骑寻当即语气一沉,“刘夫人,该透的底我已经告诉你了,做好你自己的事,不该问的不要问。”他哪有什么耐心跟她慢慢解释,区区一个刘玉森,无论是掌握的权力还是品级,他都不会放在眼里,丁兰在这里的作用跟他也没关系,他不需要顾忌什么。

    寂澎烈却是顾忌一二的,咳嗽一声圆场,“刘夫人,若没其它事,就先回吧。”

    “好。”丁兰有点怕郭骑寻,欠身给礼后,赶紧转身走了。

    待其消失后,郭骑寻冷笑,“还真当别人是瞎子,这夫妻两个,怕是有些惶恐了。”

    寂澎烈阴阳怪气道:“那是,荡魔宫动辄不问青红皂白的株连,就凭荡魔宫的肆无忌惮,她能不怕么?”

    郭骑寻也不冷不热的还了句,“言重了,没人敢肆无忌惮。流言蜚语挡不住,尤其是一些私心作祟的人喜欢造谣,心里没鬼,有什么好怕的。”话里亦有所指。

    寂澎烈哼了声,漠然道:“你刚才当丁兰的面下了定论,说不是反贼,怎么,审讯结果出来了?”

    郭骑寻翻出一卷纸扔给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