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三三零章 释放

跃千愁2019-11-28 14:56:40Ctrl+D 收藏本站

    寂澎烈打开一看,发现正是罗康安的审讯口供。

    细瞅了瞅,忍不住乐了,真正的冷笑,“这蠢货,投降了反贼,还有脸喊冤,还有脸喊自己的功劳。”

    一想起罗康安,他就来气,没事找事,是怕龙师寂寞还是怎的,差点把他坑去陪龙师了,回想想当时的情形,至今心有余悸,就差那么一点呐。

    郭骑寻莞尔道:“也不算蠢,夸你英明神武,说你一定能识破反贼奸计,他说自己是顺势而为帮助消灭反贼呢。”

    寂澎烈没好气,“屁话,他算个什么东西,本座需要他来夸吗?明明没骨气屈从了反贼,还敢往自己脸上贴金,简直岂有此理!你没给他上刑好好教训一顿?”

    心知肚明还上刑,我有病还差不多!郭骑寻心里嘀咕,口中淡淡道:“用不着上刑,识相的很,问什么答什么,交代的很痛快,什么都交代的清清楚楚的,还能举一反三呢。唉,人家看出了你在利用他,就差骂你了,说自己不想配合反贼的,说自己要回来的,说是你派人故意对他进行打杀,是你故意逼他去反贼那边的,他不是配合是什么?人家不蠢,也不是傻子,事后看的清清楚楚,嚷嚷着要公道呢。”

    寂澎烈立刻提醒道:“诶,这话可要说清楚了,不是我在利用他,是你在设局利用他,我这里只是配合你。”

    郭骑寻两手一摊,“还重要吗?随便你怎么说,反正人家找的人是你。”

    寂澎烈抖了抖手上的册页,“我说,你把你荡魔宫的审讯口供给我看是什么意思?”

    郭骑寻:“给你个交代啊!这人没问题,和我荡魔宫无关了,留你这里了,要杀要剐任由你处置了。”

    “胡说八道,他若没事,我杀剐他干什么?”寂澎烈没好气一声,鬼知道那厮一出事多少双眼睛盯着,他才不惹这麻烦。说白了,一般人收拾了就收拾了,因为没人帮忙说话,而有背景的人的确是不好乱来。

    反过来他又提醒道:“就这样轻易放过了?我看他在荆棘海外围乱转悠没那么简单,其中说不定就有什么问题,万一其中暗藏阴谋怎么办?依我看,你还是带回荡魔宫严加审一审的好。”

    郭骑寻岂能不知他心思,反问:“什么问题?你有证据吗?还是说你愿意作证?”

    寂澎烈就是随口坑,哪能做这证,“我做什么证?有证据还用你来查?”

    郭骑寻才不上他的当惹这一身骚,关键没任何意义,“寂兄,事情已经清楚明白,口供吻合,事实具清,确实是我们在利用他剿贼,我总不能弄份假口供故意整他吧,回头和上报的剿贼情况对不上,你我怎么交差?”

    剿贼情况当然也可以做手脚上报,但有些事情,就算做手脚,也只能是一家来暗中操作,被两家以上的人知道了,再做是自找麻烦,更何况还是对荡魔宫不太友善的人,回头捅出来了怎么办?他不可能听这些个鬼话。

    说罢伸手从寂澎烈手里夺回了册页,拿在手上晃了晃,“罗康安的问题,已经给了你交代,剩下的和我无关,该怎么处理是你的事。我会即刻上报情况,你若有异议,及时对上说明,跟我扯没用。”话毕转身大步而去。

    “哼!”寂澎烈负手着踱步来回,明显有些不爽,“手上沾满了鲜血,还装什么好人!”

    羽千重靠了过来,“神君,这罗康安怎么处置?”

    寂澎烈止步嘿了声,“这混账东西,就这样放了他,我实在是…”摇了摇头,不爽的话没说出口。

    羽千重会意,“要不,我去安排一下,给他点教训?”

    寂澎烈默了默,最终还是摇头,“算了,大人不记小人过,跟这种混账也犯不着一般见识。”

    羽千重:“就这样放了不成?”

    寂澎烈:“这厮一出事,好多人盯着呢,荡魔宫已经给他结了案,有了定论,我们再把人扣在手里不放也说不过去,容易惹来有心人做文章。不过嘛,稍微关几天,熬熬他,让他长点记性也没什么关系。”

    羽千重笑了,“好,我让人扔几具腐尸进去,和他关一起,熏他几天。”

    寂澎烈笑而不语。

    羽千重会意而去。

    然而,两三个时辰后,寂澎烈又突然命羽千重来见,见面后直接说道:“放人吧。”

    羽千重不解,“放谁?”

    寂澎烈:“还能有谁,罗康安。”

    羽千重:“这就放了?”

    寂澎烈叹了声,“我说了,这家伙不好动,有人帮他说话了。”

    羽千重惊疑:“谁帮他说了话?”

    寂澎烈:“不知道。郭骑寻已经把罗康安结案的事报上去了,情况才刚上报,就不知被谁给捅进了仙宫,也不知对仙宫吹了什么风。仙宫那边传话提点了我,仙庭正在和秦氏谈判的关头,我们这里无缘无故扣住人家的副会长不放,故意搞秦氏的意图太明显,会让仙庭颜面上不好看。”

    羽千重思索着微微点头,这样说并非没有道理,仙庭高高在上,颜面这东西还是要顾及的。

    寂澎烈:“还有,为这事,监天神宫那边已经盯上了我,听说神监楚鸣皇已经在亲自过问此事。这位是娘娘的人,也不知这是不是娘娘的意思。”

    羽千重吃惊不小,监天神宫是干什么的,他自然是清楚的,督查诸界,对诸界神仙行监督之职,专查诸神违法乱纪之事。不由心惊道:“看来这龙师弟子的招牌,影响力还真是不小。”

    寂澎烈:“立刻放人吧,为点小事不值得小题大做。你亲自去一趟,把他放了,另外该交代的还是要交代……”

    于是,林渊、燕莺和罗康安被释放了。

    三人被抓后,关进了牢内没人理会,足足关了两天后才被提审,郭骑寻那边先审了其他人才审他们。

    为了行动的保密,三人被抓的真相除了几个决策人,其他人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都以为是反贼落网。

    三人还不知自己被抓在外界已经引起了一连串的反应和误会。

    “这是你们的东西,点一点,看有没有少什么。”

    大牢出口,狱卒把收缴的东西拿了出来,让三人自己领回。

    三人当面核实,确认无误,签收后出了大牢。

    一出牢狱,罗康安赶紧深吸了几口气,在那埋怨,“和几具腐尸关在一起,把我恶心的够呛。”

    “腐尸?”林渊和燕莺皆意外同问。

    罗康安诧异,“你们没有和腐尸关一块?”

    两人皆疑惑摇头,罗康安顿时怪叫,“王八蛋,有人在故意整我!”

    “罗康安。”有人招呼了一声。

    三人回头看去,只见羽千重在不远处朝这里招手。

    罗康安当即过去了打招呼,林渊和燕莺在原地等着。

    一番客套,听了番抱怨后,羽千重笑道:“冤不冤枉就不说了,能出来就是好事,不知出狱后有何打算?”

    罗康安:“还能有什么打算,自然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羽千重略皱眉,“还要去找幻眼不成?”

    罗康安:“我有把握找到,干嘛不去找?”

    羽千重:“你难道不知秦氏已经决定变卖产业救人?”

    罗康安也不想折腾,奈何身不由己,只能是一本正经道:“事在人为。”

    羽千重:“听我一句劝,不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神君有话让我带到,还是那句话,这里容你落脚,容你等到外界的风波过去后再出去,届时可平安无事。罗康安,这也是为了你自己好,还望三思而行,不要意气用事。”

    寂澎烈本就不想因为一个罗康安搞的自己不好办,如今才刚关押了一下罗康安,就惹出一些不对的苗头来,寂澎烈越发不想惹麻烦,因此让羽千重再来相劝。

    然而没用,罗康安决心已定,这里又不能强迫不让秦氏的人去找幻眼,自然是谈了个不欢而散。

    羽千重面带愠怒,甩袖而去。

    而这里是大军重地,也由不得三人到处乱跑,有人监督着三人离开。

    对罗康安眼熟的人有一些,见到罗康安被释放了,消息不胫而走。

    听到消息的高浦、殷耀明和姚先功互相招呼上追来,在罗康安还未走出大军驻地时追上了。

    “罗兄。”殷耀明高声呐喊,追到跟前后,殷耀明又对押解的人客套道:“都是自己人,通融一下,就说几句话。”

    见到这三人,罗康安那是挺尴尬的,结果发现高浦和殷耀明的热情出乎自己的预料,不由瞥向姚先功,见后者一脸不快的样子,顿时明白了,估摸着姚先功未告知这两位刘星儿的事。

    他脸皮也厚,既然是姚先功没说,他也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再次与高浦、殷耀明称兄道弟的。

    几人还没话别,一直在想办法打探罗康安情况的丁兰又闻讯赶来了。

    “刘夫人。”众人纷纷打招呼。

    丁兰对众人微微点头后,又对罗康安偏头示意道:“借一步说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