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三三五章 “过河拆桥”

跃千愁2019-11-29 23:11:46Ctrl+D 收藏本站

    根据齐铁铮刚才举止的让位方向,他第一时间锁定了大概的方位,很快发现了监控镜头所在,验证了心头猜测,目光一碰便迅速掠过,继续若无其事左右看的样子。

    齐铁铮这样盯着看,反倒搞的罗康安心里有些没底了,既然拿出来了让人家检查,不让人细看又有些说不过去,阻止反倒可能惹来怀疑,只是这般细看之下,确实出乎他的预料,担心出漏,让他有些心慌。

    他也装作无聊的样子,随便挪了挪步伐,随便转了转身子,待众人不再注意了,他方转身,对林渊皱了皱眉,又挑了挑一边眉头,询问怎么办?

    林渊无法直接告诉他齐铁铮并非发现了什么,这般是在给其他人留时,只能是微微摇头,表示不要紧。

    至少这摇头,罗康安能看懂是让他不要妄动,既然林渊这样表示了,他也只好耐着内心的一丝不安继续等着。

    中枢大殿,羽千重快步回到寂澎烈身边,禀报道:“神君,仙宫那边确认了,甚至让郎药师亲自过目了,郎药师说没错,这两颗的确是幻眼的样子,没见过的人是假冒不出来的。”

    寂澎烈其实一点都不怀疑真假的问题,因为罗康安没理由找个假的来,确认一下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万一有事也好是个交代,当即嗯了声。

    他二话不说,走开了些,走到了角落里,摸出了一只手机,不知在和哪联系,联系上后,恭敬一声,“天王,我是寂澎烈。是,这边有点情况,需要请您给予意见。是,罗康安找到了两颗幻眼,要离开幻境…是的,您没听错,确确实实是两颗…

    幻境目前封闭了,他人目前已经在出口,嚷着要出去,我现在已经命入口人马把他给扣下了。现在的情况是,他要带幻眼出去,要不要放他出去,我心里有些没谱…不是怕什么,而是的确有些担忧,罗康安这家伙我也不知该怎么形容,是很不靠谱,可往往有出人意料之举,说是从龙师那学了点能耐也不为过。

    他以前参加的那次竞标,过程和结果您也看到了,还有这次,他说能找到幻眼,居然就真的找到了,而且还是一下找到两颗,把我都给震撼的不轻,我实在是担心把他放出去后,真被他把东西给带回了秦氏…是,我知道,但接触下来发现这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厮虽然名声不好但不得不承认,还真是颇有能力的,这里出了漏子的话,届时怕是不好交差,所以想听听您的意见…

    是,我听明白了,我的职责首先是扼杀不轨,秦氏和我没什么关系,拦秦氏的路是其次的…是,您说的对,仙庭要堂堂正正,要顾及颜面,不能留人口舌,那才是最大的大事,坏了规矩便要天下大乱…好的,是,外面那一关他的确难过,外面布置有我们的人手…好的,我听明白了…是,没什么好担心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结束通话后,寂澎烈略松出口气来,走回道:“让齐铁铮那边开通传讯阵。”

    羽千重愣了一下,指了指监控道:“已经开通了。”

    寂澎烈亦怔了怔,发现有点被罗康安搞糊涂了,当即拿起手机拨了号放在耳边。

    手机响了,站在桌前观看的齐铁铮摸出一看,眉头略动,离开了桌旁,直接出了洞窟,到了外面山崖边缘,才放在耳边接通道:“神君。”

    寂澎烈:“齐铁铮,仙庭办事不能带头不讲规矩,要顾颜面,不能搞的难看,他既然真的找到了幻眼,那就只能是让他离开。开启幻境出入口,放他们出去吧。当然,要严格检查,不许带出任何违禁之物出去,一旦发现不轨,我们也有了理由,立刻拿下!”

    齐铁铮:“好的,我知道了。”

    寂澎烈:“还有,开启幻境入口后,立刻通知暗中布置在外面的人手,放出风声,就说罗康安要出去,说罗康安找到了幻眼,而且是两颗。秦氏那边虽然说是要变卖产业筹钱,可若是谁先拿到幻眼赶去,秦氏必然还是愿意出那三十亿的,何况罗康安的脑袋也值十亿。放出风声时,这些道理要让外面那些人明白。”

    齐铁铮深吸了口气,“好的,只怕不用说,这些道理外面那些人也懂。只是…”他犹豫了一下,“神君,我们这是下杀手,这是要罗康安的性命啊!他毕竟是龙师的弟子,事后怕是会有一定影响。”

    他还是有所顾忌的,至少不希望是自己干这事。

    寂澎烈:“能有什么影响?悬赏是秦氏自己搞出来的,他们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能怪谁?最重要的是,我已经是仁至义尽,我已经再三挽留罗康安留在驻地,让他等到外面的风波平息了后再出去,是他自己不肯,是他自己非要去找死,非要跟仙庭作对,能怪谁?谁又能说什么?难道是仙庭没有给他活路吗?是他自己不想要!齐铁铮,你若是觉得为难,若是不愿听我命令,我不勉强,你自己上报仙庭,让仙庭换人干。”

    齐铁铮很无奈,叹道:“好吧,我知道了,我会执行的。”

    寂澎烈嗯了声,略表欣慰道:“很好。他们出去后,不管外面发生多大的动静,都当做不知道。你应该知道,有些东西是绝密,只能做,不能说!保持联系,我要随时掌握事态动向。”

    “是。”齐铁铮领命。

    挂断通话后,齐铁铮仰天喟叹,只能怪自己倒霉,刚好是自己坐镇这里,他怎么可能抗命不执行,又怎么可能上报仙庭说自己不愿杀龙师的弟子让仙庭换别人干?真要这样做了,那他自己恐怕也不用在仙庭干了,非要被革除仙籍被踢出仙庭不可。

    爬到这个位置,手染了多少人的鲜血,有反贼的,也有自己人的,取了多少人的性命?说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并不为过,一路走来不知得罪了多少人,没了这份权力的庇护,只怕他全家上下都要死的很惨,他没得选择!

    心意定了定后,他绷着一张脸转身了,回到了石窟内,目光扫了罗康安等人一眼,下令道:“对他们进行严格检查,若没问题,开启两界通道,放他们走!”

    罗康安顿时乐了,拱手道:“大统领英明。”

    这马屁,齐铁铮并未笑纳,面无表情,心里给了句,你自求多福吧!

    外面又招呼了几个人进来,对三人进行了严格的施法搜身,摘下了三人的储物戒,把里面东西全部抖搂了出来,一件件仔细检查,绝不容许有禁物被带出去。

    全面检查完毕,确认没有任何不妥后,东西还给了他们。

    齐铁铮偏头示意,漠然道:“带他们去出口,开启两界通道,放他们走。”

    “谢谢,谢谢。”罗康安连连拱手谢过,又问:“不知道大统领准备派多少人马护送我们回不阙城?”

    齐铁铮淡定道:“护送?你以为你是谁?仙庭大军是给你跑腿办事的吗?”

    罗康安惊叫道:“大统领,我们就这样出去,那不是送死吗?秦氏炼制场那上万条人命也是仙界子民啊,仙庭岂能见死不救?为剿灭反贼,我罗康安为仙庭出生入死,寂神君又岂能言而无信?”

    “那你自己跟神君谈吧。”齐铁铮干脆的很,直接联系寂澎烈,让寂澎烈自己处理。

    他倒是巴不得罗康安能如愿以偿扯平什么事,免得他这里难做。

    很快,一道光幕弹出,寂澎烈的身形出现在了光幕中。

    罗康安快步上前,对着光幕喊道:“神君,剿灭四批反贼啊,我说的我做到了,你为何不派人马护送我回去?”

    寂澎烈:“你胡说些什么?我记得一开始我就拒绝了你,说了不可能派人马护送你,是你自己非要跑去做奸细的。”

    罗康安怒道:“反贼第三次袭击,我要回去,不愿做奸细,是谁派人打杀,非要逼我去做奸细的?我提着脑袋把功劳立下了,你却过河拆桥,是什么道理?”

    寂澎烈:“胡说八道,谁逼你去做奸细了?你有证据吗?我告诉你,这里轮不到你胡言乱语,再敢妄言,亵渎天威,定杀不赦!”

    “你…”罗康安乐了,点头道:“好好好,那我们就讲道理,这两颗幻眼事关仙界上万子民的性命,神君身为仙庭大员,岂能不顾众生死活,难道不该派人马将幻眼给安全送到吗?”

    寂澎烈:“本座自然不可能不顾众生死活,这关乎众生的事也轮不到你来操心,我会告请仙庭,让仙庭在不阙城想办法救人,你大可以放心,那上万人不会有事,都会平平安安的,这点我可以当着大家的面向你保证。”

    他指的自然是仙庭会逼秦氏变卖产业凑钱救人的事,但却没有这样说,话可谓说的漂亮,毕竟是朝堂上出来的,讲道理的话,又岂会逊色。

    “至于你这两颗幻眼,谁知道是真是假,这里没人见过。你也看到了,有大量反贼在幻境肆虐,幻境驻军有重大干系在身,岂能随便听信狂言去为你跑腿?就算你老师龙师雨尚在,只怕也没这资格吧?”

    罗康安急辩:“那两颗幻眼是我亲自找到的,怎么可能是假的?你可以找人来辨认,对了,仙庭的郎药师认识,你可以请郎药师来当面辨明真假。”

    寂澎烈冷笑,“笑话,你随便找两个东西来,就要让这个跑腿,让那个跑腿,你当你是谁,你当仙庭是你家的吗?我告诉你,若非看你老师龙师雨的面子,你有什么资格在此对本座叫嚣?年轻人,惜福吧,不要打着你老师的招牌胡作非为,过分了谁都保不了你!”